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白清儿
    因为汉人代表了荣耀,汉朝将当时四大帝国之一的匈奴生生打残,封狼居胥山的豪言,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的气势。

    那时的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那时一汉挡五胡,那种马乔傲铭刻在了血脉里。

    放完狠话后需要面对眼前的情况,就是各个势力的试探了,陈默也布局的差不多了,也懒得在寻找棋子了,接下来就不用琉璃界,陪你们好好玩玩。

    “奴婢白清儿,见过墨者。”

    此刻,陈默面前一位二八年华、白衣白裙,如出、水芙蓉般的少女,正俏生生的站在下首,一举一动间散发着无穷魅力,世人心神摇曳,目光不自觉的被吸引过去。

    陈默一手支撑着脸颊,漫不经心道“收了你的女眉术吧,我不吃这一套。”

    “墨者,冤枉小女子了...”

    这时白清儿被陈默气势一压,脸色苍白的后退数步才站稳,而接下去的话自然说不下去了。

    “祝玉妍派你来干嘛?”

    在其心神激荡间,陈默用惑心术发问。

    “家师...”

    只是两字刚刚出口,白清儿就知道事情糟糕了,素手掩嘴也改变不了什么,心底暗骂一声老狐狸,笑靥如花道“家师担心墨者身边没有一个可用之人,特来让奴婢侍奉。”

    白清儿特地在“侍奉”两字加重了音,在配合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杀伤力十足。

    陈默装模作样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白清儿,在其即将到达忍耐极限只是才缓缓道“可以,以你长相不会辱没了侍女的位置。”

    白清儿被挤兑的捏了捏秀气的小拳头,强压肝火,莲步轻移,道“主人,奴婢来为您揉揉肩吧。”

    女束女、嫩的表现,还是一朵刚出师的水莲花,没有沾染上肮脏的尘土,还是扌延不错的。

    “右边点。”

    “对,就是这里,力道大一点!”

    “祝玉妍,派你来干嘛?不要敷衍我哦。”陈默靠在椅子上,指挥着白清儿按摩,开口问道。

    白清儿因为被陈默骗出了身份,节奏被打乱,计划泡汤仔细斟酌道“祝师说,墨家和圣门还是有一些情谊在的,所以希望主人加入圣门。”

    “既然是拉拢,总该有筹码的吧?”陈默闻着白清儿身上的清香,闭着眼享受着少女的按捏,虽然手法生疏,手指敲击着桌面发问。

    白清儿一狠心,钻进了陈默的怀中,纤葱玉扌旨在陈默胸口扌发弄“当然是人家啦,难道还不够么?”

    “你这是在玩火!”陈默看着把身体的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的少女,平静的开口道。

    白清儿双手圈住才陈默的脖子,足夸坐在陈默小腹之上,温润的吐息吹拂在陈默脸上,摆出一副予取予求的讠秀人模样“奴婢现在都是您的人了,想怎么样都是您说了算。”

    糖衣吃下,炮弹丢回。

    对于送上门的好处,陈默当然不会拒绝,即使对方别有用心。

    陈默嘴角勾起,邪魅一笑,在白清儿扌尞人琴弦的轻声惊呼中将其抱起,大步流星的朝着卧房走去。

    近半个月来,陈默和商秀珣发乎情止乎礼,也就牵牵手、亲、亲嘴,没有再进一步的发展,反正都是碗里的。

    商秀珣则是和宅在琉璃界的单婉晶混熟了,两个差不多身世的少女有着很多共同的话题。

    嗯,更为关键的是商秀珣因为心系母亲商青雅复活,所以在疯狂补番——火影、木乃伊、七龙珠,如同宋缺在看霹雳和各种修仙小说一般。

    来到卧房,用脚勾上房门,陈默将白清儿放在广木上后,大手穿过亵、衣的阻隔,在少女女乔嫩的身体上氵斿走。

    白清儿女乔躯来回扭动,躲避着从陈默的侵袭,小月佥酉它红,讠秀人的小口觜中口尼口南着“不要,不要”,这种欲拒还迎的态度,更能引发心底的暴力因子。

    于是在衣帛撕裂声中,露出了那期霜赛雪的嫩白肌肤,陈默将整个身体压了上去,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意念一动,将自身衣服收入了戒指空间,陈默弯腰扌延身,在杜鹃啼鸣声中,与白清儿亲、密的结合在了一起。

    这一动作,使得水雾覆盖的大眼睛恢复了清明,在为自己居然反被欲念冲昏头脑而难以置信,懊恼处子元阴更是泻走了大半之时,那强亻建有力的撞击让她迅速回神,眼底厉色一闪而逝。

    这回亏大发了,等会一定要连本带利都要拿回来。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渐歇。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在白清儿第三次攀上高峰,如泣如诉的长吟发出之际,终于察觉到那野兽般强壮的人影终于也达到了临界值。

    白清儿强撑起被冲击的近乎散架的女乔躯,在其喷射的瞬间,在那最为放松的一瞬间运转《姹女大****》,一股吸力自生,牢牢的吸附住两者,更是裹住那炙热朝着白清儿身体流去。

    陈默察觉异状后,更本没有挣扎,就这么放下了对体内真气的控制,敞开了让对方吸个够。

    白清儿感受着那精纯的真气流入身体,开心的笑了,刚才的牺牲没有白费,一个大宗师的精华,足以让自己达到前所未有的层次,她恍惚间看到自己超越了绾绾,超越了祝玉妍,成为了圣门的领军人,在自己的带领下力压正道,圣门的荣光再度洒遍中原大地。

    白清儿玉扌旨在那压、在自己女乔嫩躯体上健壮身躯上划过,伸手扌无扌莫过那眉头紧皱的脸蛋,最后在其胸口轻轻一推,仿若一个胜利的女将军将陈默压、在了身下,感受着那逐渐增强的力量,这一刻比刚才更让她沉醉。

    “既然你送清儿这么大一份礼物,那么清儿在最后一刻让你留下难忘的记忆!”说着,白清儿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吸力更是加大了数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