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纵意登仙步
    妈蛋,草原毕玄,炎阳大****,好!好!好!

    想不到你们都把他请来了,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想不到他才是你们的杀招!

    怪不得独尊堡会屈服,三大宗师出手,还真没有什么势力能阻其兵锋,陈默一瞬间想通了,不过却并没有一点被算计的怒色,你死我亡的战斗,不择手段是相当正常,没有这点觉悟,早在末世挂了。

    即是如此,陈默的决断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迅速收腿,鼓荡全身气血加强肉、身的防御,硬接了智慧大师的心佛神掌,脚下圣心诀中“纵意登仙步”迈开。

    若闲庭信步飘飘欲仙,原地的身形却在一瞬间模糊了,如同缩地成寸一般,只在众人视野中留下一道虚影,甚至快过音速,只是周身真气环绕,排开空气,因此不会出现音障,甚至不会掠起罡风,这便是陈默的倚仗——圣心诀中绝世轻功“纵意登仙步”!

    陈默一瞬间强行受了几招,在众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以极其野蛮的方式脱开了战圈,更是直接将僧兵和家将围成的圈子撕开了一道口子。

    站在战圈之外,陈默抬手擦去了嘴角的血迹,即使运用了铁块,全力催动龙象,依旧受了不轻的伤势,调动气血之力恢复身体的伤势,咧嘴一笑,沾血的牙齿显得笑容十分森然“胡人,胡教都勾结到一起了,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呢!”

    在场之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不是因为陈默所说的话,大家都这么不要脸的偷袭了,被问候几句女性亲属都不会变化一丝表情。

    此刻,他们难以接受的是自己精心设计的杀局,居然被对方轻松的突破了,那种恐怖的速度面前,一切都是虚的,一切谋划都成了空谈。

    当然,陈默把速度飙那么快也是有代价的,刚才一点五倍音速,将其庞大的真气储量消耗了近三分之一,所以在真气化为真元之前,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消耗得起。

    陈默随后一抖,流火已然跃然掌中,随手舞了一个戟花道“好了,现在开始第二回合!”

    梵清惠作为站在大唐世界顶尖之人,自然是拉不下面皮直接四散跑路,况且他们也不觉得自己这边没有胜算,他们相信只要他们肯付出代价,终归是能让对方付出代价的。

    自从看到对方的速度后,已经没有奢望能够斩杀对方了,只是期望重伤对方后,让其无力顾及天下大势,无法用其犯规的武力破坏战场局势。

    梵清惠,了空等人,默契的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决绝之色,局势糜烂的这种程度,他们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现在已经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从陈默带着一群人平推了阴癸派,世人才发现所谓的墨家不只是他一个人那么简单,而那些绝色无双的丽人也不该是默默无闻之辈,通过调查,佛门发现这些人突兀的出现,并且在宋阀内部担当高层。

    这个情况就很糟糕了,墨家不是和宋阀有所合作,更糟的情况是宋阀全力支持其夺取神器,所有人都知道宋缺曾与杨坚争夺天下,见事不可为之后才假装臣服,其势力可见一般。

    现在宋阀已经起事,占据江南数十郡之地,墨者陈默更是外阻突厥,内收魔门,一时间声望无二,对于佛门的大计已经不是绊脚石那么简单了,完全可以说横亘在前方的大山,只要陈默不死,就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

    “杀!”

    梵清惠喝令,然而僧兵和私兵已经没有刚才的决心了,他们迟疑了,他们动摇了,刚才即使在最危急的时刻,他们依旧插不上手,他们不惧死亡,他们慷慨赴死,但是当知道这种死亡毫无意义之时,他们的信念开始动摇了。

    虽然他们心神动摇,但依旧没有出现逃兵,举着武器冲杀上来。

    梵清惠等人也没有迟疑,迈开步伐,提剑欺上,然而让她绝望的一幕出现了。

    陈默眼见对方把所有底牌都翻开,没有了引蛇出洞的必要,采取了游斗的方式,飘忽的身形晃动着血色长戟,身形过处便是一个个生命逝去。

    脚下全力追赶依旧赶不上对方的步伐,梵清惠面色铁青直勾勾的看着陈默杀伐陷入了魔怔之中,原本晶莹的手指甲扣进了掌肉之中,紧抿的嘴唇已经被皓齿咬破染上了丰色丽的鲜红色。

    了空双手合十,一脸悲怆道“阿弥陀佛,佛门弟子化整为零,各自离去。”

    解晖闻言也运力传声,只是解晖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本来那么粗的一条大月退,现在却是站到了对立面上“独尊堡的儿郎们,速速各自离去!”

    听见陌生又嘶哑的声音响起,梵清惠忽而一个激灵,不可置信道“师弟...你...”

    了空自然知道梵清惠要说什么,打断道“无妨,闭口禅破与不破对于当前战局而言,无任何帮助,而墨者兴许会放过其他人,然你我却定然在其必杀名单之上。”

    四大圣僧口宣佛号“阿弥陀佛。”

    “然也,和尚你看的比尼姑明白,虽然那墨者在肆意杀翏戈,但其大部分注意力一直留在我们身上。”毕玄浑身散发着邪异莫名的慑人气势走上前来道,而后又对调息的宁道奇道“老道士,还有余力吗?”

    宁道奇白眉微不可查的一抖言不由衷道“老道无碍。”

    陈默见小喽罗们四散而逃,也便停下了杀翏戈,气机锁定谁准备逃跑就会受到雷霆一击。

    慢慢的朝着这对方靠近,陈默开口道出了心中的疑惑“宁道奇,你身为道家之人,为何会和佛家搅和在一起?”

    “老道发现李阀乃是白蛟气象,于是决定助其白蛟化龙,气机牵引之下,老道的修为也好再进一步。”宁道奇没有避讳,直接说出了答案。

    陈默心道,怪不得你会如此不要面皮的来偷袭,原来是我阻了你的道,对于寻道者而言,这阻人道途之仇更在杀子夺妻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