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母女
    砰!

    巫行云到底是境界不如对方,仓促迎击,加之单美仙催动了爆体秘法,差距更是被拉大。¤頂點小說,x.

    砰砰砰!

    巫行云连退八步,依旧是一口逆血上涌,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而单美仙飘退一步后,天魔力场转动将劲力化为己用,双手在单婉晶和单青茵,极速朝外掠去。

    城中在军队的攻伐之下,亦无她们的容身之地,只能出城另谋出路。

    只是刚跑出百丈范围,此地没有任何士兵,就看到一白衣男子悄然站立在前方,一双色眼正上下打量着自己。

    “我来拦住他,婉晶你们快走。”单美仙松开双手道。

    “娘,要走一起走。”

    “夫人...”

    “快走,娘催动了秘法,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秘法时间一到只会拖累你们。”单美仙苦涩道。

    “单美仙,果然是美若天仙,嗯,你的女儿也同样是人间绝色,站在一起犹如姐妹一般。”陈默一脸认真的品评道。

    “**贼看掌!”单美仙怒而出手,转眼间已至近前,口中却是大喝“走!”

    “娘!”杜鹃啼血的悲鸣,一步三回头式的不舍。

    “走!”单美仙怒吼,恨其不争。

    “不要挣扎了,你们一个都走不了。”怎么颇有种反派大、boss的赶脚。

    双手一推,两条龙形气劲自掌间奔腾而出,相比于地错的世界时,银龙已经大了三倍,气息更是强了数倍。

    一条光龙直奔单美仙,单美仙双手交叠,凝天魔场于前。

    没有任何爆响,单美仙就这么被光龙推行了两丈距离,才在天魔场的作用下,将其消弭,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下一波攻击已经到了。

    单婉晶与单青茵就没那么好运了,银龙横空瞬间跨过数丈距离,将转身逃跑的两人拦下。

    两人默契的双手推出,凝于掌间的真气交融在一起,迎上了银龙,只是联手之下才堪堪挡住陈默雄厚真气下的一击,两人却被震得不断的后退。

    陈默双手一摆,几乎没怎么蓄力,下一波攻势已经再度展开。

    面对接下来的一击,压下了翻涌的气血,猛提一口真气,目露决绝的双掌一推。

    真是可惜了,要是都传了天魔大****还有的玩,结果现在两人硬接自己一掌后,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银龙在即将撞上两人之际,却是一拐,将两人缠住,朝着陈默身边拉扯。

    此刻承受陈默轰击的单美仙,余光瞟到女儿的处境愈发焦躁,只是心情的变动却反而助长了她的颓势。

    将两女扯到附近后,陈默左手极速点出,一品境界的一阳指劲力点出,顿时封住了两人的气血内力,动弹不得。

    面对再度腾出一只手的陈默,单美仙没能坚持十息,便败下阵来。

    陈默同样是一阳指点出,封住了单美仙的行动能力的同时,也截断了秘法,秘法的后遗症却也爆发开来,这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不过好在持续的时间不长,不过是全身酸车欠脱力,否则就是筋脉俱毁,一命呜呼的下场。

    陈默一手一个单美仙,一手一个单婉晶,扶着单美仙的手不老实的游动,而扶着单婉晶的手规规矩矩,抱着两人步伐朝着最巍峨的房屋走去,而单青茵则是由亲卫处理。

    陈默挟持这两女来到大殿前,让原本还在负隅顽抗的东溟派弟子瞬间信心崩塌,强攻的拓跋俊哲瞬间加大了攻势,一举拿下了对方。

    坐上大殿中那柔车欠的主位上,这里只有陈默三人,解开了两女的**、道,也仅仅恢复了行动能力。

    失去了支撑的单美仙一下子软倒在地,单婉晶抢步过去抱起失去力气的母亲疾呼“娘你怎么了,娘!”

    “她不过是秘法副作用罢了,修养一下就好,现在恐怕开口的力气都没了。”

    “哼,最好是这样,否则...”

    “否则怎么样,麻烦东溟公主搞清楚,你们现在是阶下囚,随我搓扁捏圆。”

    陈默不理单美仙因自己轻薄而喷薄出羞愤的目光和单婉晶愤怒的目光,悠然开口道:“两位,接下来我们该谈谈以后的事情了。”

    “哼,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

    “你就这么想找死?”陈默食指敲了敲桌面,戏谑道。

    “呼哧呼哧...你能代表外面的大军?”从小在恭维声中长大的单婉晶,好不容易压下被挑起的怒火,直指核心道。

    “不才正是这人的首领。”

    “混蛋!”

    骂完,单婉晶却是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愤怒之下,全然忘记了自己的武功被封住了。

    陈默伸手一带,劲力稍稍一转,单婉晶便失去了平衡,朝前扑倒的她最终被以屈辱的姿势趴伏在了陈默的膝盖之上。

    陈默故作姿态的摇了摇头道:“看来你在冷静之前,是不会好好听我说话了。”

    “啪!啪!啪!”

    随着巴掌声在寂静的大殿中响起,随着让自己难堪大手的抽打在隐秘部亻立,又麻又痛的感觉如电流般窜过全身,想到了还在旁边的母亲,单婉晶双颊登时变得血红。

    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了怒火和疲惫,单美仙吃力的开口道:“你的目的就是来羞辱我们母女么?”

    “东溟夫人过谦了,我说我来就是为了你们母女,你们信么?”

    “呵呵!你觉得我像是三岁小孩?”

    “为什么不能信?”

    “即使昏君杨广,也不可能不远千里,大费周章的派兵前来攻打远在海外的东溟派。”躺在地上无力起身的单美仙毫不留情的嘲讽,摆脱你编谎话编一个可靠点的!

    “也许你现在不会理解,不过我有得是时间让你们接受。”

    单美仙听到对方既然这么说,索性换个话题:“哼,你现在花费那么多精力在我们身上,所图的不会仅仅是我们母女吧?”

    陈默右手覆盖在单婉晶扌延拔圆润的翘、臀之上,轻柔的扌无扌莫道:“我希望你能加入到我的势力中来。”

    单美仙目光低垂,强忍住不去看对方轻薄自己女儿的行为,讥讽道:“哦,这就是你的诚意?”

    “这场战斗,有利于双方间领导位置的确立!有助于你认清自己。”说着陈默屈指一弹,一颗绿豆大小的生命宝石飞入单美仙口中。

    “混蛋,你给我母亲吃了什么?”

    虽然封住了两女的修为,不过那些被强化的感官,依旧比普通人抢很多,单婉晶察觉到了陈默的小动作,原本还安安静静,默默忍受的少女剧烈的挣扎,意图挣脱陈默的控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