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阴癸派
    女子色无耻的陈大神棍一向都是小心眼,只许他这个州官放火,对于别人过着那些以前他万分羡慕向往日子的家伙,自然不会有什么好印象了。

    偏偏他们还是人人喊打的魔道妖人,这也给陈默提供了一个合适的借口,所以有机会的话,陈大宗师绝对不介意好好教育他们一下,让他们知道一个好男人的品质应该如何,更要让他们知道,做一个让陈大宗师记恨的男人会遭遇什么样的下场。

    由此还可以刷一刷单美仙和单婉晶的好感度,也是一举几得了。

    阴癸派的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总坛,各地分坛却是多不胜数,大多隐藏于青楼、商行、镖局之类的各个行业中。

    应该说多年经营下来,以阴癸派为首的魔门的潜势力以及财力还是不容小觑的,像原著中的荣凤祥、上官龙、尹祖文等明面上都是财力实力出众的地头蛇。

    但是整个魔门的势力给人一种阴险隐忍,不够大气,上不了台面的感觉。

    那也是,数百年来与佛门为首的白道为争夺主流话语权不断争斗,却一直处在绝对下风,若想慈航静斋那样搞个正儿八经的山门火雨早就被连根拔起了。

    只有想现在这样化整为零,隐藏于黑暗中,静待时机城市而起,情况不妙就重新潜伏,方能在不断的遭受打压的情况下延续数千年。

    不过近年来局势动荡,阴癸派高层又看到了崛起的契机,于是就搞了个暂时充当总部的分坛。

    高层驻扎的分坛坐落于武汉城东南方向四十里处,不算深山老林,但也确实偏僻,对于轻功在身的武者而言,离渡口近,来去方便,撤离起来也方便,和慈航静斋将总部藏在三峡的某处是一个道理,毕竟在古代,最为方便的交通是船只,而非马匹。

    这个由阴癸派掌控的小镇上,不是阴癸派之人便是阴癸派之后人,平时如同普通人般生活,到真正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才会出动,等到出动底蕴,那个时候离灭门之祸也不远了。

    不过更多的情况是直接撤离,以魔门三教九流的消息灵通程度,想要围剿成功难度也不是一般的大。

    阴癸派的分部虽然难寻,但也不至于无人知晓,作为她的死对头慈航静斋就有所了解,不过没到生死相向的时候,没必要抄人老巢,大家那么多年争斗下来了,对于对方的韧性也十分了解,这种行为意义不大,除非能够一网打尽,而且这里就算是阴癸派的老巢抄了也没意义,毕竟非是魔门的老巢。

    所以阴癸派暂时的总部对江湖上绝大多数人而言是秘密,但在有心人严重就未必是了,这次白清儿的吐露加上单美仙的确认,陈默这边除了宋缺回去磨他的刀了,算得上是全家出游了,寇仲和徐子陵也都来了,说是跟着这位大哥见识下世面。

    说真的,相比原著中寇仲徐子陵那依靠自己的扌莫索和奇遇才成长起来的历程,在宋缺的教导下依旧展现了都属于他们的天资,让无崖子等人都不得不称赞的天资。

    读过原著的众人自然知道,他们的天资不仅仅是在武学方面,这就是传说中的猪脚待遇,不过在各个方面都被震惊一把后,大家也都懒得在去找虐了。

    额,唯一意外的便是无崖子看徐子陵长得高大帅气,且天赋不凡,原著中那种气质与逍遥派相当匹配,而自丁春秋之后,逍遥派就没有一个像样的弟子,几乎是断绝了传承,就插手了,从宋缺那边要了一位弟子,宋缺考虑到原著中徐子陵那种淡薄的心性也就同意了。

    现在是寇仲拜在宋缺门下,徐子陵拜在无崖子门下,考虑到两者在原著中的表现,他们修炼的还是长生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而且阐教的筑基功法,谁敢说弱了,最为关键的还是提升资质的效果。

    有着师傅的訁周教,有着一修炼成功就是先天真气的长生诀,几年下来两人现在的战斗力已经接近后天顶峰了,合体(联手)便有先天的战斗力,也是时候出去走走了。

    于是在外人看来,陈默就带着白清儿前往了魔门阴癸派的总坛,其实祝玉妍近半年了没收到白清儿的来信就已经明白,自己这个徒弟已然背叛了自己。

    对于背叛如同吃饭喝水般的魔门而言,祝玉妍依旧有点心痛,不过她更加好奇,对方到底给了她什么好处,背叛的如此彻底,彻底倒向对方,懒得搭理自己这个曾经的师傅。

    听到手下的消息,祝玉妍心底冷笑,这回是清儿的回心转意还是墨者的自信,不过这都无关紧要,阴癸派可不比突厥军中,而且这次有足够的时间排兵布阵,我要试试大宗师的锋芒。

    祝玉妍可不会认为来人是来观光旅游,友好磋商的,时间不对,方式也不对。

    “师尊,要不要绾绾去试探下?”一个古灵精怪的少女开口道,一双晶莹玉、足着地,却不然尘埃,足见其功力精深。

    “不用,叫弟子们准备吧,来者不善。”

    祝玉妍否定道,虽然没见过对方正真出手,但是凭借战绩推算出来的实力相去绝对不会太远,绾绾出手,要是清儿真倒向了对方,那就绝对回不来了,再将这个徒弟折进去就得不偿失了。

    一位高瘦颀长作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开口,此人脸白无须,长得潇洒英俊,充满成熟男人的魅力,双目开合间如有电闪,负手傲立,颇有种风、流自赏,孤傲不群的味儿“门主,可否将清儿交给边某。”

    祝玉妍瞥了眼边不负,这个阴癸派的二号人物终究是自己的师弟,将不屑和不爽藏在心底,沉吟之后开口道“可以,你若能扌爪住清儿,那就任由你处置。”

    “多谢门主。”边不负嘴角微翘,喜意上脸,仿若白清儿已经是他的盘中餐了一般。

    感谢奇缘yy的588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