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台风
    “吧,目标宋阀!”

    “额...是尊主。”

    水手恭敬的退下,陈默从他眼中,看到了以前未曾有过的敬畏。

    “你要去岭南找宋缺?”

    单美仙惊疑不定道,虽然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强大,但是想要如同拿下东溟派那么拿下宋阀,显然是痴人说梦了,当然这是指陈默不出手的情况下。

    括弧——作者自己的问题,以前在看穿越到大唐双龙的小说,总说岭南宋阀无力争夺天下,一直不明白岭南到底是哪。

    这里为和我一样不通地理的人科普下——岭南,原是指中国南方的五岭之南的地区,相当于现在广东、广西及海南全境。历史上,唐朝岭南道,也包括曾经属于中国皇朝统治的越南红河三、角洲一带。在宋代以后,越南北部才分离出去。岭南之概念逐渐将越南排除在外。

    大唐双龙传起始于隋末,也就是说,宋阀占了两广和越南,括弧完了!

    “嗯,和宋缺谈庄交易。”陈默示意单美仙无需担心,接着又道:“大家伙谁晕船,就说出来,没必要勉强,回去琉璃界呆着就行。”

    “老夫,也是不太适应...”无崖子一脸赫然道。

    “相公,我们...”

    李青萝几个江南女子还好,李清露、四剑侍都已经扶着船板,闻言打算立马开溜,不是武功高就能不晕的,不过是适应快一点罢了。

    从琉球去岭南,一路向西,来到陆地后,沿海岸线走湾湾海峡,路线就这么定下来了。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海船的航行比不得陈默独自赶路迅捷。

    “起风了?”

    陈默躺在甲板上也没在意,享受着幽草那柔女束女小手的按摩,继续悠哉悠哉,慵懒的晒着太阳。

    一个多小时后,风怎么变大了?

    “尚斌!”意识到什么的陈默突然吼道。

    啪嗒啪嗒...

    听到主子传唤后,急亻足的脚步声响起,一中年男子来到陈默身前,恭敬道:“尊主,您叫我?”

    “你来看看,是不是风暴要来了?(不知道古代台风叫啥)”

    在这个没有天气预报的时代,陈默的判断力都比不上一个经验丰富的水手。

    被称作尚斌之人,叫来了一波熟手,开始观察起来,最后得出结论:“尊主,恐怕是的!”

    “哦。”

    尚斌见陈默不出言,便下令道:“扬帆,转舵!”

    看到动静的单婉晶,从船舱中、出来,袅袅而来,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遇上台风了。”

    “嗯,那不是很麻烦?”单婉晶问道,她没有经历过台风,只是听说过,所谓闻名不如见面就是如此。

    陈默毫不在意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道:“没什么。尚斌,我们去台风中心。”

    不直面大自然的伟力,以人类的渺小自然无法凭空领悟超越大自然的力量。

    尚斌面有难色道:“尊主,可是...”

    “到时候,我把你们收进琉璃界就行。”

    “是。转舵!”想起什么的尚斌立马下令。

    这么多天来对着大海发呆,对于七大限中的破海,隐隐有所得,不过终究是差了一点,希望这回面对滔天巨浪有所领悟吧!

    至于,陈默则是没有想过,自己的实力还不够领悟那种境界,而且这风也不对应,应该是力量集中的小型龙卷风。

    随着船只越发靠近风暴的中心,一个接一个的大浪打来,船只已经达到了自身的极限,木质船身不断的发出吱嘎吱嘎作响之声,倾诉着它自身的窘况,似乎随时都会散架。

    站在巨浪中沉浮的船只上,陈默的感受未必比它好受多少。

    世界通道一张,将其收入了琉璃界。

    陈默唤来尚斌一问“附近可有小岛。礁石群也行。”

    “启禀尊主,如说航线偏离不大的话,西南方应该有一个岛礁。”

    带着幽草和单婉晶瞬移回自己的宫殿后,陈默吩咐道“准备一下,等会去见识下大自然的伟力,开阔一下眼界,看视频影像没有亲眼所见来的直观。”

    说完,陈默再度消失,苦逼的朝着小岛游去,哎说多了都是泪。

    在水底晃荡的陈默,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偏离方向,不过他运气还算不错,感应到了前方确实有一个岛礁。

    此地方圆百米,在巨浪的拍打下更是沉沉浮浮,要不是陈默潜泳过来的,还不一定能发现。

    登上岛礁后,陈默空间通道一开,琉璃界中达到先天之境的人鱼贯而出,也只有先天高手才能在巨浪之下生存。

    当然,陈默那些未到先天的女人们也都被要求出来,感受天威,鉴于自己修为不够,只能一个一个来。

    “前辈,怎么样?”

    能被陈默称作前辈的也就无崖子一人,其才情着实让人佩服,主要是本来叫外公叫的欢实,结果回过头就把人家女儿也上了,尴尬之下只能称呼为前辈了。

    无崖子理了理被风浪打湿的头发,感慨道“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见大海,不知波澜之壮阔也。”

    陈默建议“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手拉手吧。”

    众人欣然允诺,天地之威面前,即使先天高手都太过弱小了。

    现在面对风浪虽说无碍,但是人力终有尽时,而这巨浪之威未曾达到极限,到时候让风浪冲散了就囧了。

    在场之人,除了陈默无需担心补给,其他人都有可能被活活饿死。

    众人手拉着手,陈默站在一侧左手拉着王语嫣,右手抱着阿朱。

    脚下生根,不动如山,散去体表的护体真气,仅凭肉、身抵挡巨浪,近距离的感受天地之威。

    怀中的阿朱,眯缝着眼睛,双手死死的抱住陈默,完全没空去管氵显漉漉的秀发黏糊在脸上。

    等到众人坚持不住,或有所领悟,陈默纷纷将人送走,等梅兰竹菊四剑侍也都纷纷体力告罄,才独自领略大自然的伟力。

    等到只剩陈默一人之时,双月退扌臿入礁石,闭目细细地品味着大海的汹涌奔腾,激荡湍急,浩瀚澎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