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道不同
    北周也是鲜卑人宇文家所创,因此实际上,所谓的宇文家,李家,独孤家,全部是胡人!

    自五胡起,西魏,北周,隋,唐,其实都是胡人治国掌天下,日后的元清,只是没有融和完全,或者年代太近,因此才落个夷人政权的名声。

    而人人忽视隋唐的胡人本性,其实就是从李世民开始彻底进行愚民政策,修改史书,引导舆论而得,当然,唐朝的丰功伟绩也使这个政策得以成功。

    而在这个时代的现在,南方对北方根本没有好感,称他们为夷种,非我华夏衣冠,因此事实上,陈朝的灭亡,就是历史上第一次汉族的真正灭国,要知道,晋朝还有半边江山在南方得以延续呢!

    想到这里,他就彻底明白了,为什么隋炀帝会逃到南方去?不但是因为突厥几十万军围困雁门,显示了关陇军事集团和胡人的联盟,更因为二百年来,在北方掌握军政大权的关陇军事集团的仇恨和对立!

    偏偏南方汉族,又不真正接受杨家,毕竟杨家以前一直是作为胡人臣子身份出现的,因此二面不讨好下,隋炀帝走投无路。

    当然,其实隋炀帝留在长安,仍旧可以掌控半边局面,不过,这并不是他的选择。

    果然,其实在北方,汉人想崛起,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真正的实力不在于胡人门阀比如李阀在明中表现的实力,而在于同出于胡种而紧密联系!

    任何汉人在北方白手起家,对抗这个超级胡人网络,只有身死军灭的下场!

    只有尽快统一南方,集南方之力,才能有资格和北方胡人一教高下,才能以南统北,恢复汉族的江山,好吧以上都是普通穿越者的思路,对于陈默这个挂逼而言这些都不是问题。

    当宋缺看到调配出来的黑火药,制作出了炸药包和手雷之后,老怀大慰,转身磨他的刀去了,对于火器而言,冷兵器在她面前,一切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手榴弹也不需要多先进地,搞个粗竹筒灌进掺着铁珠、铁钉、石块地火药,压实之后装上引线,密封好。使用时点着了扔出去,炸不死人也能把人吓死。对付骑兵光那爆炸声,就能把战马惊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嗯,挑一批三流武人出来,将他们训练成专业掷弹手。以他们地臂力和准头,扔手榴弹、炸药包那得有多带感啊!那准头,那覆盖范围!

    有了炸药、手榴弹、大炮,就算用步兵对骑兵。也很有搞头哦!

    “咳咳,本人对于你的帝王之道不敢兴趣,我只是来解除下自己的疑惑。”陈默出声打断道,困扰杨广的问题,在挂逼看来都是小问题。

    “哈!!!”

    杨广此刻脸色一阵红,一阵紫,变换的相当精彩,本以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志同道合之人,接过对方突然道——我只是闲得无聊,陪你扯淡而已,从来都不是一路人,不过是自己自作多情罢了。

    原本以为杨广听到这话后悔怒不可遏,结果神色变幻后,颓然的躺倒在了龙椅之上,“你这是来羞辱朕的?”

    “不,我的目的已经达到,我已经心境通明。”

    “武道?”

    “对,以武为道,不断前行。”

    “果然道不同!”

    “那么隋帝,陈默告辞,外面的危机就当是此次的报酬了!”

    说完陈默转身离去,玉石座位自上而下化作砂砾,铺散在石板之上,后方却是传来杨广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

    说不出的苍凉,道不尽的苦涩!

    杨广和众大臣所待之地本就里城墙不远,陈默出了大殿后,不在理会外边守卫之人,凌波微步催动,身形立刻化为数道残影消失在原地,朝着城墙奔去。

    数息之间,陈默已经来到城墙之上,斑驳暗红的血迹,城墙下方则是擂得震天响的战鼓和时刻准备待命的突厥人,疲兵之计么,打得好算盘。

    来到城墙后,陈默并没有打算停留,视线扫过下方,找始毕可汗的大帐后便来到城墙边缘,脚下一踏越过城墙,凌空跃离,身形飞越数十丈距离后,翩然落地,右手一张流火已然出现在陈默手中。

    石之轩自陈默离开大殿后,视线一直不离,他想看看对方到底打算以和手段解此次之围,解果看到对方跃下城墙,手中、出现一把方天画戟后就已经猜到了——擒贼先擒王,或者叫斩首战术。

    相当无脑,却十分有效的战术,他自己也可以办到,不过这么明目张胆,石之轩无法保证自己能击杀始毕可汗并全身而退,对于自己办不到的事情不得不佩服对方的勇气与实力,如果不是自己投靠了对方,绝逼会骂对方一句无脑!

    某侍卫报告道“哥舒将军,有人从城墙上跳下来了。”

    “无妨,不过是受不了压力,自杀寻求解脱罢了。”

    “可是...”

    侍卫还想继续说什么,却是被哥舒将军噔了回去。

    “报——,哥舒将军,那隋人朝我军冲来。” c≡c≡

    “杀!”

    哥舒翰不爽的一拍桌面下令道,骂骂咧咧的起身离开军帐,他要看看来人冲撞军队后万箭穿心的凄惨下场,玛德,今天自己当值,出现这么个破事,兴致都没了!

    只是等哥舒翰来到阵前,却并未看到预想中插满箭簇的尸体,而是一个手持大戟悠闲漫步而来的隋人。

    箭支不断的自箭袋中掏出,拉弓上弦朝着对方激射,即使只是数万人的部队当值,拉弓开箭之人不过近万,然而密密麻麻身寸出的箭支依旧把对方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覆盖到了。

    只是所有人都看到了,箭支在临近对方一丈后就改变方向,自对方身侧滑开,而对方就这样悠闲的踏步而来。

    对于真气充盈到极限的陈默而言,带偏这种程度的攻击所造成的斗转星移的消耗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在拿到大氵皮烂大街武学后,陈默便把斗转星移、乾坤大挪移和移花接玉糅合在了一起,现在的斗转星移就是三者的升级版,因为名字比较符合自己修炼的功法,就用斗转星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