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食人花
    在活生生的口腔深处,淡红色的体内,魔石反射着微光,一闪一闪的。

    近丈大的花朵露出一圈手掌大的锯齿,不知道是涎水还是消化液的东西滴落在地面,虽没有嗤嗤的腐蚀声,但看样子就知道绝非善类不过实力应该不强。

    陈默一路下来,见识的多了,也就没有在意,流火一挥一如往常般斩向前方的食人花。

    “当——”

    如同铜钟长鸣般厚重,又如金属撞击般清脆,矛盾而统一。

    高高弹起的流火,因一时大意,险些把持不住。

    “砰。”

    陈默后撤一步止住了去势,巨大的力道踏碎了地面岩石。

    此刻,陈默才收起了一路因开无双而产生的轻视,仔细打量眼前的对手,刚才的攻击只不过在其头部上留下了一道白色印记,没有造成实质的伤害。

    堪比lv.5的食人花突然出现了一大群,还特么的物理防御爆表,没附带真气的lv.4(一路下来升级)的武器根本没破防。

    细长的月同体与平滑的皮肤组织,头部——身体前端部亻立没有眼睛或其他器官,有些鼓月长的形状仿佛向日葵的种子,全身呈现出淡淡的黄绿色,然而动作更接近蛇类,只不过第一眼陈默便将其定义为食人花的魔物,

    “嘶…嘶…”

    食人花可不会因为眼前的猎物没有动作而停下动作,发出了蛇类的嘶吼嘶吼后,从地面长出的身体蠢蠢谷欠云力起来,意识的矛头朝向与它对峙的陈默。下个瞬间前后左右的食人花如同约好的一般瞬间激射而下。

    陈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凌波微步迈出,如同花蝴蝶般穿梭在攻击的嫌隙中却是没有立刻出手。

    现在首要任务是离开食人花的包围圈,要是干耗在这里,几波攻击下来,就无法轻松的应对了。

    石板掀起,破碎声四散。石块像出膛的子弹激射在周围的地下城墙壁上,把墙面打得千疮百孔,砰砰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宽广通道烟雾弥漫。

    怪兽们发出“窣噜噜噜”的恶心声响,扭动着它细长的身体,似乎知道猎物的想法,里外两层的将陈默围在中间,让他轻易无法脱身。

    眼神平静无波,耳朵一动,听着左侧的破空声,戟柄一摆,挡住了侧边袭来的触手,微微下压,半空中的身体横移半米,躲开下方袭来的攻击。百度搜索

    脚下一踢,踩在了渗人大口的侧沿,旋身而上,流火飞快的探出,抽打在逼近的食人花上,太极借力之下、身体再度拔高,欲从空中离开。

    原本散乱的食人花突然默契的合作,狭长的身躯互相配合,如同巨网般当头罩下,原本攻击食人花后撤,没有再给陈默腾挪的借力点。

    陈默见状身体翻转,头下脚上,双脚在结成的网上连蹬,朝最近的食人花爆身寸而出,这一刻流火之上已经泛着莹莹白光,准备一击建功。

    陈默接近之时,却是一朵在外侧的食人花窜了进来,巨嘴一张拦在了正前方。

    “草!”

    怒骂一声,几乎不怎么说脏话的陈默爆了一句粗口,手上却是没有改变运动轨迹,长戟一挥却是连人带戟斩了过去,将脆弱的体内暴露在自己的攻击下,与作死无异,戟刃避开了尖牙,从空隙间穿扌臿而过,真气一吐,钻入女敇肉的先天真气如入无人之境在食人花体内大肆破坏,最终破坏了魔石,食人花由内而外的爆散。

    懊恼的陈默,脚尖急点地面,躲避着这一波的攻势,刚才破食人花一阻,已经失去了突破之机。而等陈默后退躲避攻击之时,外侧空缺的地方已经补位完成。

    “呼——”吐出一口浊气,压下心中的烦躁之意,忍住了一个擒龙手冲出去的想法,此刻的环境确是绝佳的锻炼场所。

    此时陈默在包围圈的正中央,一旦企图接近某一侧,受到的攻击力度会瞬间倍增,看来是刚才的秒杀记忆犹新啊。

    面对数十道攻击,陈默身形飘忽,如同飘絮般横移,脚踩八卦,不断的躲避,偶尔也会对避无可避的攻击提拳轰出,流火被反握紧贴于脊背,谨防来自背后的攻击。

    “好硬——!”

    打击到皮肤的瞬间,陈默感受到那远超想象的坚石更程度,手腕一转,暗劲尝试性的透入。

    对于陈默而言,空手所造成的伤害并不会降低多少,与拿着武器相比只是杀翏戈速度有所不同罢了。

    肉、身的全力一击足以轰杀这一层的魔物,猛烈打击就足以让一般怪兽肉亻本爆裂开来,不过现在竟然打不穿,也击不碎。

    以惊人硬度为傲的平滑体皮不过小小凹陷了一点,回馈过来的反震之力也是另陈默惊讶万分,一个不慎都会受伤。

    暗劲的效果似乎不错,自己锤击之处,在5秒过后表层光滑的皮肤塌陷了下去,看来内部造成损伤更为容易。

    食人花面对陈默的攻击而显示出疼痛难耐的反应,如同受到挑衅一般泄愤似地发动猛烈攻势,身躯有如泛滥的激流般猛烈蛇行,想把他压烂打散。

    陈默游刃有余地闪开所有的攻击,接着对这个暴躁的敌人浑身上下赏了好几拳,不断的扌罙索着其身上的弱点。

    一旦被打中肯定完蛋的敌人攻击通通被他躲掉,不是说食人花能秒杀陈默,而是一旦被拖累,面对其他食人花铺天盖地的攻击,接下来自己可顶不了几轮攻击,除了败亡没钱有其他选择。

    怪兽发狂似的用全身拍打,不过陈默继续用拳头调戏对方,完全没有深陷囹圄的自觉。

    双方都无法给予对手致命一击,战况陷入胶着。

    不过一切都在按陈默所期望的发展,不断的交锋,不断的造成伤害,在食人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再来几次就能击杀对方了。

    不过事情真的是这样么,光是这种看似写意悠然,实则走在钢丝之上,激烈的交锋所耗心力远超常人的想象,注定了这不会是一场扌寺久战,就看哪方先出现破绽了。

    暴躁的食人花突然收缩,柔车欠的枝干如同弹簧般盘成了一圈又一圈,蓄力之后弹簧放开伸缩,以远超它未受伤时的速度窜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