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宋缺
    当然,宋智也是十分清楚,对方这么大摇大摆的来拜访,只是这点人,肯定不会带着恶意,也就没有避讳什么,直言问了出来,一般情况下都会试探一番。¥f頂點小說,x.

    出于对身在宋阀总部的自信,同时实在猜测不到对方抱着什么目的而来,宋智直接问出了口。

    “哦,在下是来和宋阀主商议这天下的归属,不知道宋智前辈可否做主?”

    宋智闻言身体巨震,能把话说的这么狂妄的他这辈自还真没见过多少人,不过谨慎如他可没有傻乎乎的相信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出言试探道:“哦,这种大事在下是做不了主,不过如何让宋某相信阁下所言属实,而非妄言,在下也得为家兄把一把关。”

    现在大隋虽然烽烟四起,但是说真的还没烂到无可救药,自己似乎穿越来得早了点,杨玄感还正跳的欢,宋缺的大女儿宋玉华还没出嫁...似乎又暴露了什么...

    陈默状似疑问道:“那么在下需要拿些东西出来,让宋兄看看了。”

    宋智虚伪的一抱拳:“客气了。”

    轰!

    突然,一股山呼海啸的气势自陈默身上爆发,朝着宋智压下,只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陈默这边的人不过是诧异的瞥了眼,便眼观鼻鼻观心,努力忍着笑意,管家侍女即使只是不经意间的扫过,依旧是冷汗氵岑氵岑,而宋智直接捏碎了百年紫檀木的扶手。

    面色更是因为那种压迫来的快,去的也快,出现了短暂的氵朝红。

    “宋某受教了!”

    当然,宋智被这么一激,语气当然不会好,更是大袖一甩,直接离去了。

    不过陈默知道,他这是去通知宋缺了,作为宋阀的二当家,他当然分得清主次。

    何况,想要找回场子,也得找宋缺啊!

    眼见宋智离开,原本沉静的气氛被打破,后宫们莺莺燕燕话匣子打开了:“相公,你真坏。”

    “我们诚心诚意的上门了,人家还不相信,我就只能动用实力让他相信咯。”

    “你这么大大咧咧的说出来谋反,正常人都不会相信的!”

    管家擦了擦额头的汗迹,一挥手带着侍女们离开了,他真不敢继续呆下去了,要是在说出点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他感觉自己小命都会不保。

    “你看,人都被你吓走了!”陈默指着管家离去的背影道,让对方脚下一软,差点摔倒。

    就在众人闲扯之间,一股强大的气息真缓缓靠近,陈默知道正是宋缺来了。

    第一眼看到对方,陈默便受到1000点伤害,妈蛋,又是一个帅气的老男人,天下第一美男子不是说说而已,和无崖子那种仿若世外之人的帅气不同,宋缺的帅气中透露出睥睨天下的霸气,英俊而无暇、浓重而生辉、神采而飞扬、沉静而忧郁。

    同样,陈默感受到了对方的境界,先天至境巅山夆,至人无己,舍刀之外再无他物。

    和决战紫禁之巅的西门吹雪一个境界,舍剑之外别无他物,后来叶孤城成全了他——如果我败了,请收下我的剑,我的剑就是你的剑。

    下一个境界就是忘刀了,可惜原著中宋缺一直没能做到!

    同时,陈默也对大唐世界的宗师、大宗师有所了解了,以现在的见识推论,宗师境界便是先天达境,大宗师是先天至境。

    “宋阀主,久仰了!”嘴上是这么说,陈默可没有起身迎接的意思,众人见他如此,也安之若素的坐在原位不动了。

    “智弟说在你身上感受到了只有在宋某身上才有过的气势,宋某有些技痒,特来切磋一二。”

    “哦,这是孩子被打找家长了么?”陈默可不会对宋智留面子,你都把宋缺拉来找我单挑了,虽然叫切磋。

    宋智闻言怒哼一声也不言语,在一群小辈的注视下,更是臊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堂堂地剑宋智,宋阀的二号人物,今日居然被如此挤兑,奇尺大孚乚!

    宋缺在主座上坐了下来,挑了挑眉道:“我宋缺向来是帮亲不帮理,你待如何?”

    陈默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表情:“这种情况,就要用拳头说话了。”

    “老夫久未出刀,今天就拿你这个后辈试试,免得有人不知长幼,不分先后。”

    “达者为先,想不到宋阀主也是俗人!”

    两人言语间不断的交锋,旁人也没有参与,气机交锋从见面那一刻就开始了。

    “那就让宋某试试你是不是走在老夫前面。”

    “宋阀主,不会是想拆了这会客厅吧,其实我是不介意的。”

    “随我去后山一试!”宋缺被顶得微微一窒,起身放言道,接着提刀缓步出了客厅。

    “走着!”随着宋缺的离去,陈默也招呼其他人道。

    越过重重院落,一行人终是来到了后山禁地——宋缺的修炼之所。

    这里是一个小山谷,只有一条道路通向外界,山谷之中刀痕遍布,刀意纵横,此地便是所谓的磨刀堂。

    陈默讥讽宋缺占地利之便:“宋阀主,果然找了个好地方。”

    “你可以转身离开,宋某从未强求过人。”

    被多次挤兑,宋缺直言爱来不来,不来就滚。

    “我还是想试一试天刀的刀是不是钝了。”

    “放心,是那个某会手下留情的!”

    呛啷!

    长刀出鞘,斜指地面,刀面上黑幼黑的光泽,吐露着此刀就非凡品!

    嗡!

    陈默虚空一握,抓出了一把方天画戟,焰火流光,血色莹莹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这出场逼格完爆宋缺的长刀好几条街。

    陈默的武器更多的像是艺术品,宋缺的朴素长刀才是日用品,然而没有人敢忽视两把武器上的凌然威势。

    “宋阀主,请了。”

    两人又不是不死不休,抄起刀子就上,开打前还是要打声招呼的。

    “请。”

    宋缺回礼,即是切磋,对于对手的不尊重,便是对于自己的不尊重。

    叮!

    一声金属颤音,两人同时出手,长戟和长刀碰撞在一起!

    随着颤音的消散,气氛一瞬间凝滞,接着便“叮叮叮”是如同雨点砸落地面的颤音想起,连绵不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