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床弩
    祝玉妍摆手,定下了最终的基调“好了,各位好好准备吧,他们到这里也就三天的路程了。”

    “是,门主!”

    随着属下的退却,祝玉妍双目无神的看着天花板,绾绾知道师尊又在想那个混蛋了。

    良久之后,祝玉妍才开口“有石之轩的消息么?”

    侍立在旁的绾绾道“最近听闻他曾在川蜀现身,却是没有确切的消息。”

    对于石之轩确切的消息,绾绾能瞒就瞒,而这些不确切的消息则是毫无压力的上报了,她是真害怕石之轩被自己师尊堵上了,境界不如对方的师尊,一旦用上玉石俱焚的那招,真的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绾绾和祝玉妍的情谊比之白清儿之流深厚多了,恐怕单美仙这个女儿见了都会嫉妒吧,古时衣钵传人比之子女更为亲近也是常态了,白清儿这个备胎又是另说了,当然阴癸派的备胎和慈航静斋的备胎是两种待遇。

    如同当年的碧秀心与梵清惠,备胎转正又是另一种结果,一个是如今的白道魁首,一个变成了冢中枯骨。

    好吧,扌止远了,三天后,陈默在来阴癸派前就将琉璃界中的众人翻脸出来,于是陈默就带着众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阴癸派总坛所在。

    看着一群人站在栅栏后,拿着棉花塞住了耳朵,刀枪剑戟在手,广木弩弓箭俱都上弦,森冷的寒光直指来人方向,那种如临大敌战战兢兢的囧样,陈默嘴角裂开笑出了声来,在这肃杀的环境中特别刺耳。

    面对陈默的反应对方虽然脸色涨红,却没有进一步动作,没办法一旦交火,躺的最快绝对是他们这些站在第一排的,能活的情况下,没人想死,即使死士都是如此。

    等陈默笑够了,才沉声道,声音虽然不大,却是在真气的作用下传了开去“祝宗主,客人来访,怎么不出来一见么?”

    “恶客临门,有什么好见的,不过玉研自认为不是始毕可汗,见上一见也无妨。”

    一道引人遐想却又威严的女声传来,紧接着后方的人潮从中分开,打头的是一位衣饰素淡雅丽,脸庞深藏在重纱之内的女子,正迎面走来,紧随其后的便是阴癸派的高层,“云、雨又又修”辟守玄“魔影”边不负闻采婷云长老霞长老“银发魔女”旦梅婠婠。

    边不负和辟守玄看到对面女子个个都是绝色,登时双目一亮,起了别样的心思。

    附近山林中上同样蹲守着各大势力的探子,陈默这么大摇大摆的朝着阴癸派而去,他们岂会错过一探两方势力深浅的机会?

    祝玉妍身形婀娜修长,头结高髻,纵使看不到她的花容,也感到她迫人而来的高雅风姿,只是她站立的姿态,便有种令人观赏不尽的感觉,又充盈着极度含蓄的讠秀惑意味,黑纱后的檀嘴一张“不知,道兄找玉研所谓何来?”

    祝玉妍看到陈默不是两人来就知道要遭,特别是女儿单美仙那仇恨的眼神,这回怕是不能善了了,可是收到的消息确确实实只有两人,而且各个势力都期望魔门试探一下这个突然出现的大宗师的深浅,绝对不会隐瞒他的讯息。

    “看阴癸派和我有缘,特来接收。”

    陈默话说完,两边的气氛骤然冷了下来,虽然刚才也不见得有多好。

    祝玉妍发现对方已经把事情挑明了,已经没有虚以逶迤的必要沉声冷问“看来是不得不做过一场咯?”

    陈默一脸好笑的指着那些床弩道“不是你们先这么认为的吗?”

    “哈哈,道兄风采太过摄人,小妹有所防备罢了。”

    祝玉妍掩嘴轻笑,只是瞬息便寒声道“杀!”

    “果然,魔门之人翻脸比翻书还快!”陈默一耸肩,无奈的低吟。

    陈默踏前一步,伸手拨开飞箭道“你们先呆着吧,床弩这种东西对你们而言威胁还是太大了,等我将其毁了你们再上。”

    众人也没有矫情,一发床弩是无法对先天高手造成威胁,但是旁边还有流矢,床弩不止一架的情况下,和容易顾此失彼,到时候被串成糖葫芦可就悲剧了。

    嘎吱嘎吱,缓缓的挪动床弩支架,稍稍调整方向。

    咻咻咻!

    随着剧烈的破风声想起,操作人员不去查看结果,开始拉动绞盘,继续上弦。

    陈默步伐踏出,不过数步间,第一只弩箭已然跨越数十丈距离,来到身前,常人手腕粗的箭矢,寒光凌冽的箭头,加上那呼啸而起的破风声,无不彰显着其惊人的破坏力。

    陈默双眼湛湛,手运黏劲,搭上箭杆后手臂划过身后,而身体重心更是一沉,前进的步伐被阻,右脚脚跟更是低了半寸。

    弩矢以陈默为圆心兜转半圈,从陈默的右手交到了陈默左手之上,微微调整方向,以斗转星移将其抛出,陈默再度踏步向前。

    也就床弩的弩矢让陈默忌惮一下,普通的箭矢能近身就很不错了,军孥射速也不过是150m/s,和子弹射速差距颇大,只要稍稍在尾部加力,带偏还不是轻而易举。

    即使刚才弩矢突入,斗转星移形成的力场依旧不曾散掉。

    陈默现在都实力已经达到了破军级,可以摧毁一个现代化重装步兵团,而古代军队更是不用说了,只要不把自己陷入绝境,来多少杀多少。

    弩箭调转,刚才还是他们手中的利器,却一下子成了他们的催命符,不过陈默没有在这些人身上浪费时间,弩箭的目标是破城弩。

    能钉入城墙的弩箭射回是什么样的体验,想象一下手枪炸膛吧,类似的效果。

    “轰!”

    破城弩顿时炸碎,弩弦崩断,将掌弦之人扌由成了两截,木铁飞射,打在人身上顿时皮破血流。

    只是在弩矢射回之前,其他的弩矢已经接二连三的到了面前。

    能够返回的陈默都将弩矢送了回去,没时间处理的,则是伸手一搭直接收进了戒指空间,即使这样,五张破城弩也被陈默毁了三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