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打脸
    陈默对于旁人的眼光自是不在意,从容的朝着主桌前进口中道“世兄,听闻你举行寿宴,特来祝寿。”

    “不知道,阁下...”

    王通一脸懵逼的看着来人,你不要随便拉关系好不好,我可是一点都不认识你!当然,王通不会傻到在自己的宴会上直接这么问,要这么说也该有子侄被代劳。

    “哦,墨家陈默。”

    “什么!”

    “他是墨家的大宗师!”

    “这人好年轻!”

    “墨者身边的女人我认识,应该叫白清儿!”

    等陈默报上姓名,宴会之上自是炸开了锅。

    陈默出道至今,说有的行为可谓嗨爆了所有人,一共两场战斗,然而就是这两场战斗如梦幻般的战绩奠定了他的地位,独挑突厥军,收编阴癸派,这些在所有人看来都是正派之人。

    原本坐在主位的老儒生王通急忙站了起来,亲身迎了上去,刚才的怠慢一扫而空,老脸上洋溢菊、花绽放的笑容“王某能得墨者前来,真是蓬荜生辉!”

    “请入座!”家丁自是很有颜色的在主桌之上加了个座位,而本来就没有坐满的主桌之上,自然不会显得拥挤。

    陈默也不是来混饭的,古代的食物除了绿色无污染,其他方面真的不咋地,一般情况陈默都是跑回琉璃界解决口腹之谷欠,食物有专门讠周教的厨娘负责。

    “请!”

    在王通的邀请下陈默入座,自然侍女的白清儿没有她的位置,其实她也不稀罕,看过原著的她也是来看热闹的。

    陈默落座,沉默不言,一副高冷的姿态,王通吃不准对方的态度,见状也不好搭话,遂决定开宴。

    同桌之上还有一身官服的王世充,衣衫褴褛的威猛老者的欧阳希夷,这些都是白清儿传音告诉陈默的,毕竟陈默只是读了《大唐》,并没没有见过真人。

    两人见充满陈默不打算开口,自是不会热脸贴冷屁月殳,都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人物,大庭广众之下还是要脸皮的。

    王通生性奇特,三十岁成名后便从不与人动手。弃武从文,不授人武技,只聚徒讲学,且著作甚丰。最为人乐道者莫如他仿《春秋》着《元经》,仿《论语》成《中说》,自言其志曰:吾于天下无去也,无从也,惟道之从。

    亦只有他才请得动孤芳自赏,从不卖人情面的石青璇,当然这也是陈默的目的之一,看看这位萧技惊人的绝色、女子,陈默迟早会让石青璇为自己好好吹一吹那啥,想歪的就那啥。

    今趟能来此赴会的人,都是附近各郡县有头有睑的人物,不是一派之主,就是富商巨贾,达官贵人,也仅限于此,陈默乱入者除外。

    随着第一个菜上桌,有两身影凌空仰跌进来,蓬蓬两声跌个四脚朝天。

    宾客潮水般裂了开来,空出近门处大、片空间。

    看着一时只懂呻口今而爬不起来的两个把门大汉,人人脸脸相觊,想不通有谁人敢如此胆大包天,闯到这里来生事?

    厅内本巳挤迫,此时又腾空出大、片空间,变成各人紧靠在起。

    当下自有人上来把被打倒的两人扶走。破风声起,一名蓝衣大汉掠了出来,探手抓起两人,怒喝道“谁敢来撒野!”

    一声冷哼,来自大门外。

    一男悠然现身入门处。

    男的高扌延英伟,虽稍嫌脸孔狭长,但却是轮廓分明,完美得像个大理石雕像,皮肤更是比女孩子更白、皙嫩滑,却丝毫没有娘娘腔的感觉。反而因其凌厉的眼神,使他深具男性霸道强横的魅力。

    他额头处扎了一条红布,素青色的外袍内是紧身的黄、色武士服,外加一件皮背心,使他看来更是肩宽腰窄,左右月要际各挂了一刀一剑,年纪在二十四五间,形态威武之极。

    在场大多是见惯世面的人,见此人负手而来,气定神闲,便知此人大不简单,且因他高鼻深目,若非是胡人,亦该带有胡人血统,无不心中奇怪。

    一声长笑,响自欧阳希夷之口,接着是这成名数十年的武林前辈高手大喝道“好!英雄出少年,来人与突厥的毕玄究竟是何关系?”

    本是议论纷纷的人立时静了下来,连那准备出手的蓝衣大汉也立时动容,不敢轻举妄动。只此便可见毕玄在中外武林中声威之盛,不过眼神隐隐瞟向了陈默,这里也有一位大宗师啊!

    那年轾高手脸露讶色,双目精芒一闪,仔细打量了欧阳希夷后,淡淡道:“原来是黄山逸民欧阳希夷,难怪眼力如此高明,不过在下非但与毕玄毫无关系,还是他欲得之而甘心的人。”

    众人一听下,大半人都惊讶得合不起嘴来。他能认出欧阳希夷来并不稀奇,因为像欧阳希夷那样雄伟威猛的老人实是江湖罕见,加上一身烂衣衫,更等若他的独特招牌。

    他们惊奇的是此子明知对方是欧阳希夷,仍敢直呼其名,又竟连被誉为天下最顶尖三大高手之一的毕玄都似乎不怎么放在眼内,这才是教人为他动容的地方。

    所有人都把目光不自觉的掠过了主桌,看看那放过狠话的墨者是何反应,那青年不明所以只是认为都看向了欧阳希夷。

    欧阳希夷倏地起立,登时生出一种万夫莫挡的气势,压得在场各人都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一把阴柔的声音适时响起道:“小子凭什么资格连毕玄都要着紧你的小命呢?”

    那青年眼尾都不看那在人群里说话的人,微微一笑道:“这种事看来没有解释的必要吧!”

    王通凝坐不动,目不转睛地注视那人,淡淡道“阁下刚进门便伤人,王某虽不好舞刀弄棍,但仍不得不被迫出手,给我报上名来!”

    这时谁都知道王通动了真怒。

    王世充亦在打量那英伟青年,露出凝重神色,沉声道:“有王老和欧阳老作主,陈当家请回吧。”

    此语一出,厅内数百人更是静得鸦雀无声。

    这番话虽说得客气,但不啻指被王世充称为陈当家的是惹不起这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