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翡翠色长发随风舞动的里维莉雅也在跟女亻本型同样在往斜坡跑。

    在她持续奔跑的脚底下,一个跟她发色同样颜色的魔法圆伴着她移动。

    “被遮蔽的光芒,冻结的大地!”

    并行咏唱(好吧,在陈默看来就是移动施法),咏唱本来为了预防发动失败或者魔力暴走,一直都是在静止状态下进行的,而这门技巧则能够做到高速移动的同时展开魔法。

    移动施法什么的,在任何位面都算是高端技巧。

    里维莉雅早已到达了蕾菲亚和大部分的魔导士至今仍未能企及的领域。她以正常的行进速度追赶着怪物,早已完美地把魔力驭于麾下。

    她带着魔法圆的行进速度比怪物还要快。即使只有上半身的女亻本型的身体也有两米,还剩下触手的两只手臂像昆虫一样互相交互,爬着往斜面移动。

    翡翠色的光粒破开风盘旋在空中,敌我的距离眼见着就缩短了。

    “吹雪吧,三度的严冬——吾名乃阿尔法!”

    然后,咏唱便结束了。

    里维莉雅这次终于构筑完了自己的魔法,一踢斜坡上突出来的岩石跃上空中,把魔杖架在身前。

    “极寒.芬布尔之冬!”

    三柱暴风雪发身寸了出去。

    呈扇状发身寸出的炮击把射程内的斜面连着被破坏了的街道和水晶一起冻住了。然后处于炮击中心的怪物也一瞬间被纯白的冰霜吞没了。

    怪物的全身都被冻住了,连悲鸣都发不出来,然而它却还是用尽了最后的力量,把手臂向特别陡的陡面甩了过去。

    怪物顺着这足以碎石的反向动力弹到了空中,就这么冻着越过了断崖的边界。

    从怪物的全身流出了像是流星一样的闪闪发光的水滴。女亻本型落下了悬崖,嘴唇扭出了一个放心的笑容。

    “你从左边绕过去!”

    “了解!”

    然而,两头凶暴的猛兽追着她跳下了悬崖。

    越过里维莉雅两侧的缇欧娜和缇欧涅毫不犹豫地纵身跃下悬崖,她们脚踢着笔直的断壁,奔跑着,像是玩笑一样向悬崖下方疾驰而去。

    从怪物的角度来看,就像是噩梦一样的场景。

    褐色的女战士从大地的对岸、绝壁的尽头处追了过来。

    倒栽着向湖落去的女亻本型用仅剩的力量挥出了两条触手,意图为自己的逃脱争取时间。

    对着逼近的枪林,亚马逊的姊妹像是说好了的一样,同时往绝壁上一蹬,迅速地往左右两边奔去。缇欧涅把触手拋在视里予外,从左边斜着的角度砍向了怪物。

    “别想逃!”

    两把湾短刀一闪,女亻本型的双手就被斩断了。

    怪物失去了最后的武器,这次却是由缇欧娜从右边斜处突击过来。

    她把自己的身体向后仰去,双手举着大双刃停在背后——牵动全身的力量把大双刃向下砍去。

    “上了哦哦哦哦————!!”

    大斩击。

    面对大双刃迸发出的破坏力,怪物被粉碎地七零八落。

    身体的碎片在空中飞散,跟青绿色梦幻般的光芒一道化作了灰烬。

    就当她们持续向下落的时候,怪物的尸体不留痕迹地消散在了大气之中。

    “干掉——!”

    “白、痴缇欧娜!你连魔石一起粉碎掉了是要怎样啊!”极度缺钱的亚马逊姐姐气急败坏的呵斥道。

    “啊!”

    虽然缇欧娜高兴地叫了起来,然而她却在听了缇欧涅因为不能调查特殊怪物而愤慨的指责之后定住了疏忽的表情。

    她们二人一边以现在进行时的形式飞速下落着,一边喋喋不休地交换着说教和赔罪。

    “……艾丝和蕾菲亚,她们没事吧……”

    最终,缇欧娜背对着湖,抬起脸来喃喃道。

    在她视线的另一端,因为蕾菲亚的魔法,利维亚之街现在已经几乎被染红了,火系魔法就是这个麻烦,还有好多残留的火势需要处理。

    虽然不怎么弄得清状况,但是红发的女人身上有种让她觉得危险的气息。而且是即使在远处也能感觉到的。

    她看向镇子的角落,头发因为风压而上下飞舞着。缇欧涅看着挂心留在镇子上的挚友和后辈而感到不安的妹妹,乐观地说道。

    “里维莉雅,最重要的还有团长也在那里哦?肯定没事的。”

    “……是啊。”

    缇欧娜看着不知何故露出了马乔傲表情的姐姐,脸上也露出了信赖的微笑。

    看到那个笑容,缇欧涅也噗地笑了出声。姐妹两人一同看着渐渐远去的断崖之上。

    不久,嘭。

    她二人猛地落进了水里,激出了两人份的巨大水花。

    破钟的声响从城镇里消失了,食人花怪物全灭之后,艾丝和红发女将战场转移到了城镇的西边。

    她们跑向往东面倾斜的斜坡,从接近西面城墙的地方离开。西边是这个城镇最高的地方,是一片平地,不过现在因为遭遇了怪物的进攻,岩石、店铺、水晶都被碾碎、变成了一片空地。

    离开火片飞舞的红色天空之后,周围再次被蓝色的微暗笼罩。视线远处的城墙上,刻下了被怪物破坏的痕迹,这里也是一片荒凉的景象,艾丝等人从这里高速掠过。

    “真是便利的风呀。”

    面对让剑的锋利程度和速度都上升的风系能力,红发女性泰然自若的轻声嘀咕着,说不出的艳羡。

    风之赋予魔法将她可以与层主匹敌的强烈攻击反弹了回来。不停挥舞的长剑被纵横无尽的斩击打落。

    在接连响起的激烈剑戟声中,气流包裹中的艾丝和红发女击打在一起。

    巨大的撞击在一起,压制住对方,两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奔行间手上动作不停的攻向对方。

    “雅莉亚——这个名字是在哪听到的!?”

    天然呆少女艾丝少有的流露出了自己的感情,她瞪视着对方的表情,浮现出一股逼人的英气。

    她用提欧娜她们这群同伴从没听过的大嗓门,冲着身侧一起奔跑的红发女叫喊着。

    “谁知道呢。”

    红发女子在钓起艾丝的兴趣之后,却没有回答。

    艾丝柳眉倒立起来,提着绝望之剑再次斩了过来。

    银刃用眼睛都无法捕捉的速度刺了过来,在眨眼的瞬间,两者间就进行了数十回合的攻击,剑身和剑身因为过分的撞击而嘎嘎作响。

    虽然剑上的力度增加的许多,但艾丝的心——乱了。

    艾丝银色护手上出现了几道斜着的浅浅刀痕,同时也斩断了几根对方的红色头发,双方的肌肤上都刻下了一道细细的血痕。

    敌人压倒了艾丝的“风”。

    恐怕对方是将深层怪物的长牙当做武器了吧,只有剑柄和铅色剑身的长剑就仿佛大刀一样。在微暗中描绘出几道不太明亮的残光,和艾丝的爱剑互相角斗着。

    被赐予的风之祝福的佩剑数次被敌人的长剑高速翻转击落。长剑还数次突破了包裹着气流的铠甲,让艾丝的身体摇晃了几下。

    虽然毫无保留的使用了风灵疾走,可对方仍然一步也没有后退,她在纯粹的白刃战中防御了艾丝的猛攻,还有余力攻击过来。

    艾丝瞪大的金色瞳孔中蕴含、着惊愕,可即使如此,她还是扬起了眼角。

    对方知道——雅莉亚——这个名字。

    月匈中好像激流涌过。她更加用力的握住了剑柄,提升了剑速。

    她戴上了和剑姬这个外号相配的面具,现在艾丝的视线中已经排除了一切,只剩向眼前的敌人不断挥剑了。

    “还想说你的脸就和人偶一样呢。”

    对方开口不知道是调侃还是讽刺,但绝对不是夸奖就是了。

    心中激烈的动荡起来,再也不能保持古井不波的心态,跟平时比起来,艾丝的剑速有些下降,红发女并没有错过这个机会。

    她眯起绿色的左眼,身体一抖。

    她躲过了艾丝重重挥过的剑,然后使出了仿佛要斩浪碎风一般的一击。

    这是自下而上的一拳。

    失去护手的左手在气流盔甲的包裹下,重重的击中艾丝的腹部,艾丝纤细的身体被击飞到后方。

    “嗯!?”

    闷口亨声后,被对方手上力量迫的强制性后退的艾丝失去了平衡。操纵风迅速调整姿势,可在这之前。

    对手怎会给她机会,扌爪住时机左手流着血的红发女挥起了长剑,逼近至眼前。

    艾丝浑身一抖,多年的战斗经验形成了一种规避危险的本能,一股恶寒席卷了全身。

    敌人张开眼睛,瞪大绿色的左眼,一口气挥下了长剑。

    艾丝尽量睁大眼睛,让风之铠甲最高输出,然后以惊人的速度,在身体前组建了剑网。

    瞬间,轰鸣声接连爆发。

    超速的斩击,从左侧方斩下的长剑突破了仓促间剑网构筑的防御和风的气流铠甲,冲击一瞬间贯穿了艾丝的身体。

    一瞬间敌人的身影渐渐变远了,被击飞到空中的艾丝摔在后方的瓦砾中。

    “唔!?”

    因为后背的激烈撞击,身下的瓦砾都变成了碎片。

    大量空气从肺部排出,艾丝的身体仿佛神经已经断线一样,一瞬间根本不听使唤,意识也模糊了一下。

    咔嚓一声,随着绝望之剑发出的声响,艾丝摔倒在地地上。

    “终于结束了。”

    剑身爆炸了,红发女丢掉已经碎成粉末的长剑,飞奔了起来。

    她向跪在地上的艾丝冲了过来,将她的右手反背在身后。

    无法对应,她冲着面容扭曲的艾丝的眼角,用带着护掌的手击出了一击,然而就在下一个瞬间。

    “什么?”

    红发女的攻击被阻挡了,同时响起了尖锐的金属颤音。

    就在瞪大眼睛的艾丝的眼前出现了交错的长戟,阻止了在敌人的攻击。

    红发女看到这把熟悉的武器,瞳孔骤然一缩,身提闪电般的后撤数丈,神色凝重的看着来人。

    长戟尖端埋在地面下,凝然出现在眼前的正是一直守在一旁准备偷袭的陈默,可惜剑姬败得太快,没有让其觅得良机。

    仿佛是保护着公主的骑士,救人于水火的英雄一般,陈默出现在了艾丝面前,阻止了敌人的攻击。

    躲在远处的莉莉不爽的撅了撅小口觜,嘀咕了句“该死的英雄救美!”,再度神色担忧的望向了战场。

    “真是好久不见,甚是想念!”陈默率先开口。

    “我一直惦念着你死在了地下城!”红发女不客气的开口。

    “真是让你失望了,只是再次见面怎么也么到黑袍之下居然是如此讠秀人的身躯,这回我不会再让你逃出我的手掌心了!”

    “当初真应该拼着重伤把你杀死!”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你一直没有机会的!”

    “想不到在那等情况下,你都保留了底牌,真是好奇呢!”

    “佛曰不可说!”当然不能说了,穿越这种禾厶密的事,怎能随便透露呢,这可是自己最后的保命底牌了!

    “赫菲斯托丝眷族的朋友……”

    “叫我陈默就可以了!”

    “哈哈哈哈,想不到你英雄救美,人家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咳咳,对不起…”

    喂喂,少女你是要多么的不谙世事啊,不要听风就是雨啊!

    “些许小事而已,不必记挂!照顾好自己的伤势,我先替你出口恶气吧。”

    “小心!”

    剑姬出言提醒道,毕竟在她看来陈默的实力在伯特的伯仲之间,不是红发女的对手,只是人家好心好意前来帮忙,在怎么无知也不好意思开口打击。

    “我们的帐该好好算一算了!”

    陈默松开了流火上的手,任由长戟插在艾丝面前,舒展了下双手,从容的朝对方走去,贴身短打咱还真没有怕过谁!

    “是啊,是该好好算一算了!”

    话未说完,却是先一步提拳冲了过来,先下手为强,她不想再次遭受上次的擒龙手了,她可不觉得那种强力的技能不需要任何准备就能释放,缠住对方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陈默右脚跺地,如同深根扎于地面,左脚画圆,双手在画完太极的瞬间就和红发女那战锤一样挥舞的两臂撞在了一起。

    只是和艾丝想象中的激烈对撞不同,密集的拳幕,足以让自己手忙脚乱甚至应付不能的攻势,在陈默面前完全不是威胁,那柔柔的双手如同城墙般游刃有余挡住了冲击。

    或黏,或巅,或托,或引,面对这种直来直去的攻击,在太极大成的陈默面前,那就真是日了哈士奇了。

    红发女拥有能轻易将冒险者的脖子折断的怪力,可她的每一拳每一脚都没有打空,然而效果却和打空了一样,并不能收取任何战果,有时候海湖u将自己搞得相当难受,进而露出破绽。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