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实验
    陈默一扫忧郁的表情,一只手枕着脑袋一脸轻松的躺在广木上,一只手按落在那乳鸽之上,享受着白清儿的服侍道“希望你不要后悔!”

    白清儿被陈默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过见他没有反抗,强自镇定道“哼,不过是装模作样罢了。”

    眼见陈默安然享受,白清儿愤恨的瞪了一眼,咦不对我才是胜利者啊,撇除了一下杂乱的情绪,开始运转姹女大****,炼化其体内的真气。

    炼着炼着,白清儿就发现真气过于精纯,需要耗费良久,这不算什么,只是让她亡魂大冒的事情发生了,陈默的真气源源不断的进入体内,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已经赶上了自己炼化的速度。

    更为可怖的是,他的真气好像无穷无尽一般深不见底,几个呼吸间,白清儿已经感受到筋脉的胀痛,然而本想逃离的白清儿被死死的按住,新一轮的伐沓开始了!

    一粒粒豆大的汗珠子白清儿额间显现,自她学有所成后,从来没出过那么多汗,晶莹的汗珠自华能的脸颊滚落,越过天鹅般的脖颈与精致的锁骨,顺着小孚乚鸽滴落。

    然而白清儿此刻完全没时间去顾及这些,即使进入体内的真气没有乱窜,也已经感受到了筋脉的哀鸣,全身上下都感受到了非人一般的疼痛。

    白清儿开始害怕了,再继续下去,筋脉一定会被撑爆的,面含泪水的哀求道“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

    陈默体内的真气量,对于不过先天初期的白清儿来说真的是海量了,开辟了100个副丹田,真气量是同境界修士的五十倍,达到了先天之境的极限,突破不过是一念之间。

    也就陈默那经过锤炼的身体能才能承受,换做是普通人,早已如现在的白清儿一般爆体而亡了。

    “你不是不后悔么!你不是很享受么!”陈默按住少女的月要月支,加大了输出功率和频率。

    其实白清儿真想指着陈默大骂——从头到尾都是你在享受好不好,不过话到嘴边变成了“主人,奴婢再也不敢了,以后我一定听话!”

    只是陈默没有给她机会,在她求饶间,听见了体内经脉的悲鸣,显示一道道裂痕出现,然后就看到如涛涛江河般的银色真气源源不绝的灌入,细小的筋脉开始破碎,鲜红的血液从皮肤渗出,将如玉般皆白的肌肤染成了血人。

    随着奇经八脉、十二正经的破碎,白清儿已经忘记了疼痛,如同一个人木偶一般,漆黑灵动的双目之中失去了以往的神采,万念俱灰就是她现在的状态。

    从一个先天高手变成一个废人,曾经的雄心勃勃皆已烟消云散,为之奋斗的目标遥不可及,或许更为糟糕的是在被玩弄腻后性命不保。

    翻身把少女压下,如同血人的少女,让陈默的动作看起来格外凶残“现在感觉怎么样?”

    白清儿被压下,任由陈默的施为,双眼无神的瞟了眼处在她身上的陈默,素手盖住脸庞撇过头去低声抽泣起来。

    陈默拉扌止过白清儿遮住面颊的双手,宛若实质的目光直刺少女的双眸道“人总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做出这个选择时想来你已经有这个觉悟了。”

    “从现在起,我赐予你新生。”

    “我将是的你主人,主宰你的一切。”

    “我便是你的天,你必须献上全部的忠诚。”

    在惑心术下,已经心神涣散,没有抵抗之力的白清儿无意识的重复着陈默的话语。

    在白清儿的心底种下了种子后,陈默调动在其体内的真气按照圣心诀的路线搬运起真气。

    圣心诀都能活死人,何况是区区的疗伤,陈默虽然没有转修,不过却是将其记了下来。

    于是在陈默的引导下,白清儿体内寸寸断裂的筋脉竟是不可思议的重新接续在一起,强度更是胜过往昔,这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大喜大悲之后又是大喜,潮起潮落不断的起起伏伏之后,白清儿有种不真实感。

    随着痛楚的远去,一波接一波的浪潮涌来,白清儿尖叫一声,不在做他想,享受起两人间的欢愉。

    随着筋脉的修复,双修的进行,陈默把原本储存在窍穴中喷吐出的元阴炼化后返还回了少女亻本内。

    这场别开生面的战斗直到白清儿晕过去才算完结,看着在自己身旁沉沉睡去的少女,陈默闭目查看起自己的情况来。

    作为多个世界穿越过来的穿越者,心性已经和初始大不相同,既然敢算计自己,那么迎接他的绝对是陈默的雷霆震怒,绝对不会因为对方是女性而有所仁慈。

    而白清儿想法,陈默从原著中就能猜到一二,不过自恃顶级双修功法还真不怕她,结果便是两人刚一接触之时,陈默运使御女心经的新神通便将白清儿的气运席卷一空。

    因为这种神通每个女子身上只能施展一次,不知道会造成何等后果,陈默也没敢在亲近之人身上尝试,所以白清儿成了陈默的小白鼠,作为实验体的她当然被保留了下来,用以观察后续变化。

    气运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反正以陈默现在的修为看不到,吞噬之后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自身气运增长了百分之一,简直是鸡肋,其他也没有也别的感受。

    陈默抱起睡着了的将身上的血渍、汗渍、某些痕迹清理一遍,将那染血的被褥随手丢在地上(因为筋脉破碎的关系,染血的程度那是相当的夸张),换上戒指空间中的新物才抱着少女娇柔的身体睡去。

    等到白清儿转醒,已是月上中天了,浑身酉禾软,连一个指头都不像动弹,回想起刚才的疯狂,即使以她在圣门接受的教育,依旧赶到脸红。

    挪动下酉禾软的身体,便感受到撕裂般的疼痛自两腿之间传来,这时白清儿才感受到自己依靠在一个宽阔的怀抱之中,一抬头便对上了那双能洞穿心灵的深邃双眼。

    仅仅是一个对视,白清儿就感觉自己心如鹿撞,想要从胸腔之中跳出来一般,同时心底升不起一点恶意,仿若心都系在了他身上。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