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骨刺的连续发射确实是个威胁,但与其相比果然还是乌代俄斯的直接攻击最为突出。百度搜索 每一次挥下都让正下方的剑山化为粉碎、将地面化为平地的绝大掌击。就算有着风之铠被直击了也会吃不消。

    在18层出现的女亻本型在这个怪物面前果然还是相形见拙。其力量也好能力也好,正与迷宫之王的称号相应。

    每一次和瞬间将落脚地埋尽的剑山擦身而过,并将其斩断的同时,艾丝侧目瞪向乌代俄斯的躯体。

    在地面产生了一滩赤红的血洼,艾丝用四肢缓缓站起来,彷佛挤出来的嗓音进行了咏唱:“觉醒吧!”

    周身卷起了气流,让风的加护寄宿于全身,艾丝再次与乌代俄斯斯对峙。

    对于少女战意丝毫未减的身姿,怪物也摇曳着眼眸的火焰。

    “啊啊啊啊!!”

    在对方放出咆哮的同时疾驰而出,以意志力压制着从身体发出的悲鸣,尽可能的将精神力灌入风中。

    将一切拋诸脑后,艾丝展开了决战的气势朝乌代俄斯突贯。

    “艾丝?”

    对于眼前的光景,陈默呆然地站在原地,有些坚持不能被打断。

    如虐杀般地踹散了boss召唤的杂兵(地生人),如激烈的舞蹈般躲避着倒桩,提着银之剑斩向漆黑的骸骨。

    扬起风的雄吼,艾丝剥削着自己的生命,彷佛被猛地刺激般的手挥舞着剑,比什么都还要迅速的脚踢向地面,彷佛向缠在身上的风立起誓言般地,在心中吶喊。

    我要更加的!!

    沉重起来的四肢、被喘息撕裂的喉咙和肺、从额上流出的灼热红血。

    对于就要屈膝倒下的身体,愤怒的感情油然氵甬出。为何会如此脆弱、为何会如此不可靠呢。

    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这个身和心。

    如这把绝对不会被折断的剑一般、如迅速崇高的风一般,成为如此强大的存在呢!

    (变得——更加强大!!)

    视界闪过了白色,接着又被染成漆黑,和眼前强大的敌人展开了死斗的同时,意识却前往他处,朝着月匈膛的深处,朝着心底的深处,深深地、深深地落下去。

    我要,更加的!!

    无法原谅、无法原谅、无法原谅,少女无法原谅自己的弱小。

    一直都如此脆弱的自己,比起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可原谅。

    绝对要——

    至今为止也好、从今以后也是,自己所前进的道路,堆积着大量怪物的尸骸。

    斩杀、斩杀、斩杀殆尽。

    累积的尸骸筑起了山顶,并超越过去。

    然后、在那前端,在那个遥远的高处的是——

    ——绝对要、夺回来!!

    将愿望!将渴望!将夙愿!

    “啊啊啊啊——!!”

    已忘却如何吐露感情的喉咙,咆哮了。渴望的吶喊将手脚、将全身逼向界限的前端。

    更加迅速、更加锐利、比剎那更加短暂的斩击,要斩断被压制的乌代俄斯的身躯。

    浑身的一击,破坏了黑大剑的前端。

    “咕呜呜呜呜!?”

    乌代俄斯确实感到了恐惧,对于眼前的少女、对于缠纟尧着风的孤高剑士。

    对于一瞬间歼灭了杂兵、斩断了剑山数次朝它砍过来的身影。

    对于流着血、破碎了骨头、让身体陷入犹如风中残烛的境地也视若无睹,威胁度不减反增的剑姬的斩击,产生了畏惧。

    彷佛揭示着连怪物都能超越的她的强大意志般,不坏之剑闪耀着银光。

    在那之后的战斗,长达一个小时。

    在拖住杂兵的陈默眼前,少女和迷宫之王相互伤害着对方展开一攻一防的攻守战,持续上演着死斗,仿若体力无穷无尽般。

    少女释放的斩击描绘着银光,给予了怪物致命的一击。

    “噢噢噢噢……”

    破损的下颚、碎裂的数根肋骨,以及头部被折断的角。

    全身各处奔走着龟裂痕迹的乌代俄斯,从无法阖起的口中嘶哑的惨叫成为残响,缓缓地倒向地面。

    漆黑的巨体从最后被斩断的腰椎处如后仰般地倾倒,轰地卷起烟尘崩塌了。

    “……”

    血已凝固的脸庞如晚风般宁靑争,艾丝一步步走近乌代俄斯。

    连系着地面下的骨盘被切离,已经无法再打出倒桩了。

    彷佛将激战化为物语般,亦或是给散落的白骨战士们献祭般,数道漆黑的墓碑纷纷从地面氵甬出。艾丝穿梭过黑柱的缝隙,跃上了怪物的月匈膛。

    失去双臂的乌代俄斯,昏暗的眼窝深处朱色的火焰小小的摇曳着,无力地看着着自己月匈膛上的艾丝。

    艾丝踏着的坚固月匈骨已残破不堪、位于下方的巨大“魔石”彷佛忘却了眩目的光辉、带着几乎就要消失般的薄光。

    艾丝无言地双手持着剑,剑尖直指着天上。

    银之剑卷起了风涡,以大上段架式放出的那一击,静静地朝脚边挥落。

    “轰——”

    击碎残破的月匈骨,风的斩击抵达了“魔石”,澎湃的魔力朝着四面八方散逸,激荡起的劲风横扫了房间,在表面裂开的深紫色大结晶上龟裂奔走,接着发出高亢的声响飞散。

    下个瞬间,乌代俄斯全身崩塌了。漆黑的骸骨化为灰烬,如波纹般在地面散开。

    周围的漆黑墓碑发出了声响,原形不留地崩坏了。

    在一切都已结束的战场,艾丝右手握着的剑无力地垂下,身体无力的朝前方倒下。

    那股支撑着她变强的意志,在她斩杀乌代俄斯后,消散殆尽,疲惫和疼痛如潮水般的袭来,僵硬的双月退再也无法支撑超负荷的身体。

    陈默一步迈出已然来到艾丝身边,伸手一捞将少女酸车欠的女乔躯揽入怀中,空出的一只手真气一甩包裹住乌代俄斯掉落的巨剑,意识一动便以收入了戒指空间中。

    脚一跺地,真气勃发催动炼金阵,隆隆声中,将这个房间封闭起来,刚刚清理完boss,短时间内这里不会刷新任何魔物,封闭2个出口后,这里便是绝佳的休息场所。

    没有了后顾之忧,陈默才有时间检查起少女的身躯。

    身体多处肌腱断裂,大面积软组织挫伤,内腑收到严重震荡,生命潜力严重消耗,此刻更是体力耗尽昏迷过去,要是不及时救治,恐怕会留下严重的后患,说不定此生实力提升无望。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