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胡萝卜加大棒
    “呛啷——”

    此刻,随行之人才反应过来,或扌犮出剑,或拿起刀。

    只是武器出鞘之后,他们就后悔了,赵泰死的太快,拔刀助阵已经毫无意义了。

    除了真正的死忠,没有人会为一个死人拼命。

    所以他们现在面临了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到底是上还是不上?

    无需他们考虑,下意识的动作,已经决定了他们的命运,毕竟陈默这回是来立威的。

    剑气激射,将跨出一步之人全数斩落于地!

    王语嫣的修为令张子悦无地自容,杀伐果断更是令他胆寒,这回来的都是狠人呐!

    还好自己老了,不似年轻人般拥有野心,只是想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没有了争权夺利之心,只要抱紧大腿就好。

    “当啷当啷!”

    武器掉落地面的声音,赵泰系的水龙帮众都被这疯狂的杀速度惊呆了。

    本来落在后面,未进大厅的张子悦系帮众也目瞪口呆,这是哪里来的杀神,太恐怖了!

    “张帮主,让人清理了吧,尸体躺在这里多不好!”陈默指着血流成何的大厅道。

    “来人,把尸体抬出去喂鱼!”张子悦也是有决断之人,立马吩咐下去,不过说不得心底念叨几句——人都是你让人杀的,当时看你下令是,没那么矫情,现在装模作样。

    接着,陈默有朝屋外的水龙帮众道:“各位既然来了,都进来吧。”

    一群人战战兢兢的落座,最为无奈的还要属没有被王语嫣杀死的赵泰系帮众了,完全处在煎熬之中。

    “各位弟兄,我先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宋阀大小姐,这位是二小姐,这位是大小姐的夫婿,至于这位...”张子悦指着王语嫣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而陈默这边完全没有接话的意思。

    “大小姐好,姑爷好,二小姐好!”

    呵,原来是宋阀的大人物,赵泰这回死的不冤,惹谁不好,这回踢到铁板了吧。

    陈默等人身份被公布后,众人心底的愤怒情绪消解大半,以下犯上在哪里都不受待见。

    或许人活着,大家还会声援一下,但是为了死人得罪狠人,这个狠人还是顶头上司,这回就是来立威的,新官上任三把火,为死人出头显然不可取。

    称呼叫的是相当诚恳,不过畏惧情绪过多。

    “各位,我要掌控水龙帮。”陈默端起茶杯,装模作样的吹了吹热气腾腾的水面,轻押一口茶水道。

    听见此语,在座水龙帮之人都是面面相觑,见过各种手段夺权的,没见过这么硬来夺权的,你确定你的脑子没被驴踢?

    信不信我们阳奉阴违把你轻轻松松玩到死,陈默话刚说完,就被打上了眼高手低的标签。

    同时在场之人也想好了对策,以后只要不正面冲撞就行,真为死去的赵泰悲哀。

    “张帮主,我这里有有粒药,不是我信不过你,为了妥善起见,麻烦你做个表率吧。”

    陈默拿出了被药衣包裹的小块生命宝石置于桌面,嘴上的话确实让原本心底嘲笑他的人心彻底凉了下来,不以为然的神色迅速收敛,这人真是狠绝,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刚才光顾着嘲笑他做事幼稚,全然忘记了这货都是个狠人呐!

    倒不是没有想过反抗,但是看着正在扌发弄纤纤玉扌旨的绝色少女,他们的心就凉下来了,愤懑的情绪如氵世了气的皮球,干瘪了下来。

    实在是对方杀翏戈的速度太过惊悚了,估摸着全员反抗,能够逃跑的不过半数,只有一半不到的生存率,他们不敢赌,也不想赌,赌注太大了,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张子悦心情沉重的接过药丸,还没入喉就有一股刺鼻的药味传来(无良的陈默放入了魔鬼椒,而大航海时代之前,辣椒只有美洲的墨西哥地区有。)。

    看着被夹在食指和中指间的小药丸,张子悦强行按捺住将其丢飞的冲动,颤颤巍巍的放入了口中,双眼一闭,咽了下去。

    药丸入口,张子悦面色突然涨红,喉结滚动迅速咽了下去,心底是一片苦涩,同时对于死去的赵泰更是怨恨,要不是你乱来,让人扌爪住了痛脚,借题发挥,自己也不用遭受这等罪。

    老夫多年来对于宋家可谓是尽职尽责,没想到到头来竟是落得如此下场,宋家打算如此掌控势力,吃枣药丸。

    堂堂天刀怎会走此臭棋,找了这么一个女婿,视线瞟过大小姐、二小姐,却根本找不到一丝同情或怜悯,嘴角翘、起脸上噙满了冷笑,这种表情看得张子悦心彻底的凉了下来。

    面色血红的张子悦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感受着进入胃部的药丸,直冲脑门的火辛束辣过后,一股滚烫的热流从胃部扩展到全身。

    热流所经之地,原本的暗伤竟是在被修复,难以置信的张子悦暴睁双目,原本放在扶着扶手上的双手更是用力地拽紧,柚木质地的扶手已经被捏的变形。

    于是在外人看来就是——张子悦服用药丸后,血色迅速爬上了体表(辣的),接着双目暴睁,颇有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又因为刺骨的疼痛紧紧、咬着牙关,双手却不由自主的捏紧。

    这副被折磨的惨样,看得帮众们冷汗氵岑氵岑,不过接下来的情况确实急转直下。

    随着暗伤的修复,张子悦的气势节节攀升,原来如同大山般横亘在先天与后天之间的阻隔,困扰他十多年的瓶颈不攻自破,这一点修为最弱的帮众都感受到了。

    一举踏入先天之境,张子悦如同海绵一般吞吐着天地间的灵气,大厅之中顿时刮起了一道旋风,

    原本心情忐忑的帮众,看到这个情况,听闻过后天晋级先天的他们,哪里还不明白,刚才的根本不是毒药,就算是,大家也都会舌忝着脸上去讨要。

    知道晋级禁、忌的他们,也没有发出声音,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

    阻人成道如杀人父母,就算他们真的有胆做,估计没来得及实施就被那女杀神给洞穿了头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