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议杨广
    傅采林就比较悲剧,此刻的他已经面如金纸,显然受伤颇重,不过看得出来,只要好好疗伤,离死还有一大段距离。

    还好宋缺因为对于实力的自信或者说马乔傲,没有如同祝玉妍折磨鲁妙子一般,留下附骨之疽的真气折磨对方,否则以傅采林现在的状态这是离死不远了。

    从刚才的交手中,陈默算是看出来了,这个世界想要破碎虚空,仅仅是力量强大是不够的,还要引动一定的天地之力。

    而陈默全力一击,可以说威力远超宋缺,却无法引动虚空破碎,那是因为精神境界不够。

    想想也是,光是力量强大,就能粉碎空间,核弹的威力够了吧,怎么不见天空中的太阳把自己玩没?

    对,力量达到一定程度是可以轻松的破碎虚空,但是显然仅仅是核聚变做不到这种程度。

    显然,宋缺和傅采林都借助了天地之间的力量。

    看着被搀扶着的傅采林,陈默递出一瓶丹药道“这丹药对疗伤有奇效。”

    傅采林捂着月匈口艰难道“咳咳,多谢了,咳咳...”

    示意傅君瑜接过后,又对宋缺道“多谢宋兄手下留情。”

    “些许小事罢了,宋某也验证了所学。”

    宋缺云淡风轻道,当然在旁人开来就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完全没有顾忌傅采林的面子。

    傅采林涩声苦笑道“咳咳,倒是老夫坐井观天了。咳咳...”

    傅君婥边不断的输入真气,为傅采林梳理着伤势,便劝诫道“师傅,不要说了,我们回去疗伤吧。”

    “嗯,快回去疗伤吧。”

    陈默也点头道,不过就在傅君婥抬步之际又道“疗伤照顾人,用不着三个人都去,傅君婥留下吧,其她两人等你们师傅伤势恢复后,来中原找我报道,否则...”

    否则什么没有说,不过在场之人都清楚这其中的含意,傅采林痛苦的闭着眼睛,腰杆弯的更低了,在另外两个徒弟的搀扶下离开了。

    在莫大的屈辱下,即使咬破了嘴唇,也不自知,狠下决心没有回头,他怕自己一旦回头就走不动了。

    如同女儿一样养了二十多年啊,其中的亲情岂是说割舍就割舍的,可是为了高句丽,由不得他这么做。

    高句丽真的不能再承受第四次战争了,在其位谋其政,作为高句丽的英雄,他不得不做出某些抉择。

    傅君婥闻言身形僵立在原地,该来的总会来的。

    也没有怨恨什么,只是朝着傅采林离去的方向跪倒,朝着傅采林的背影拜了三拜,没什么恩断义绝之类,只不过是告别罢了,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踏上这片土地,还能不能再次见到师傅。

    目送师妹和师傅消失在视野中,傅君婥才慢慢起身,原本精致的面容上挂满了泪痕。

    回首间,却发现此地只剩下了那平凡男子坐在原位,其他人已然消失无踪。

    傅君婥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相当自信的,她不觉得所有人都能悄无声息的离开,即使自己当时神情不属。

    “走吧,随我回中原,”

    就在傅君婥猜疑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才出现这等诡异状况时,陈默开口朝着南方走去,这是打算来到海边后,直接乘船南下,不打算靠着两条腿赶路了。

    看到傅君婥只是跟随自己的步伐,气氛有点沉闷,陈默不由的开口道“你觉得杨广这人怎么样?”

    “昏君,暴君!”

    “也对,在你的力场上来说的确如此。”陈默点头,肯定了她的说法,不过又道“不过不得不说,这厮虽然混蛋了点,但是他做出的事情足以让他青史留名了。”

    “哼,不过是遗臭万年罢了。”对于杨广,作为被征伐的高句丽人,傅君婥可没有半分好感。

    “就事实而言,应该是毁誉参半,然而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大隋被推翻后,绝对会把杨广塑造成继商纣王后又一昏君。”

    “难道不是吗?杀兄弑父,贪图享乐,重用佞臣,好色如命,好大喜功。”傅君婥可不会对杨广有什么好的评价。

    陈默轻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你还是一个单纯的人呐!对于生于帝王之家的人而言,亲人反目不是很正常么,最是无情帝王家,难道你会不知道?”

    “至于贪图享乐、好色如命,更是一个笑话,作为万里疆域最为尊崇之人,这点行为难道就过分了。”

    “狡辩,杨广现在的形势就是最好的证明,他差不多接近穷途末路了。”傅君婥一脸快意的嗤笑。

    “嗯,的确,本是一个雄才大略的君王,结果被他自己玩脱了,走到了这种近乎不可挽回的地步。”

    不过有句话陈默没有说——除非遇到穿越者,否则绝对抢救不过来!

    不过既然是穿越者,除非穿越成了杨广,一般还真不会帮杨广平定天下,难道你还想有人在自己头上拉屎?

    “杨广失败的地方是用民过重、急功近利,太想建立伟业了,这是表面上的说法。其实就是他动了太多人的利益,开科举,动了门阀世家的利益;不惜劳力,开挖运河,不惜国库,发动战争,受苦的还是百姓,这里动力了底层百姓的利息。”

    “哈,分开来说,他的那些行为都足以让一个王朝传承百年,结果却是愣是把一个王朝的顶层和底层都得罪完了,还有什么原因不败亡的?”

    边走边说,几十里路程在两人脚下一晃而过,来到海边后,在傅君婥目瞪口呆之下,陈默放出了琉璃界中的海船,将对方往琉璃界一塞,踏上了归途。

    又花费了大半个月,陈默一行旅游团算是回到了扬州。

    虚境的宋缺做的第一件事竟是去见了扬州双龙,看过对方资质后,在扬州住了下来,打算将两人收为徒弟,对于看过原著的宋缺而言,双龙都是可塑之才,不过是三观不正罢了,他相信他的棍棒教育下,可以纠正的!

    见到宋缺这种做派后,陈默只能负起担子,理一理近来的变化,听闻了手下的报告,在首脑离去的时间里,没有出现乱子,不是说他们没有想法,而是有点远见的人都知道把握当下是最重要的。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