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飞马牧场
    “很感谢当年无崖子道兄的援助,替鲁某拔除了天魔真气的困扰,近些时日来不用遭受痛苦了,不过老夫的时日无多了,只是想安安稳稳的度过接下来的时光!”

    “那么你觉得天下将乱,你女儿能守住她的一亩三分地?”陈默剑指鲁妙子软肋道,

    鲁妙子奇怪的斜了眼眼前之人“听无崖子道兄说,你是色中饿鬼!”

    闻言,陈默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被岳父背后这么说,让自己面对有漂亮女儿的鲁妙子如何自处,这不是摆明自己打着人家女儿的主意么。

    其实陈默现在的心态已经收敛了很多了,不在是当初穿越时那种**丝心态了,见到美女就走不动路,即使有御女心经在身,也没有见一个推一个,一切顺其自然。

    不过对于美丽的事物的收藏爱好却是变得大了,云玉真单婉晶等等就被收藏了,当然不是密室监禁play那种,而是收到了亲卫中,本就是钟灵毓秀之辈,陈默期待她们绽放光彩。

    在大唐世界真正有过关系的,也只有宋缺的大女儿宋玉华。

    陈默转移话题道“你说的这些都不是问题,你难道不想弥补自己的过错么?”

    鲁妙子说道这里时情绪明显低落了很多“老夫这么多年来,最大的过错便是辜负了青雅。”

    “石之轩在为复活碧秀心而努力。”

    “什么!”

    鲁妙子的震惊不比石之轩当日少,无论什么世界,复活这种事都属于丧心病狂的范畴,君不见狠人大帝为等哥哥转世,苦等了数十万年,结果唤来的却是一朵相似的花,闪电侠穿梭时空,却依旧不能阻止他母亲死亡。

    大唐这种低武世界,也是如此,人死不能复生,当然火影七龙珠这种被复活玩烂了的世界除外。

    对于古人而言,复活这种事更加的不可思议,神魔鬼怪怪力乱神,在蒙昧的古代更有市场,忽悠起人来更加顺利。

    “我给了石之轩一个希望,而后他便朝那个方向努力了,”

    陈默直视鲁妙子,悠然开口道。

    鲁妙子惊疑不定的开口道“这么说,你真的能做到?”

    谁都不会立刻就相信随随便便一个人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他们对此都抱有期盼这是不可否认的,特别是石之轩和鲁妙子这等用情至深的人,黄药师也算一个。

    陈默微微一笑,不做解释,只是空间通道一开,把鲁妙子送进了琉璃界,有些东西自有人为他解释。

    没了鲁妙子,陈默自是不愿意在这里多待,转身准备拜会一下美人儿场主。

    原本是没有这个想法的,只不过你鲁妙子居然都这么说了,不祸害你女儿就显得过意不去了。

    只不过这回就不能贸贸然的跑过去了,咱现在怎么都是名满中原的人物,与三大宗师齐名的人物,怎么都不能自掉身价,而鲁妙子只是一人,便没有这种顾虑了。

    虽然陈默不是很在意这些虚礼,但是人家在乎啊,毕竟是来有所图谋的,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在竟陵郡西南方,长江的两道支流漳水和沮水,界划出大、片呈3角形的沃原,两河潺湲流过,灌溉两岸良田,最后汇入大江。

    这里气候温和,土壤肥沃,物产丰饶,其中飞马牧场所在的原野,牧草更特别丰美,四面环山,围出了十多方里的沃野,仅有东西两条峡道可供进出。形势险要,形成了牧场的天然屏护。

    当绕回山道,来到可鸟瞰牧场的山岭时,见到山下田畴像一块块大小不一的毯子,构成美丽的图案,不由心旷神怡,当时潜入,哪里有现在悠闲,看着这美丽的山水。

    在充满悦目色彩,青绿黛各色缀连起来的草野上,十多个大小不一的湖泊像明镜般贴缀其中,碧绿的湖水与青色的牧草争相竞艳,流光溢彩,生机盎然,美得令人屏息赞叹。

    无论从任何角度看去,草原尽头都是山峰起伏,延伸无尽。

    在这仿若仙境的世外桃源中,密布着各类饲养的禽畜-——白色的羊黄或灰色的牛,各色的马儿,各自优游憩息,使整片农牧场更添色彩。

    在西北角地势较高处,建有一座宏伟的城堡,背倚陡峭如壁的万丈悬崖,前临蜿蜒如带的一道小河,使人更是叹为壮观。

    当然,此美景下蕴含无限的杀机,建在各险要和关键处的哨楼碉堡,是保护牧场的屏障。

    峡道出口处设有一座城楼,楼前开凿出宽三丈深五丈的坑道,横互峡口,下面满布尖刺,须靠吊桥通行,确有一夫当关,万夫难渡之势。

    吊桥前后都有守卫,这样就可以防止突袭,只要吊桥一断,所有的突袭就成了浮云,飞马牧场便有了足够的时间来反应。

    吊桥前的守卫眼见有陌生人靠近,喊话道“来着何人,速速报上名来。”

    “墨家,陈默。”

    话音刚刚落下,人已经来到了吊桥前。

    如此诡异的身法着实让守卫一惊,握住刀柄的右手在惊吓过后条件反射般的扌犮出了一尺,明晃晃的刀光才让他找回了一点勇气。

    只是反应过来“陈默”两字的含义后,立马收刀入鞘,谦卑道“请您稍后,在下立马前去通报。”

    陈默摆摆手道“去吧。”

    和同伴打过招呼,守卫狂奔而回,前去传递消息,而反应稍慢的守卫,则是偷偷的大量这位新晋的大宗师。

    没人会怀疑有人敢冒充,人家数十万军中杀出来的威名可不是盖的,没有哪方大势力会闲的蛋疼得罪一位没有利益冲突(至少现在没有)的大宗师,他们可不想被对方杀上门来。

    而小势力,算了吧,飞马牧场不是他们的惹得起的,来这里招摇撞骗,胆肥了?而且对方仅有一人,和传闻相符,如果是假冒的,能够翻出多大的浪花来?

    约五分钟后,一位管事模样的人骑马飞奔来到吊桥前,翻身下马,马缰交由守卫,朗声开口道“不知墨者驾临,商震有失远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