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一波接一波
    对于出手阴狠之人,陈默回敬的更加阴狠!

    梵清惠表情一脸冷然,扌由出手中长剑,跨步间加入了战团,师妃暄见状也扌由出了色空剑,解晖见状长袖一松,一只判官笔已经握在了手上,此刻已经容不得他后退了。

    对于加入战团的三个宗师级高手,陈默只是分出了一分心力来应对,心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用意?将惜将四大神圣和了空都藏在了这群僧兵之中,宁道奇藏在了独尊堡的精兵之中?”

    随手抓过一柄砍向自己的长刀,须臾间已经空手入白刃,握住刀柄真气不要钱似的灌注,数丈长的刀气在陈默挥舞间朝着身边之人斩去,不过精铁长刀在坚持了两下后,便破碎开来。

    陈默也不在意,握住刀柄的右手一松,忽而拍出一掌,在此作用下,铁片化成了暗器四散激射,惊起一阵惨叫。

    在陈默切菜之时,森冷的剑气和判官笔尖的螺旋气劲已然逼近,三位宗师级的攻势呈品字形罩向了陈默,围三留一,这便是他们的做法。

    陈默如同苍松扎根于此,左手斗转星移引动师妃暄(现在的师妃暄可不是大唐后期剑心通明的她,实力比梵清惠低)的剑神无我撞向了解晖的判官笔,右手并指成剑一招天外飞仙使出,虽然没有叶孤城全盛时期的威力,但以陈默何其近似的境界来推动,即使不善使剑,威力依旧有其三分之一,对付才宗师之境的梵清惠已经足够。

    天外飞仙遇上剑心通明之际,却是忽闻后方破风之声响起。

    忽而四个老和尚越众而出,运起身法,瞬间拉近了与陈默间的距离,丈许外的斗转星移力场只是让其动作慢上一分,在陈默挥手迎敌之刻终于决定出手偷袭了,因为仅仅是开战道现在几个呼吸的时间,折损在陈默受伤的僧兵就有数十,这可是佛门精锐,是用来谋取政治资本的。

    四个秃驴不再隐藏,暴起发难时,陈默才察觉到他们的存在,隐藏的功夫也算是相当精深,佛法造诣高深难道还有这个好处。

    四个秃驴一同出手偷袭,陈默便推断出了他们的身份,当年这四个秃驴就不要面皮的联手诛杀“邪王”石之轩,不过石之轩跑了,那时的石之轩怎么说也有宗师巅山夆的战力,四人联手之威有大宗师级的威力,才能让石之轩这个马乔傲之人逃之夭夭。

    经过多年的沉淀,四大圣僧的实力必然有所增长,虽然不至于和老牌大宗师媲美,不过联手之威足以抵得上先天八重的高手了。

    嘉祥玄功枯禅,真气激荡全身,百步穿杨的气劲直逼陈默后脑;道信捏印,达摩手印朝着陈默脊柱落下;智慧劈掌,心佛神掌目标是陈默的后腰;帝心执棍(为了隐藏自己,融入僧人中,就无法拿禅杖了),以棍代杖扫向陈默的下盘。

    四人联手已经尽数将陈默后方封死,而此刻双手无力抽身,右腿忽而弹起,弯折成一个诡异的弧度,以其强大的身体素质使出神龙摆尾,这招金系外功巅山夆的招式以脚使来威力更胜双手,不过和手相比少了点变化。

    不过一解此时之围足以!

    昂——

    诡异的声音在心底响起,紧接着四大圣僧就见陈默右腿一抬,真气显化的银色龙尾率先扌由爆了嘉祥大师打出的破体劲气!

    龙尾此刻不过是气势稍稍一阻,即将撞上帝心尊者的齐眉棍,嘉祥抬手准备补上一记。

    然而在这关键的一刻,前方又闪出一个秃驴,在陈默被牵制无力他顾之际,出手偷袭,从其气息上来看便是静念禅院禅主了空,为了佛门的兴盛不惜放下马乔傲出手偷袭,背负骂名也无所谓,反正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

    此刻的了空摒弃平时慈眉善目状,化作了一个怒目金刚,飞身跃起一掌朝陈默头顶按落!

    陈默见状并不惊慌,既然料到了佛门倾巢而出,了空的偷袭并不意外,而且对方的目的怕就是为了给宁道奇创造机会。

    只是没有想到,了空也踏入了大宗师层次,虽然只是初入,但战力的提升发生了质变,陈默不敢以脆弱的头部直接去接对方的一掌。

    单脚撑地,依旧不打算后退,只是加紧了手上的动作,剑指点出,直接运动了指枪的技巧,在梵清惠不可思议的目光下,仅仅是一瞬间便剑气如幕,梵清惠只得仓促收剑,边退便将剑心通明的剑气被催发到极致,舞出剑幕护住周身。

    左手引动太极,牵制着师妃暄和解晖。

    逼退梵清惠后,腾出来的右手仓促上抬,没有什么技巧,直接大力金刚掌一掌拍出,淡金色的光芒覆盖了陈默的右手,眨眼间就要对上了了空蓄力已久的一掌。

    忽然,独尊堡打扮的人群中窜出一个面目清奇的老者,五缕长须在胸、前随意的飘荡,看到此人的第一反应是他的手比常人的大,然而仔细看之时,却又发现这种大小不过是因为被吸引过去产生的错觉。

    宁道奇觅得机会,终于出手了。

    宁道奇自师妃暄和解晖间强势扌臿入,散手八扑,虚虚实实间连续挥出八掌,这一瞬间原本攀升至极限的气势衰落到了宗师层次。

    宁道奇的人品虽然不值得称道,被袁天罡称之为道贼不壮己力,反为胡教助纣为虐,如不是其人武功甚高,难以杀之,早就杀了。

    但这一次选取的相当之巧妙,在陈默神龙摆尾撞碎了帝心的杖法,右手接上了了空的一掌之际,切入了左手战圈,并一下子打破了陈默维系的平衡。

    陈默沉心静气,运使武当绵掌,开始化解起攻势,同时调动只有虚丹之境才有的气血之旋,强化左手的防御。

    正当此时,陈默忽而觉察到后方热浪袭来,然后就觉察到一短矛一瞬便突破了自己的力场,一路势如破竹的袭来,那洞穿一切的意境,陈默都感觉到后心的皮肤泛起了鸡皮疙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