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巨鲲帮
    随着张子悦那张长满褶皱的老脸慢慢的恢复光泽和弹忄生,不再是那副苍老的样子,恢复到四十多岁的模样。

    晋级结束后,张子悦一把跪倒在陈默跟前:“张子悦愿为姑爷效死。”

    张子悦直接献上自己的忠诚,对于抬手间赐予自己新生的姑爷,张子悦实在是找不到其他来报答对方。

    陈默悠然起身,弹了弹衣服上不存在灰尘,慢悠悠的开口“那么你们呢?”

    胡萝卜加大木奉,想来是最好的管理手段!

    “愿为姑爷效死!”全员迅速站起,高喝道。

    “聪明的选择。”

    说完,陈默大手一挥,开辟了琉璃界的通道,早已待命的西夏士兵小队和琉璃九部的部众来到外界,听候陈默的差遣。

    “他们将会对水龙帮进行统合,并进行军事化训练,你只要协助就可以了。”

    “是!”

    至于接下来的烂摊子,就交给接受了新思想的手下搞定了,训练、改革、教育、洗脑统统不需要陈默操心。

    一切都安贡献点来,药物、装备、功法、奢侈品等等,而张子悦的生命宝石也算是提前支取,如果他想获得更多,就不得不去做任务了,日常工作也算,不过贡献点收获相当可怜。

    离开驻地,王语嫣话匣子就打开了:“相公你真坏,把他们唬得一愣一愣的。”

    “那也是语嫣配合的好!”

    “恐怕之后,他们都会将我当成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了!”

    “俗人的眼光,又何必在意呢。”

    “将他们推到绝望的边缘,再出手拯救他们,才会留下深刻的印象,无论是怨恨还是感激。”

    说的得真好听,还不是恶趣味作祟,最为帮主实在是太过懦弱了!

    来到张子悦为陈默准备的庄园,在这里住了七天,听取着手下的报告。

    先进的规则,加上高执行力度,一个礼拜下来,水龙帮帮众的精神面貌已经焕然一新了。

    有了追求,有了盼头,有了目标,此刻的水龙帮众已经大不相同了,在陈默的平台下所有的东西都能够靠实力获取,轻轻松松就获得了底层的支持,有时候最为底层的缺的就是一个机会,隋末还是世家掌控的时代,的上升机会少之又少,。

    而作为领导者,反而不是陈默所看中的,毕竟天龙世界接受过洗脑教育的人,都比这些人强。

    陈默准备收服南方所有势力,然后以南击北,一波带走北方诸雄。

    虽然历史上以南伐北鲜有成功的,不过作为穿越者,这个都做不到,还不如回家种地去!

    前去扬州,不过是出于长生诀的好奇。

    而胡建浙江,才是陈默布局的第一站,云玉真反而是个添头,无论是纯洁还是氵良荡,都不是陈默在意的。

    收拢了水龙帮,接下来就要对付云广陵的巨鲲帮,此时云玉真的父亲还未遇刺身亡,她自然还未接掌这一方势力,还是一个水女束女嫩的小姑娘。

    水龙帮、海沙派、巨鲲帮这三个帮派,将浙江和福建两地沿海势力划分走了。

    水龙帮因在榕城靠近宋阀,所以倒向了宋阀。

    巨鲲帮势力分布在浙江背部沿海,投进了宇文门阀的麾下,毕竟宇文阀的根基在江都。

    卡在两者间的巨鲲帮,则是谁也不投靠,在夹缝中挣扎求生,这也是云广陵最后被刺杀的原因。

    巨鲲帮将是与宋阀协作后,吞并的第一个势力,陈默可没天真到仅仅凭借自己的忽悠、交易就能将一方势力掌控。

    要是真这么认为那就真是脑子抽了,与人结盟,需要的情谊、喜好、利益,但是势力与势力之间,只有利益了,联姻什么么的只不过是加强纽带,要翻脸时照样翻脸。

    七天后,张子悦留下坐镇,陈默带领帮中挑选出来的精锐,北上攻打巨鲲帮。

    虽说大家都是海上帮派,不过根基还都在陆地,让精锐稍稍化妆后,化整为零,北上而去。

    为什么明明有着方便带人的小世界,却要让他们自行行动?我这是找了一批大、爷呢,还是手下?

    巨鲲帮总部坐落于永嘉郡(温州),这次迎来了一波不速之客。

    一年约三旬的精壮汉子慌慌张张的冲进了议事厅,砰的一声,不顾门卫的阻挠,冲开了议事厅的大门,打断了在场之人的商议。

    高坐主座的中年男子额头青筋暴跳,咔嚓一声捏碎了手边的精致茶杯,深吸一口气强压下被打扰的怒火,喝问道“卜天志,什么事这么慌张,我不是说过没什么事不要前来打扰么。”

    卜天志当然清楚,要是没能拿出干货,迎接自己的将会是怎样的狂风暴雨,急切道:“帮主没时间解释了,水龙帮打上来了,兄弟们已经坚持不住了。”

    “我们边走边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云广陵也不是不分轻重之人,能坐上一帮之主,在两方势力下挣扎求存,怎么也是有点能耐,不可能是一个纯粹的草包。

    不等云广陵跨出大殿,就有一道戏谑的声音传来,可是听在众人耳际,却是心都凉了下去:“不麻烦云帮主列队欢迎了,我们自己进来了。”

    “你是谁?我不记得水龙帮有你这号人物。”

    云广陵皱眉问道,他当然看的出来出声的陈默便是这亲人的领头人,不过两个帮派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水龙帮是什么样,作为竞争对手的他们可谓一清二楚。

    然而搜遍自己的记忆,怎么都无法对上号,即使宋阀也没这号人物。

    “我是谁并不重要,现在我来接管巨鲲帮才是最重要的!”

    “放肆!”

    “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嫲!”

    某些问候全家女性,aaaa你祖宗的满嘴喷粪的被自动屏蔽了,反正是一群死人了。

    陈默冷冷的扫了眼,屈指轻弹,六脉神剑气自指尖身寸出,流光一闪而逝。

    “啊——”

    惨叫声想起,在场之中叫嚣的最为活跃的,被剑气洞穿四肢,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已经哑火了,这种不会看形势的傻货,死了也是白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