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石青璇
    王通和王世充同时长身而起,却苦在不能插手。

    欧阳希夷此时心无旁鸯下唰唰唰一连三剑连续劈出,每一剑取的都是不同角度,力道忽轻忽重,任谁身当其锋,都会生出难以招架的感觉。但偏是跋锋寒长刀疾运,一一化解,还刀势突然扩张,取口了少许主动,其势并且保持下去。

    萧音忽起。

    众人好奇心大起,谁人会在此时还有闲情逸致口欠箫呢?不由窗神倾听。

    那箫音奇妙之极,顿挫无常,每在刀剑交击的空间中若现若隐,而精采处却在音节没有一定的调子,似是随手挥来的即兴之作。却令人难以相信的浑融在刀剑交呜声中,音符与音符问的呼吸、乐句与乐句间的转折,透过箫音水孚乚交融的交待出来,纵有间断,怛听音亦只会有延锦不休、死而后已的缠糹帛感觉。其火侯造谙,碓已臻登烽造极的箫道化境。

    随着萧音忽而高昂慷慨,忽而幽怨低□,高至无限,低转无穷,一时众人都听得痴了。

    场中拚斗的两人杀意大消,虚击一招后,各自退开,肃立恭聆。

    箫音由若断欲续化为糹丩缠不休,怛却转柔转细,虽亢盈于静得不闻呼吸的大厅每一寸的空间中,偏有来自无限远方的缥缈难测。而使人心述神醉的乐曲就若一连天籁在某个神秘孤独的天地间喃喃独行,勾起每个人深藏的痛苦与欢乐,涌起不堪回首的伤情,可咏可叹。

    萧音再转,一种经极度内敛的热情透过明亮勺称的音符绽放开来,仿佛轻柔地细诉着每一个人心内的故事。

    箫音倏歇。

    大厅内没有人能说出话来。

    王通此时早忘了跋锋寒,心中杀机全消,仰首悲吟,声调苍凉道:“罢了!罢了!得闻石小姐此曲,以后恐难再有佳音听得入耳,小姐萧艺不但尽得乃娘真传,还育出于蓝,王通拜服。”

    众人至此才知王通与石青旋有善深厚渊源。又见他提起石青旋母亲时双目隐泛泪光,都猜到曾有一段没有结果的苦恋。

    欧阳希夷威棱四射的眼睛亦透出温柔之色,高声这日:“青旋仙驾既临,何不进来一见,好让伯伯看你长得有多少像秀心。”

    众人大讶,这才知道难怪一直见不到这出名神秘的美女,原来她到此时始大驾光临,以绝世箫艺化解了一场恶斗。

    跋锋寒朗声道:“若能得见小姐芳容,我跋锋寒死亦无憾。”

    此时他声价倍增,没有人敢怪他口出狂言。

    曰下轻柔的叹息,来自屋檐处,只听一缕甜美清柔得没有任何言语可以形喻的女声传入大厅道:“相见不如不见,青旋奉娘遗命,特来为两位世怕吹奏一曲,此事既了,青旋去也。”

    “石小姐,你不觉得打扰了本人兴致,该付出点代价么?”原本一直不出声的陈默忽而插言道,声音在雄厚的真气作用下,滚滚如浪的朝外传播。

    原本出言挽留的众人忽而安静了下来,他们想看看墨者有何打算,是否真的能将石青璇留下,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大。

    不过在陈默的气机感应之下,石青璇闻声之后脚下加力,一溜烟的跑了。

    陈默见状起身迈步,准备追上去,临别之际却道“世兄,虽然你是一代大儒,不过实在看不到大儒的风范,胸襟和气度实在不足。”

    见到一个潜力惊人的后辈,第一反应是杀机满盈,虽然他是胡人,但对方已经说明自己和毕玄是死敌,虽说不能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但是在七百多宾客面前如此说,和现在开一个小型发布会一般,爆消息公之于众了。

    而这个情况下,想到的第一点不是驱虎吞狼,而是就地围杀,这种气度已经很成问题了,关键是你们还没成功!

    而且作为一代大儒,和官员有所牵扌止,这是正常之事,但是你现在还和江湖门派有所交往,看看宴会700多号人,士子、才子、弟子才几个?既然你都不准备参与到天下之争,你和他们联系来干嘛?这里自身的定位也有问题。

    “你...”刚有弟子想要出头,却是被王通按了下来。

    在场宾客之中,也没有人想要参与到儒墨两家的争端,屏气凝神的看戏。

    “陈大宗师前来,不会就是为了数落王某的不是吧?”王通既然都被人这么说了,也没有了刚才的客气。

    “我只是想来看看,先秦显学儒家发展的如何,结果失望的发现儒家已经失失去了当年的精华,同样没有了争夺天下的资格。”边说边走,陈默已经带着白清儿来到了门口。

    “请留步,跋锋寒想...”还没等说完,白清儿已经一掌按落。

    跋锋寒虽然是邀战,但哪里想会想到本人没有出手,而身后的小侍女会出手,仓促之间,原本阻拦陈默的右手迎上。

    轰——

    两者交手是纯粹修为的较量,两人一粘即走,气劲四散,跋锋寒准备不足,在余劲之下退了三步。

    而白清儿身体一转,如翩翩起舞的蝴蝶,优美轻灵,飘然离开了王通府邸,追上陈默的步伐。

    在众人震惊于这个比跋锋寒还年轻的女子的修为时,黄鹂之音传来“想要和主人交手,等你打败了毕玄再说吧!”

    这一刻,在场之人才了解到这位新晋大宗师的霸气,这可是完全不把老牌大宗师放在眼里,而王通剩下的只是苦笑了。

    追过数十里地,陈默停下了步伐,终究是追上了,或者说石青璇终究放弃的继续潜逃,毕竟连续疾奔数十里地,她的体力下滑相当严重。

    这回陈默把白清儿收进了琉璃界,自己泡妞,带着她给自己添乱么?有了上次的教训陈默自然不会让历史重演!

    陈默停步,但见一位长发垂腰,身材婀娜的女子站在石桥之上,正背对着他听见陈默接近,清亮的声音开口“阁下是何人,为何对青璇紧追不舍?”

    陈默站在桥台之上,没有再接近,让桥上的少女吁了口气,不再那么紧张“当然是石大家的仰慕者,特来一睹石大家的风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