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水源
    陈默没有向拳四郎说明,是狐狸总会露出马脚的,现在一行人除了拳四郎的人头,真没什么东西值得觊觎,完全不担心对方出手。

    回到村落,巴托看着眼前的景象低落道“比以前还凄惨了啊!”

    这是当然的,没有了水,在这近乎沙漠的环境中生存,简直就是妄想,人都离去之后,这边破落了也实属正常。

    不过拳四郎下车之后,迎接他的是一声枪响,陈默看到子弹擦着拳四郎的发际飞过,而后一位年逾六旬的老婆婆从藏身之地走出,身后还跟着一群小屁孩。

    来人拿着枪指着众人护住身后的小屁孩道“你们是什么人,快说!”

    不过剑拔弩张的气氛随着巴托和另一个小孩的相认而散去,小孩子之间上演了相见欢的戏码,老人也邀请几人入内。

    “大家不是双亲被杀了,就是被遗弃了,没有人关心他们,照顾他们的生活。现在他们可都成了我的心肝宝贝了!”老人一脸慈祥的看着躺在一旁的小孩子们。

    巴托傲娇道“哼哼,我可不认为自己是你的小孩。”

    “哦,哦,像你这样的坏胚子,我也不会当你是自己的小孩的。”老人把巴托气走之后道“他这傻样,真是可爱极了。”言语之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也许对她而言守着孩子们,便是她最大幸福。

    一位老人,就这么拉扯十多个孩子,即使在核战爆发之前都不容易,何况是在这个秩序崩坏的时代。

    半夜,熟睡中的拳四郎被铃儿摇醒后开口问“怎么了?”

    铃儿焦急道“塔基和巴托不见了。”

    “他们到坏人那边取水去了。”一小朋友补充道。

    “水?”随即拳四郎沉默了下去,在这里水和生命是等价的,没有水就活不下去。

    “嗯,半个小时前走的。”陈默从修炼之中停下,突然出声道。

    铃儿小、脸皱起愤怒的质问道“你知道为什么不阻止?”

    “有些事情只有经历过才会成长,有了教训下次才会三思而后行。”眼见陈默油盐不进,铃儿转向拳四郎道“拳!”

    “我出去一趟。”拳四郎没有再犹豫,直接起身朝外赶去。

    拳四郎将两人囫囵带回之后,沉默的倒头就睡。面对此等情况,巴托无奈的对铃儿一耸肩,表示自己很无辜。

    第二天早上,拳四郎醒来之后,不发一言来到干涸的井边,直接一跃而下来到枯井底部,蹲在地面之上,摸、索感受着大地的脉动。

    未过许久,陈默就看到了拳四郎半蹲在地,双手捏拳抵在井底地面之上,鼓荡起全身的肌肉,随着一声大喝,包裹住拳四郎的衣服在膨、胀的肌肉之下破碎成小块,如蝴蝶般在空中翻飞。

    拳四郎发力之后,以拳触地,此刻全身的力量凝于一处,劲力随着身体不断的抖动导入地面,欲将那阻挡在水层上方的岩石结构震碎。

    紧盯着拳四郎的动作,陈默耳朵微微一动,听到了轻微的岩石碎裂声,而后又听到了水流撞击声,看来这个村子的水源问题得到了解决。

    陈默转身,朝着屋内走去,这时随着拳四郎的继续发力,岩石上的裂痕继续扩大直至彻底震碎,失去了岩石的阻隔,在强大水压的作用下,地下水直接冲破了碎石和土层,水花激荡将围在井口的众人溅shi。

    此等情况却是让众人脸上洋溢着由衷的笑容,末世之人更容易得到满足,虽然不能感同身受,看着那些天真无邪的笑脸,陈默嘴角不自觉的微微翘、起。

    不过总有些人不识时务,前来搅局的,话说陈默也算是渐渐的习惯了,北斗神拳世界的小喽罗都是一头莫西干的发型,颜色和脸型有所变化,分辨度相当高的角色,这种人用通俗的话说就是“活不过一集”。

    这回有三人开车从高坡之上呼啸而来,看来这些人已经盯着这里很久了,等到有水之后,直接来摘取收获的果实,果然掠夺成了这个时代的常态。

    当然这几人当着拳四郎的面前来劫掠,不自量力也不用这样,难道末世的人都没核辐射烧坏了脑子?

    不费吹灰之力的解决了几人,可能是考虑到这里还有小孩子,拳四郎这回没有表演人体爆裂,以指凝劲,戳了几人的太阳**,施展了“北斗虚无指弹”,仅仅消除了三人近期的记忆。

    中拳的三人,如活尸被拳四郎提到了村外戈壁之上,防止恢复神智之后继续祸害村中老弱。

    这回来到村外之后,拳四郎又是陷入了魔怔,思念起他的尤莉亚,而后竟是头也不回的离开。

    看到此景,铃儿和巴托赶忙开车追了出去,此刻的陈默却是没有挪步,他感受到那如毒蛇般的视线依旧存在,没有因为拳四郎的离去而变化,看来那人是盯上了这里的水源了,真是打的好算盘,想到这里陈默不禁冷哼一声。

    作为一个混的特别凄惨的穿越者,竟敢在陈默面前准备不劳而获,你这完全是在戳他的泪点啊,这回撞在他手里可没拳四郎那么好说话。

    拳四郎离去之后,十几辆摩托车呼啸而来,看着那摩托车上提刀带斧的,显然不是来郊游的那么简单。

    孩子和老妇人哪里争得过这些健壮的恶汉,很快他们占据了井口,肆意挥洒着拳四郎辛苦得来的水源。

    “哈哈…今天起这里就是我们的基地了,再也不用为了水儿烦恼,这里的水是取之不尽的。”一个棕毛狮王造型,叼着一只雪茄的男人开口宣告。

    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看得心情不爽的陈默都忍不住要出手了,只不过一瞥之间却是收回了手,外人出手虽然能解一时之急,但是在外人离去之后,还有谁来帮忙?

    此刻老妇人举着她那把机枪,眯着一只眼,颤颤巍巍的瞄准这几人的头领,要采取先诛恶首的办法。

    砰,枪响过后,陈默看到这回子弹依旧没有正中目标,只不过对方额头稍微擦伤而已,和昨天射向拳四郎的那枪一样,只不过拳四郎略微偏头,躲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