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怎么了?”贝尔不解,自己吃饭的样子应该没什么好看的。

    “没什么,就是觉得有趣。”少女捂着嘴跑回了后厨。

    贝尔见状挠了挠头,一脸莫名其妙的继续埋头奋战,虽然在宙斯这个无良爷爷的调孝夂下有着开后宫的梦想,但真的遇到感情方面之时,依旧是懵懵懂懂的纯情少年。

    吃完午餐,告别了热情的猫女们,陈默三人朝着小教堂走去。

    本来陈默打算在靠近欧拉丽中心附近买所房子,四人都一起搬过去,结果发现此刻赫斯提亚不在教堂之中,无奈的陈默只能吩咐道“你们待会去市中心找找看有没有出租的房屋,最好是连在一起的两家,我住一家,赫斯提亚眷族一家。”

    “我们住这里不是很好么?”贝尔不解。

    地方偏僻是不错,可是我会告诉你我莫名其妙惹了一个lv.6的混蛋么?住在这种地方,我怎么可能安心,想是这么想,但说出来就不是这样了。

    “贝尔,你看,虽然你现在养着你的主神,但是我们踏入地下城的时候,赫斯提亚就没有人陪了,她的孤独你懂么?我们租下房子后,可以开一家书店,这对你那喜欢读书的主神而言,不正是她所期盼的么?”

    “钱我可以先借给你,又不是买下房子,租金不会太贵的!”陈默看出了贝尔没有立马回复的原因,开口道。

    “谢谢,术士大哥,我会尽快还给你的!”张了张嘴,眼见无法推却,最终化为了这句,在贝尔看来已经欠下够多了,不在乎多欠一点了。

    对于淳朴的少年而言,还没有恩大成仇这个概念,欠的多了,以后报答就行了。

    通俗点讲就是恩情,神棍一点就是因果。

    在陈默的角度而言,两人间其实并没有什么纠葛,应赫斯提亚的要求教授贝尔,因此欠下因果的是赫斯提亚,贝尔虽然被悉心教导,但并无多大因果,只不过是刷了好感度而已。

    而赫斯提亚的因果,也在陈默和苏摩的冲突中还清了,虽然说只是站台一下,充当一下门面,但是情况很和谐,倘若当时没有赫斯提亚站在陈默身后,事情哪里有那么容易解决。

    这就是为什么对于强者而言的小恩小惠,作为弱者的我们却要赴汤蹈火才能还清。因果是以当事人的角度而言,而非对方的角度而言。

    “嗯,你们用点心,挑一个好一点的地方租下来,钱不是问题。我还有事,要去赫菲斯托丝眷族,这两天不会回来,找到地方后可以去那里找我。”

    陈默告别两人后,匆匆的赶往了赫菲斯托丝眷族。

    一回大本营,陈默紧绷的心神算是放下了部分戒备,从戒指空间中翻出了欠条和账簿,对正在挥舞铁锤锻造椿道“东西卖完了,收钱的任务交给你了。”

    椿原本应被人打断而露出的不耐神情的美丽脸庞在一瞬间变为了略带谄媚的笑容,脱掉了手上的隔热手套,拿过账簿道“没问题,你的那份我会给你留出的。”

    “记得准备好下回的货物,我下次要怪物祭后才会下去。”说完陈默转身离开。

    椿在翻看账簿后,眼睛都快眯成了缝,现在已经掉进了钱眼里,对于陈默的要求答应的非常快“放心吧小子,这种好事我怎么会浪费呢!”

    利益的驱使下,椿绝对会拿出十二分的热情来处理接下来的问题,不必陈默操心。

    告别椿后,陈默直接找上了赫菲斯托丝,现在还处在热恋期的两人一见面便是火星撞地球的黏糊在了一起。

    敲门得到回应后,推门而入,佳人正手拿鹅毛笔伏案疾书,陈默蹑手蹑脚的绕过办工桌来到赫菲斯托丝身旁。

    女神大人微微侧头,横了眼身旁的陈默道“回来了,一帆风顺么?”

    本来以赫菲斯托丝的想法,自己的小男人算是实力强劲,40层之上都不会有任何危险,而想要在3天内一个人来回40多层,完全不可能,所以这次的问题不过是寻常的关心,不过很多事情总会在意料之外。

    在赫菲斯托丝的惊呼声中将其一把抱起,赫菲斯托丝拍打着陈默的月匈口“不要闹啦,我工作还没完成.”

    坐上椅子,陈默让赫菲斯托丝横坐在自己的大月退上,脑袋紧靠在佳人身上,细嗅着香甜的芬芳道“你继续,就让我静静的抱着你。”

    赫菲斯托丝察觉了爱人的异样,皱眉问道“怎么了?”

    “只是有点累。”

    “连我都不肯告诉么?”

    “差一点就没回来。”

    接下来,陈默把自己在地下城食人花的相关遭遇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赫菲斯托丝听到后面,脸色越来越差,眼神越来越冷,散发出了令陈默都战栗的杀气。

    “哼,那帮臭虫,被赶出了欧拉丽居然还不消停!”

    “谁?”

    “好好养伤,这点事情就交给我吧!嘤咛!”在赫菲斯托丝大包大揽之际,突兀的发出了羞人的声音。

    不规矩的左手穿过内衣的束缚,攀上了高峰,刚才的奇怪声音就是赫菲斯托丝一时不查,让陈默触及了未曾被人攀登的神女峰所至。

    鹅毛笔拿捏不住被随意的丢弃在桌面上,赫菲斯托丝急忙摁住在月匈前作怪的大手,占得先机的陈默搓了扌差捏住的柔嫩蓓、蕾,看着佳人在战栗中贝齿轻、咬,一脸氵朝纟工的表情道“说说吧,到底是这么回事?我可是向来睚眦必报的!”

    睚眦之恩必还,睚眦之仇必报,陈默对墨家的这套做派十分喜欢,同时慢慢的实践下去,将这份印记融入做派中。

    当然对于那一代又一代的隐忍,也学到了部分,成王败寇,一切以结局说话,一切都是胜利者书写的。

    女乔女眉的白了眼身下之人,赫菲斯托丝讨饶道“亲爱的不要动了,我说还不行么!”

    “好,你说,我听着。”

    说回正事,陈默也不在折腾赫菲斯托丝,手上不在动作,就这么静静的放在一边。

    赫菲斯托丝见陈默不收敛“哼!”一声,发泄心中的不满更可能是傲娇而已。才徐徐道来“欧拉丽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敌对的势力一直存在。”

    “存在于欧拉丽的,厌恶秩序渴望混沌的神袛们的眷族,只遵循于不使用神力的守则,行、事作风完全是肆无忌惮的,不避讳使用阴暗的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