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傅采林
    不过,宋缺表示既然都在高句丽旁边了,何不去找傅采林切磋一二,以此来做磨刀石,化作自己进步的养料。

    既然便宜岳父发话了,人家难得出来一次,陈默也不能恶了他,于是转道棒子半岛,准备对天下三大宗师之一的傅采林动刀。

    现年,因为隋朝内部烽烟遍地,农民起义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更是一星火燎原之势席卷天下。

    杨广的第三次征伐高丽再次因为猪队友的拖后腿,而宣告失败。

    而以弹丸小国之力,阻挡大隋军队一次,已是相当不容易了,何况现在已经是第三次了,不问可知现在刚刚送走瘟神的高句丽处境已经到了何种惨境,绝对不比引发农民起义的大隋好多少,十室九空或许没那么夸张,但是十室五空可能性相当的大。

    花费了一些时间来到棒子半岛,陈默收起了海船,独留自己一人在外赶路。

    因为民族仇恨的原因,陈默可不敢大张旗鼓的放出马车,边享受边赶路,看着高句丽那些仇恨的眼神,就知道,放出卫兵,麻烦不会小,陈默虽然不怕麻烦,但是这种无所谓的麻烦真的能避则避,毕竟底层民众都是受难者。

    于是,陈默只能默默含泪的迈开又又腿,在路上疾行,只留一串残影。

    傅采林奕剑阁的地址,陈默催眠了一个普通人,便知道了大概位置,就在平壤城。

    我该感谢高句丽人民崇尚汉文化么?差点没听懂啊!

    傅采林率领高句丽人民将隋朝侵略者(汗!)阻挡在平壤城外,而后便有了现在的奕剑阁。

    屡次率领义军抗击隋炀帝杨广入侵的傅采林,也成为高丽的民族英雄,在高句丽人心中,傅采林已是神而非人,充满崇高而神秘的色彩。

    所以即使陈默催眠了对方,依旧能够感受到对方言语间的敬意,对于英雄的住处,每一个高句丽人民都知道,虽然只是个大概。

    不过这点信息对于陈默而言已经足够了,比无头苍蝇似的乱来,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具体的信息道路平壤城再问。

    大唐世界,即使只是高句丽的城市都有近九丈,而城墙上那斑驳的血迹,那城墙上的碎痕,是战与火的痕迹,无不诉说着昔年的那场艰苦卓绝的战斗,想来要是没有那么高的的城墙,平壤城就破了。

    来到平壤城外,陈默闪身进入了琉璃界,虽然三征高丽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但是这里近乎是高句丽的腹地,对于汉人完全是仇视的态度,白天大大咧咧的躲过城卫兵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于是果断决定晚上再入城。

    夜,凉如水!

    “外面的朋友,既然来了,不妨进来一叙。”

    就在陈默抬头查看匾额上“弈剑阁”三个以汉文写就的字时,一道声音随风飘入耳侧。

    “轰!”

    陈默随手一甩,弈剑阁大门轰然朝两边打开,原本的门闸在那一甩之下碎成细沫,散落于地面之上。

    “主人邀请,岂有不来之礼。”

    大门氵同开,陈默龙行虎步的越过大院,看到一个长相略显砢碜的老者跪坐于大厅中央,身前放着一把剑鞘普通至极的三尺青峰。

    “傅采林?”陈默犹不确定,出声探寻。

    “阁下如此看人,不觉得很失礼么?”

    被傅采林说不懂礼数,陈默立马回敬道:“不好意思,本人对于阁下的长相实在是过于意外了。”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擦,有被一个棒子拿自己祖宗的话嘲讽了,真他娘日了哈士奇了。

    “师父!”*3

    就在陈默和傅采林扯着没营养的话时,傅君婥、傅君瑜和傅君嫱,三个异族美女组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联袂而来。

    在傅采林的的示意下,师姐妹三人来到他身后站定。

    看到陈默那赤示果示果盯着自己的徒弟猛瞧,傅采林一阵不舒服,皱了皱眉不客气的开口道“不知道恶客登门所谓何事?”

    “恶客,也是客,怎么不请我喝杯茶么?”

    站在师傅身后的傅君婥不满的开口“哼,没把你打出去已经十分仁慈了。”

    “大人说话,哪有小孩子插嘴的余地。”虽然觉得此地风景独好,但陈默还没浊液上脑看到漂亮女子就走不动路的阶段,直接顶了回去,更是气势一压,惊得三人齐齐后退了一步。

    “师父...”

    面对自家徒弟委屈的眼神,傅采林摆摆手示意不要说话,然后朝陈默一伸手,邀请对方说下去。

    “我来替人送战书,不知道贵为天下三大宗师之一的傅采林,敢不敢接?”

    陈默探手间变出一张帖子,随手一扬,飘向傅采林。

    “不用这么挤兑我,老夫已经过了争夺虚名的年龄了,比不得你们年轻人了。”

    傅采林没有去接飘过来的战贴,任由其飘落身前。

    “你退缩了?”

    “谁说师傅退缩了,随随便便的人都来挑战师傅,那我们还要不要做其他事情了?”傅君婥哪里能忍受陈默在这里贬低傅采林,立马出声争辩。

    对于处在脑残粉状态的傅君婥,陈默都懒得浪费一个眼神,拍拍衣服起身道“傅采林,要是你不同意,等我统一中原后,就把高句丽屠了!”

    杀气肆意的话,在陈默口中说出来如同吃饭喝水般那么简单,说完便转身离去,对于神色剧变的傅采林不在看一眼。

    傅君婥、傅君瑜和傅君嫱看疯子般的眼神看着陈默离去。

    “他当他是谁?”

    “就是就是,杨广都没办到,只要师傅在一天,高句丽就稳如泰山。”

    “说大话谁都会!”

    “师父?师父...”

    原本在嘲讽的三姐妹,看到被她们尊为天人傅采林弯腰捡起了掉落在地的战贴,薄薄的纸张不知为何会变得如此沉重,顿时不说话了。

    她们也品出了其中的不对劲,事情远没有她们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傅采林似是自言自语“哎,人家说的都是实话,不出意外,这中原天下就会入他之手。”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