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王通
    转动绞盘,直到尽头,将其锁死,好半晌后,脚下深处忽然传来如闷雷般“隆隆”异响。<->.杨公宝藏的诸多机关正是利用水力运转的,“轧轧”之声连串响起。宝库的开关终于启动。

    分隔西南轴和东北轴的两扇连锁活壁同时开启,现出通往东区宝库的秘道。

    穿过长廊,来到一个圆形的石室,中央有张圆形的石桌,置有八张石椅,面绘有一张图文并茂缮析详尽的宝库地图,更显示出宝库与地面上长安城的关系。这正圆形的地室另有四道普通的木门,分别通往四个藏宝室,桌下尚备有火石、火熠和纸煤,以供点燃平均分布在四周室壁上的八盏墙灯。

    陈默分别查看了几座藏宝室,除了各种军械之外,就是黄金为主的珍宝了,显然乱世黄金一说深入人心,杨素对此也很是明白,而军械则是足够武装一万人的劲旅,这可是中原皇朝最为顶尖的军队才能装备的各种军械,放在任何时候,都是非常了不起的财富,更遑论在天下大乱之时,这就是顶尖的起步之基。

    再度打开琉璃界,不需要吩咐,一个个下属开始运输物资。

    陈默仔细打量着石桌上的图形,特别是对通往城外的通道颇为重视,很快搞清楚了那个所谓的小丘的大概位置,指不定以后偷袭长安就要依靠这个呢。

    陈默可没打算依靠自己运兵,那样就真的太废柴了,还要属下来干嘛?

    在他们忙碌之时,陈默打开了石桌上的机关,取出了装着邪帝舍利的铜质小罐子,感觉着透过铜罐子传入脑海中的血腥可怖情景,以及那仿佛千万厉魂嘶吼的声音,陈默笑了笑,自己真实的军阵都冲过,神威都体会过,区区幻象何足道哉。

    轻易的将铜罐子取出,直接丢进了戒指空间,邪帝舍利的存储真气功能就不错,以后妹子们转修起北冥神功就不必自己当中转装置了,方便多了。

    至于其中的精元什么的,陈默还真看不上,还不如贤者之石来的纯粹。

    搬完货物,顺步再到通往城外的秘道入口,探照灯光芒映照下,两条铁轨延伸而去,轨上停放着十多辆铁制车箱。每车十轮,结构坚固,可盛载重物。正是为了迅速转移宝藏而设置的。

    两人沿着出城通道掠去,走出通道之后,陈默四下看了看,这里距离长安城已经有了一定的距离,但是远离要道,十分荒僻,称得上荒郊里予外一说,可见选取这处通道的时候,鲁妙子还是非常用心的。

    立在小丘上,夜风呼啸,发动炼金术后将本就隐蔽的入口彻底封存。

    毕竟这处通道的作用还有很多哪,除了杨公宝藏之外,本身这处通道就作用很大,这可是直通长安城内的暗道,在战争期间可是能够起到非同寻常的作用,像长安城城墙雄伟,可谓是易守难攻,有了这个通道,也就多出了一个可以平添很多成算拿下长安城的筹码,某种程度上这条通道的价值丝毫不次于杨公宝藏哪。

    陈默不在久留,长安之旅也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定鼎南方格局,玩一玩皇帝选秀,然后便是在各路势力绝望之下,横扫**了。

    接收完杨公宝库,准备南下巴蜀,把原著中倒向李阀的独尊堡拿下,不过路上听闻王通正操办寿宴,于是本着凑热闹的心态,陈默也过去了。

    在看完鲁妙子的机关巨作之后,无崖子、李秋水和巫行云三九和陈默分开了,当然两孩子就在陈默的琉璃界中,有的是专人照顾,更不必为安全担心,真是不负责任的父母!

    王通,乃当代大儒。以学养论,天下无有出其右者,以武功论,亦隐然跻身于翟让、窦建德、杜伏威、欧阳希夷,以及四阀之主那一级数的高手行列中。

    无论是真正的历史还是大唐双龙之中,算是儒家的一个代表人物,而陈默自然想来见识一下儒家传人。

    “请客人出示请柬。”身形高大的门卫伸手一拦阻止了陈默的去路,要不是看在陈默衣着华贵,旁边更是紧着国色天香的女子,门卫绝对不会那么客气的。

    请柬这个东西,陈默自然是没有的,不是说身份不够,以陈默当前的声望,来王通寿宴,都有点屈尊降贵了,关键是人家王通也压根没想到陈默会来。

    比如你一个省级的书法家过寿宴,一个没有私交的国家级围棋大师前来拜访,毕竟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都不会去想。

    王通就是那个省级的,陈默自收编阴癸派后,在江湖上的声望已经压过了三大宗师,毕竟徒手接破城弩什么的,实在是过于变、态了。

    王通虽然是一代大儒,但是自晋末后,盛极一时的儒家受到的打击不比汉武帝罢黜百家,百家所受的伤害小,北方胡人实力强大了,儒家受到的打击自然不会小。

    陈默也是自杨广提醒之后才意识到的,佛道两家可是踩着儒家上亻立的!

    “以我的身份,居然连门都不能进?”陈默指着自己这张脸夸张的反问,当然不过是打趣罢了。

    白清儿看到守卫那斜眼看人,完全是一副你是谁啊的表情,就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同样打趣道“主人,你的脸貌似还不能通用,刷不开啊。”

    陈默自是不会和守卫计较,也不会拿出请柬,普普通通的踏前一步,已经跨过了大门,而守卫也在其难以察觉的情况下朝后滑开。

    等他们反应过来,骇然的对视一眼,知道这种人物也不是他们可以阻拦的,门口留下一个人,匆匆回去禀报。

    堂内数百宾客早已落座,现在离开宴已经不远,此刻正三三两两的东拉西扌止。

    眼见有人进来,好奇的一回头,当然不是看陈默,白清儿作为绾绾的替补,姿色自然不差,不过少了绾绾那种暗夜精灵的气质,尽管如此回头率依然相当的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