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隋帝
    “秽土转生、亡灵黑经、七龙珠、某不靠谱圣杯,当然要是你有能力逆转时间,也可以!”

    以上方法就是陈默知道的,都是对于死了很久都有效的方法,至于复活刚死之人,圣心诀修炼到一定程度都能做到,还有找主神复活陈默没说。

    当然,以上方法都是有前置条件的,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办到的!

    看着石之轩一脸懵逼的表情,陈默也没有解释的意思,食指不断的敲击在桌面之上,他在等石之轩的选择。

    话说虽然因为主神的降临,主世界网上有平推古代世界的攻略,但是却没有那些具体的某某某人物攻略,这些后面都有注解——主神拍卖行编号xxx,显然轮回者打算是换取利益了。

    这本就是奇货可居的事情,如同双修功法,神通功法,只要不是大路货色,都无法在主世界网络上查找到。

    石之轩不是笨人,恰恰相反,他的才情让人惊叹,是天下有数的聪明人,所以才有碧秀心以身饲魔,所以等他冷静下来后,便明白了对方的打算“不知道要石某做什么,才能将秀心复活?”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对方在忽悠自己,但是有些东西即使只有一丝希望,他都想要去尝试。

    “不是我要你做什么,而是你需要做什么努力!”陈默说完眼见石之轩皱眉不语,开口解释道:“以上我说过的方法都却是存在,但我还没有获得,我只是给你一个机会去获得这种方法,去弥补你自己的过错。”

    “你这是打算空手套白狼咯!”

    “没有我,你连机会都没有!那么你的选择是?”

    “我还有选择么?”石之轩自嘲的笑了笑,只要有一丝可能,他都愿意去尝试,无论是哪个人格!

    “欢迎加入,那么会有人为你解释这一切的!”

    陈默琉璃界一开,率先走了进去,石之轩见状心脏跳动瞬间快了数分,虽有疑虑却是面无表情的跟上,以对方如此手段,对于对方的所言的复活从一成上升到了七成。

    “为石之轩解释一下!”陈默将通道开在神殿之中,见石之轩到来后,吩咐了一句,便瞬移离开。

    既然目的达到,事情谈妥了,也就没有必要在亲力亲为了。

    第二天,接受了大堆信息冲击的石之轩,披着裴矩的马甲前去朝见杨广了,现在的第一要务便是一统中原然后传教收割信仰之力,而裴矩这个马甲显然还有用。

    陈默则是开始了悠哉悠哉的等待,等待杨广步入绝望的深渊,然后再裴矩的安排下前去见见这位隋末帝王。

    第三天,原本围而不攻的突厥人,终于做完了云梯等简易的攻城器械,开始擂鼓攻城。

    原本就如同惊弓之鸟的杨广和众朝臣真的被吓到了,这是裴矩扌延身而出,担当起指挥调度指挥的重任,开始有序的指挥着士兵们踞城而守。

    还好这里是天下雄关,物资和粮食囤积的足够,只是士兵终究是人,精力终究有限,伤亡也在不断的增加。

    于是第七天开始,终究出现了疏漏。

    原历史中杨广有向始毕之妻、隋义成公主求救,然而因为陈默的存在,有着石之轩传递的消息,那些派去送信之人被丢进了琉璃界。

    围困在雁门关的杨广实际上只能等待援军,但是这又不是信息畅通的现代,一个通讯就能知道援军在何地,还有盼头。

    此刻的他们简直是度日如年,于是我们的裴矩裴大将军(因为作战有功,而被升职了)便将陈默带到了杨广身前。

    数丈的龙台上,已经没有了平时的莺莺燕燕,只有两位年轻靓丽的嫔妃侍奉左右,不过两女的脸上美丽平时的艳光四射,只能看到强颜欢笑,显然对于当前的状况她们也相当担忧,杨广眼见裴矩带着人到来,死鱼眼看了眼陈默,一脸不信的开口问道“裴爱卿,这位就是你说能为朕解决当前麻烦的高人?”

    “启禀圣上,正是此人。”裴矩双手作揖之后,后退一步,将前方的位置让给了陈默(隋朝似乎没有跪礼)。

    斐蕴见近日来裴矩独揽大权却是心生嫉妒,眼见来人竟敢直视当今圣上,甚是无礼随开口大喝道“大胆草民,见当今圣上为何还不见礼!”

    然而陈默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斐蕴三尸神暴跳,对方甚至连眼尾都没要扫自己一眼,但是斐蕴依旧看到了那种看待蝼蚁般的轻蔑笑容。

    就在斐蕴打算继续指责之时,杨广摆了摆手“斐爱卿,有本事之人有些怪异的脾气也是理所当然的。”

    当然潜在意思便是没本事就等着被处理吧!

    杨广的脸色苍白泛起病态的红晕。年纪看来只有五十上下,膊头高、耸,虽穿起鲜艳的九龙袍,头顶高冠,却给人似穿了寿衣的颓废感觉。

    陈默盯着杨广那满含倦意的眼神道“隋帝杨广?”

    杨广略显怪异的打量了下方之人,怎么看对方都是汉人,正了正坐姿“堂下何人?唤朕何事?”

    “墨家陈默,来看看隋朝的气数。”

    杨广双手下压,示意其他人不要说话,饶有兴致的盯着所谓墨家之人道“哦,魔门之人?那你现在又有何结论?”

    陈默摇了摇头“与魔门无关,是辅佐秦始皇统一六国的墨家,而非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的墨家。”

    “两者之间有何区别?”

    “一个是当世显学,曾经的三教之一,一个是丧家之犬,无法现身于光明之下。主脉于秦灭齐之前避世不出,而旁支游、走于世间。”

    “你的意思是你便是那主脉的传人。”

    “墨家巨子嫡传,千真万确。”这里是真的没有说假话,当然是后世的墨家。

    “既然你的身份已经清楚了,那你对朕的大隋又有何看法?” 》≠》≠,

    “气数将尽!”

    陈默说出这四个字时,一直盯着杨广的神色变化,倒不是怕杨广突然翻脸无情,而是想要看看,王座之上的男人是不是已经昏聩到了明显的事实都已经看不清了。

    “大胆!”

    “放肆!”

    “来人,把这狂徒压下去!”

    “裴矩,看你带来了什么人!”

    陈默不露声色的看着一群看不清形势的小丑们在那里跳脚,努力的在杨广面前表现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