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练手
    言语间没有半分嘲笑,两人也合作多次了,对于这种场面也是轻驾就熟了,这种程度的城门只有在数十万人的大城中才有的坚实。

    铁皮包裹的硬木,虽然是小城,但材质方面丝毫没有偷工减料,也许和他们做武器生意有关,习惯性的提高了质量。

    张婆婆颇为肉疼的再度从包裹中掏出了弹药,开始装弹。

    然而,城墙上的人却是坐不住了,尚公忙大吼道“等等,我们可以谈谈!”

    “等我们轰开城门,一切都可以慢慢的谈。”

    等城门被轰开,到时候还谈个屁啊,完全处于弱势的我们到时候还不是条件任由对方开,没有反驳的余地,急忙再度开口:“我想这位将军,也不想双方都造成伤亡吧。”

    “你威胁我?”

    “将军你误会了,我不过是陈述一个事实罢了。”或许是实力上的优越感,或许是面对异族,让尚公言语间带了淡淡的马乔傲,这在双方本来就不和谐的谈判中就很要命了。

    何况,作为尊主的陈默,对于不是己方的男人的性命一点都不在意,而尚家的人在拓跋俊哲这些人看来,完全就是人形贤者之石。

    在陈默的体系中,凡是不服管教,逆而犯上者,都提炼成舍命宝石,而谁抓捕,就会得到相应的奖励。

    一个年轻人的生命能量,抵得上他们一年的苦修,于是这帮子西夏士兵十分好战,而作为他们的首领,拓跋俊哲有意无意的在挑拨战斗。

    “机会已经给过你们了,既然你们不珍惜,那么唯有战斗了!”

    说完拓跋俊哲扌由出了长刀,而张婆婆再度将火箭筒瞄准了城门。

    轰——

    城门爆散成碎片,朝前后两个方想激射,城门后原本打算前来堵门的守卫,都被激射的碎片击中,运气不好的直接倒毙在地,运气好的则是抱着受伤的部亻立哀嚎,

    “杀!”拓跋俊哲大喝,往嘴里塞了粒生命宝石做成的蜡丸,再度放下了面甲,一夹马腹,朝着已经氵同开的城门冲去。

    “三位前辈,要不要去试一试,大唐世界的武学?”陈默侧头问身边的无崖子一家。

    “你倒是体谅你的下属,却要我们去做苦力。”

    “主要是看三位前辈一直没有一个可供一战一展所学的对手,一直在闭门造车,晚辈很担心啊。”

    “哼,小子,扌爪壮丁都能说的这么不要脸,你也是有屎以来第一遭啊!”

    “师姐,我们比比看谁拿下的多。”

    “既然师妹邀请了,师姐这就陪你过过手。”说完两人展开身法朝城中掠去。

    “我去看着点。”无崖子瞪了眼陈默,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两人一旦较上劲,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他只能在旁看护了。

    看到无崖子飞身赶去,陈默道“语嫣,青萝你们带队慢慢跟上,夫君我先去看着。”

    “相公安心吧,姐妹们的安全交给我和娘了。”王语嫣柔声答道。

    单美仙好歹是学会天魔策之人,虽然不知道她的修为如何,但是想来能够压制尚家那么多人,绝不会是庸碌之辈。

    在这个先天多如狗,宗师满地走的大唐,还真不敢确定她到底是何修为。

    陈默刚才粗略的往城墙上扫了下,先天高手共有六人,女子三人,男子三人。

    若是单对单,陈默还真不担心无崖子三人的安危,现在的问题是至少一对二,若果无崖子选择看戏,就是一对三。

    还好,赶到现场后,就看到无崖子把场中最强之人圈进了战圈,李秋水和巫行云各对上两个。

    看到李秋水和巫行云的表情,陈默明智的选择了观战,此刻两人就如同获得了新玩具的小孩,近乎是在拿对手试招。

    似乎,低武世界来的她们,对于真气的掌控更为精妙,而两人修为比对手略高,交手之下却是压着对面打。

    功法比对手高级,掌控力比对手强,轻身功法强于对手,战斗经验也不缺,于是对面就煎熬了。

    因为两人正不断的变换招式,仅仅是为了试招。

    等等,好吧,当我没说,李秋水换了种武功对敌,接着巫行云也换了,这特么的还在斗啊!

    无崖子那边一个单美仙修为与无崖子相当,而另一个老头则是略逊一筹,不过二打一却没有捞得便宜。

    看得出来,难得同等级的战斗,而非平时的切磋,无崖子正努力的从对方身上汲取着养分。

    陈默见状,藏在暗处没有出现,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看着双方战斗,没有前去插手,也同样没有要去帮手下的意思。

    胜利只是时间问题,当然如果对方使用拼命的秘法,那就不好说了,不过变数不大。

    激斗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对面就坚持不下去了,倒不是说先天高手扌寺久力如此低下,而是先天高手耳力眼力皆是非凡,于是他们就被周遭的环境影响了,骑兵入城之后,己方基本失去了抵抗力,大败亏输。

    原本他们看到对方无高手,准备以高手为盾,亲身前来阻他一阻,也许还有翻盘的可能。

    可惜这个念想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打破了,而随着局势的倾斜,古井不波的心态灾难保持,而李秋水和巫行云顿觉无趣,便加大了攻势,准备短时间内拿下对方。

    李秋水狂攻对手,手中排云掌第三式翻云覆雨使出,如狂风暴雨般的掌势令尚邦和尚奎泰只有防守只能。

    接着扌爪住对手气息转换的瞬间,施展排云掌第七式撕天排云,力贯千钧的一招,破开了护体真气,撕开了对手的防御,轰击在两人的月匈口。

    噗呲——

    两口鲜血喷出,尚邦和尚奎泰飞行数丈后重重的摔倒在地,虽说不至于濒死,但是重伤之下,战斗那是妄想了。

    巫行云这一边,却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竟是单美仙发动自残秘法,一掌逼开了无崖子。

    脚下一转,来到巫行云面前,抬手便朝巫行云面门印去。

    巫行云冷哼一声,回以天霜拳最强一式傲雪凌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