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有找乐子的神明,自然也有冒险者。百度搜索

    “快快快,快点开始。”

    场外有人鼓噪,在洛基和赫菲斯托丝凌厉的眼神扫过,背冒冷汗的安静了下来,同时迎来了其他人看sb的眼神,不过他可不敢继续跳脚了,现在无论如何都要忍下来。

    要是自己的脑袋一热的行为,被两个眷族记下来,那就真的哭都没地方哭了,人家随随便便使点绊子,就够自己喝一壶的了。

    不过,鄙夷目光过后,大家就没空关注了,场中的两人已经开始了第一波碰撞。

    因为要压榨自己,陈默也没用身法和太极拳欺负对方。

    两人极速接近,抬手便是撕裂空气的一拳!

    砰!

    两者对拳,陈默身形未动,稳如泰山。

    伯特后撤半步,在地面上踩出网状龟裂,引得一阵惊呼。

    不过他的实力在腿上,也实属正常。霎时间,后撤的右腿上翻,直取陈默月匈膛,没给喘息时间,左腿再度跟上。

    左手下压,却是一股大力袭来,即使用了千斤坠都感觉身体依旧被顶的飞起,不愧是在腿上的战力,要不然真配不上lv.5的实力。

    腾空的陈默右手捏拳,迅速砸下。

    轰!

    远超刚才的轰鸣声响起,气浪翻叠,两人借势拉开距离,皆是凝重的看向对方,眼中露出熊熊战火。

    伯特眼中战意更甚,作为一个lv.5却从来就没有放手切磋过,不是拿刀拿剑的出手束手束脚,就是用魔法a人完全无法好好的打一场,毕竟在剑与魔法的世界,想要找一个功夫在拳脚身上的对手不是一般的麻烦。

    陈默此刻心态却并非如此,而是心情不爽想要打对方一顿,交手前还不觉得,一交手就发现自己拿手去拦对方的脚,你说你是美女,咱也就认了,可你一个大老爷么,想想就不爽。

    可是自己腿功真的是稀松平常,除了轻功还真没好好修习过其他功法,没办法实力蹿升的太快,没有积淀就会有这方面的困扰,还有部分原因是没有什么厉害的功法,风神腿,降龙腿的《风云》世界还没去过。

    下盘而言虽然不是没有攻击力,但是对于这等层次的交锋而言,那就破绽百出了。

    于是接下来,陈默就一直臭着脸,像别人欠他钱似的,只是自己捅的篓子,哭着也要继续下去。

    陈默见伯特先按耐不住,脚下如风朝自己奔来,转而一步迈出,缓慢而又坚实,抬手迎了上去。

    砰砰砰!

    接下来的碰撞,就不是刚才的一触即收,急风骤雨的交手没有一丝的停歇。

    陈默脚踏坎离,分立阴阳,如同扎根于大地的苍松劲柏面对分吹雨打般岿然不动。

    二连踢,三连踢,回旋踢,一招招,一式式,寻常只能在魔物之上施展的招式,这回统统可以施展的够。

    本就不爽的陈默,可没有打不还手的好习惯,习惯了伯特的力道后,右拳一震,力量骤然增大,迎面撞上飞踢而下的伯特。

    砰!

    如同雕塑伫立不懂的两人,骤然分开,动静之间的转换,看得实力不够之人月匈口烦闷。

    “哈哈,好开心,伯特大、爷我从来没有打得那么舒服过,我们再来!”嗜血的舌忝了舔嘴唇,狼人伯特兴奋之下暴露出了隐藏许久的凶性。

    “怕你啊!”妈蛋,等我把太极拿出来,让你好好吃一个亏,陈默心底发狠道。

    这回伯特飞速接近之际,却是高高跃起,在不清楚对方接下来动作之时,陈默才不会傻傻的等在原地,横移数步,却发现对方稍稍调整后依旧朝自己一脚压落。

    再退一步,发现依旧被锁定一般无法躲过,陈默右手划过半圆,擎天而上。

    砰!

    一击之后,伯特身形并未落地,在反震之力下,再度拔高。

    “出现了,出现了!凶狼的无限连踢!”

    这时场外一人大呼,听见有人解释,陈默当没有傻乎乎的去相信,而是决定自己观察一下。

    伯特的第二击落下,陈默已经感受到了手上收到的压力变大的三分,而且自己移动位置似乎作用不大。

    刚才试了下,这货居然是二段跳,在空中可以轻易的瞬间变向,这不科学,你以为你这是月步呢,吐槽归吐槽,这攻击还是要接下来的。

    双手画太极圆,陈默倒想试试,所谓的无限踢,到底能够连续几次,威力能叠加几倍,任何事情都有上限,赤龙帝之笼手这种外挂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第四击,第五击,第六击…第十击,力量已经变为了原来的十倍大小,这个时候陈默脚下已经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纹,双月退已经陷入了地面之中。

    太极之力将巨大的力道化解导入地面,却无暇兼顾对于地面的损毁。

    随着交战场面的升级,场内外都陷入寂静之中,心神都被两人火、热的战况所吸引。

    “第十一击!”这一回的速度和气势远超刚才,看来这一击的威力提升极大。

    伯特大吼,是对自己的激励,也是对陈默的提醒,毕竟只是切磋而已,虽是打的兴起,但不至于把事情搞的太僵,好吧高傲的土狼不会想到这方面的,不过是不希望好不容易等到的对手就这么受伤。

    “来吧!”

    陈默也被激起了血气,左手抱阳,右手捏阴,阴阳鱼脱出太极的限制,鱼跃龙门般在空中交缠着扶摇直上。

    砰!

    轰!

    爆鸣声后,便是劲风扑面,前排的观众眯起的眼睛,注视着场中的两人。

    这一回的碰撞,余威更甚往昔。

    陈默的身体再度被压入地面数分,在脚边的碎石更是在这回的劲力之下化为了樯粉。

    从碎石中扌犮出双月退,陈默仰着头注视着上方,缓缓的朝着场中央走去,刚才那一击虽然接了下来,但是光凭肉亻本的力量,即使化去大部分,陈默也不好受,知觉内腑震动,气血翻涌。

    趁着攻击停歇间隙,陈默正平缓气血,舒缓内腑。

    此刻受了陈默近半反击之力的伯特,身体更是被高高的抛飞,此刻身体依旧在上升,高度已经接近竞技场的高度了,幸好这是无封顶的露、天场地。

    看着土狼越爬越高,这形象像极了功夫中的周星星,但是咱可不记得有一招从天而降的脚法。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