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围攻
    “好好待青璇!”

    等陈默跃出围墙,忽而听到这样的传音,可算是想明白了石之轩一系列动作的缘由。

    当天和石青璇两人在客栈住下,第二天先去了趟石青璇的山间小筑,说是拿一些有纪念意义的东西,结果陈默直接把附近搬空了,掘地三尺不过如此。

    做完此事后,陈默大摇大摆的回到了官道,朝着独尊堡赶去。

    而石之轩也在陈默离去后,唤来了安隆,召集了八百精锐,启动了巴盟中的暗子,开始了他的计划。

    号称隋末的“五大门阀”之一的独尊堡在陈默看来,和土鸡瓦狗也没有太大的差别,面对破军级的实力,人数已经没有了太大的意义,唯有同级别强者才能限制他们。

    如同功夫中能打出如来神掌的阿星,一掌便可拆楼,除非是占据地利的围攻,否则都是毫无意义的送人头。

    大唐这个世界,还吸引陈默的就剩下战神殿《战神图录》,和慈航静斋这个尼姑庵中的俏尼姑,唯一让陈默忌惮的便是不知生死向雨田和战神宫前的守护兽了。

    于是,在独尊堡前,单人独对千军,依旧在气势上压制了对方,即使对方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解家子弟,即使独尊堡的高手都来了,即使他们的家主解晖站在了最前方,却依旧不能给他们信心。

    解晖表情冷漠站在人前,额高鼻扌延,与呈方形的脸庞合成硬朗的轮廓线条,予人坚毅卓绝,主观固执的感觉,威严摄人。

    只是见到陈默到来后,那一股睥睨天下的霸道神态已然不在,双手抱拳道却也说不出的冷淡道“墨者大驾光临,实在是独尊堡蓬荜生辉呐!”

    “解堡主,这次阵仗很大啊!”

    陈默似是讥讽道,视线扫过在场诸人,却是没有在其身上多作停留,视线都集中在了落后于谢晖半个身位如同天女临尘的美丽女子,通过各方面的消息和其身后站着一丰神如玉的翩翩佳公子可惜没有喉结,于是两人的身份呼之欲出了,慈航静斋当代掌门人梵清惠和其徒弟师妃暄。

    妈个鸡,总算明白石之轩的好消息是什么意思了,原以为只不过是师妃暄会过来,结果想不到连梵清惠都来了,这仗势远比自己想象中来得大,梵清惠既然来了,想来是毕其功于一役了,对于陈默而言能够一锅端的确是个好消息!

    即然如此四大圣僧——嘉祥大师、帝心尊者、道信大师、智慧大师,了空与宁道奇想必也来了,趁着自己身边无人,还有可能将自己拿下,否则就没有那么好的机会了。

    “谢堡主,这是打算彻底倒向慈航静斋?”

    陈默叹息一声,对于将自己围在了中央的僧兵无动于衷,解晖依旧是如同原著一般与宋缺背道而驰,所谓的生死情谊,也抵不过一个女人的一句话,本以为会是一个审时度势的合格家主,结果不过是个小人罢了。

    原著解晖不顾一切的拥护李世民,不顾宋阀军队大兵压境与蜀内少数民族倒向宋缺,据他自己讲是看在梵清惠与师妃暄的面上。可以得知他也在暗中痴恋梵清惠。

    “这是独尊堡的选择。”

    解晖沉声说道,听不出是何情绪,不过这个答案却是给出了一个意思,面对来势汹汹的佛门势力,为了保全独尊堡而做出的选择,我说怎么独尊堡的队伍中没有年轻人呢,原来是被安排走了,给自己留了后路。

    “既然如此,独尊堡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陈默针锋相对,一点不买他的帐,你都打算来杀我了,难道还要让我好言好语?既然已经想佛门势力妥协,无论是什么缘由,那爷这边就容不得你了!

    解晖闻言心头一凛双手忍不住捏拳拽紧,从陈默平推阴癸派那一场争端,他便知道对方除了拥有天下难敌的武力外,还有极其恐怖的势力,这次无论有没有将对方斩杀,就要承受对方的怒火,而斩杀了对方,就要承受对方势力的怒火!

    不出手,就无法站在这里了,解晖的心头一直在滴血,这就是江湖的真理,拳头大就是道理。

    对于后方独尊堡之人的怒目而视,陈默一脸不屑,出手了就是出手了,解晖就留在这里吧,至于提前留下的种子,看在宋缺的面上,就不去赶尽杀绝了!当然他们要是敢来寻仇,陈默不介意清理一下!

    陈默眼神瞟向梵清惠身后的师妃暄揶揄道“梵斋主,不知为何没有师妃暄前来以身饲魔?”

    梵清惠冷眉一竖,也不以为耻,一语道破真谛“你比石之轩危险!”

    “相当高的评价呢,本人真是受宠若惊!”明媚的笑容瞬间阴沉,陈默继续道“那佛门可要做好被我连根拔起的准备!”

    “杀!”

    “杀!”

    对方比陈默果决,没有继续废话,随着梵清惠和解晖的命令先后响起,手下的僧兵与私兵已经义无反顾的挥舞着寒光闪闪的武器冲了上去。

    这些僧兵就是佛门的依仗,五百僧兵最次的都是三流高手,而独尊堡的私兵稍次,不过也是百战精锐。

    “梵清惠,你应当知道,人海战术对我比起作用!”

    斗转星移运转,陈默周身一丈到三尺的范围,非后天高手不能突破,三尺到一尺的范围进入周身一尺范围的非先天高手的攻击不能破,唯有宗师级高手的攻击才能突破一尺的界限,进而对陈默造成伤害。

    看着一把把朝着陈默劈砍的武器,未接近其身体就诡异的偏转,有的都攻向了同伴,甚至有直接反转死在自己的招式之下。

    梵清惠见状,脸色阴沉了几分,师妃暄更是惊呼“天魔力场!”

    陈默一拳击出,直接打碎了一个壮汉手持的流星锤并将壮汉震死,闲暇之余开口解释道“不完全是,只不过借用了几分精髓罢了。”

    食指中指夹住戳向自己下****的枪尖,手腕一抖劲力透传而回,在一声惨叫之下,震碎的某个私兵的双手,两指捏住枪尖,将这柄被放开的长木仓枪柄送入了对方心口时,开口打击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