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约战
    脑残粉就是这个好,不管你说什么他们都觉得是对的,就算傅采林说陈默必然能夺得天下,听起来如此荒谬,她们依旧没有质疑,开口询问起其它“那,师傅你为何不出手留下他?”

    “如果一个大宗师一心想跑,天底下没有什么能够阻拦对方。”

    “什么!”

    三人闻言,顿时咋呼起来,喃喃不可置信道“怎么会?”

    “所以为师才会说,这天下必然是他的,对方如此年轻,几十年后等老一辈故去,还有谁能够制衡?而隋朝已经日暮西山,只要他想追逐天下,还不是手到擒来?”

    “这也太年轻了吧,就算惊采绝艳的天刀宋缺,在这个年纪有没有这等实力。”

    傅采林翻开战贴,瞥了一眼,便随意一丢,连佩剑都不拿,落寞的起身,踏着沉重的步伐离开。

    见师傅离开后,傅君婥才捡起地上的战贴,就见里面写着——明日午时,城东十里处与君一战,署名宋缺。

    看到这里,三人已然明白,师父此去怕是凶多吉少,即使在脑残粉,也不会看低与她们师父同等级的强者,而宋缺算一个,刚才那人又是一个。

    即使对方只是掠阵,两个大宗师的压力可想而知,傅采林在这里就差了一筹,可是又有谁相信对方只是掠阵呢?

    他还能放任宋缺被杀?显然是不可能的!

    对方又以高句丽的百姓相威胁,压力更是重了数分。

    三姐妹目光交错悚然一惊,这是一个绝杀之局,可是为了高句丽的百姓,尊敬的师傅不得不跳。

    傅君婥把战贴往傅君瑜手中一塞,朝着陈默离去的方向追了出去,虽然力量微弱,但是总要为自己的师父做点什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把自己拉扯大的师父,一步步走向死亡。

    冲出弈剑阁后,傅君婥茫然四顾,在街道的尽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脚步一动,轻功运转,朝着那个方向飞奔而去。

    可是,等到傅君婥来到陈默刚才的位置时,已然失去了对方的踪迹。

    突然,傅君婥全身汗毛炸起,刚要有所行动,却是被一只大手按落,一道熟悉的声音自耳边响起:“姑娘是在找我么?”

    傅君婥被吓了一跳,却是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忿和怒火“怎样才能取消决斗?”

    陈默直勾勾的盯着傅君婥情绪激荡而高低起伏的硕大,别有深意道:“你觉得可能么?换一个!”

    我会说,爷眼巴巴的来送挑战书,就是为了等你们送上门来么!

    强忍住羞涩和屈辱,傅君婥直言“我要我师父活着,任何代价都可以?”

    “任何?呲!”陈默相当不屑的嗤笑。

    “我是认真的!”

    “那我让你杀了你的两个师妹。”

    陈默盯着傅君婥倔强的眼神,捏住傅君婥白女束女的下巴,抬起她错愕的亻肖脸不屑道“傻了吧,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

    似乎羞辱够了,陈默才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我要你们三姐妹,你可以回去商量一下,如果你们答应,明天傅采林就活着,如果不答应就准备好棺木吧!”

    傅君婥咬着嘴唇毅然决然道“我没有问题,只是师妹们的决定还是需要她们自己决定。”

    “我反正不急,同不同意在你们。”

    说罢,陈默一步跨出,已经在三丈开外,再度几步跨出,已经消失在了傅君婥视线之中。

    等人一走,傅君婥身躯晃了晃,刚才强自镇定的她在陈默的视线下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氵显。

    回想起那如山岳般不可揣度的气势,现在依旧心惊胆战,等对方离去后,心神一松,差点站立不住。

    且不提傅君婥回去后,会怎么抉择,陈默现在正面临众女的围观,坐享齐人之福的同时,也要付出点东西,肆意妄为什么,就会被合力惩治的,同时宋大宅男也参与了进来。

    宋缺颇有些不爽道“被你这么一搅和,明天我都没有出刀的想法了。”

    陈默双手一摊,一副你本来就在欺负人的表情道“去东瀛前就不是岳父的对手了,何况感悟天威之后。”

    宋缺捏着下巴考虑道“那要不,明天我不去了,等毕玄和傅采林一道,我来个1vs2?”

    陈默直勾勾的盯着宋缺半响,才憋出了一句“你真任性!”

    约战这种正式的事情,宋缺也不过是随便说说罢了,真要是不去了,江湖传言就会变成畏惧了,说宋缺怕了傅采林,名声算是彻底的臭了!

    第二天午时,等傅采林带着三徒弟如约而至,便发现山脚之下莺莺燕燕的围坐着一群人,在凉亭之中喝茶聊天,而昨日送信的男子正百无聊赖的躺在膝枕之上,享受着按摩。

    傅采林的眼神只是在这些人身上扫过,不曾过多的关注,此刻他的注意力都落在了两位正在下棋的丰神如玉的中年男子身上。

    傅采林皱了皱眉,毕竟亲眼见过宋缺,只是江湖传言有过对宋缺的描述——天下第一美男子,然而两者都各有这回不知谁是谁的情况下,只能朝着那气势不凡的不确信道“宋缺?”

    以傅采林大宗师巅山夆的修为,明显感受到对方刚刚突破到大宗师没多久,这样前来挑战明显有点不自量力了,看来所谓的天刀不过是江湖传言罢了!

    被傅采林叫道的“宋缺”放下了手中的白子,拱了拱手“无崖子,久闻傅采林大名了。”

    没被叫到的中年帅哥同样放下手中的黑子,拿起了膝盖上的长刀起身道“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宋缺是也。”

    傅采林在听到无崖子说自己不是宋缺之时,一颗心就沉了下去,再听闻那个似乎没有修为的大帅比说自己是宋缺后,一颗心更是沉到了谷底。

    宋缺修为自己居然没有感受到,兴许是自己大意了,那也表明对方实力不比自己若,而那个送信之人的气息今天也感受不到了,显然不会是失去修为了,还有一个陌生的新晋大宗师!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