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未完结式山崩
    更为关键的是,两者气运相连,一旦李阀登顶不成,宁道奇也是要遭受气运反噬的。

    陈默了然的点头“原来如此。”

    解开自己的疑惑后,陈默站定抬起手中长戟对着众人道“我有一式,期待众位品评。”

    一式定输赢,这对于这边状态下滑的宁道奇未尝不是一个好选择,当然也没有人觉得陈默自大,毕竟对方有这份的实力。

    “老道士不在状态,那么就让毕玄来主攻,各位麻烦配合我了。”毕玄提着青铜短矛踏上几步来到众人前方道。

    这个时候,为了活命,他们不得不协调好彼此,让战力发挥到最强,虽然不见得对方会遵从自己所言,但自己这方强一点,多一分活命的机会总没错。

    他们相当清楚,一旦人们分散,各个击破不过是翻手之间,刚才的交手已经证明了这点。

    “那就有劳武尊了。”梵清惠道。

    毕玄摆手自嘲道“武尊两字,还是不要拿出来献丑了。”

    梵清惠看了看那凝立等待的身影,漠然的点点头,不再说话。

    毕玄突发一声长啸,在地面用力一踏,地面顿时开裂,脚尖一挑,取出了要偷袭隐藏身份而藏匿在地下「阿古施华亚」的长矛。

    九十九斤长矛入手,毕玄气势攀升了三分,炎阳大****催发到极致,即使陈默隔着三丈距离依旧热浪滚滚,其上身的衣物更是化成飞灰,露出了完美的体魄,古铜色的皮肤闪烁着眩目的光泽,双月退特长,使他雄伟的躯更有撑往星空之势,手掌宽厚阔大,似是蕴藏着这世上最可怕的力量。

    然而此刻他古铜色的肌肤上青筋跳动,双臂之上的青筋更是如同随时会爆裂一般高高突起,山呼海啸般的力量在皮肤下涌动。

    在毕玄蓄势之期,陈默陷入无悲无喜之中,一股股锐烈凌厉气劲忽而从其周身迸发,在地面上撕裂出一道道裂痕,这是陈默控制力不足的表现。

    这式山崩,陈默即使花了多年依旧没有完全掌握,不过从中获得的好处不言而语,那便是境界的提升较之寻常的修炼快了无数倍,而且因为陈默用戟而非刀,所以完全不必担心重复前人的道路。

    感受着崩山断岳、斩岩削壑的气劲不断的在长戟之上汇聚,梵清惠、解晖等人的肌肤之上都有撕裂之感,纷纷提气凝神,将自己的状态攀升至巅山夆,了空,嘉祥大师,帝心尊者见到陈默那不断提升的气势直接运转拼命秘法,在原有的基础上战力再度拔升一截。

    作为身经百战的大宗师,倘若两者武道切磋,自然会等对方把气势臻至绝巅,然而这是一场关乎自身性命和种族兴衰的战斗,他弯下了马乔傲的脊背,他出手了。

    长矛一抖,合身扑上,原本火、热的空气再度炙热的几分,众人见状玄功大****施展开来,纷纷打出了自己的绝学,剑气、掌劲铺天盖地的罩向毕玄周身,却又避开了他本身。

    宁道奇最后出手,散手八扑精要于虚,虚能生气,清净致虚,则此虚为实,虚实之间,态虽百殊,无非自然之道,玄之又玄,无大无小。

    是以宁道奇招式、御气于虚实之间转换如意,来居中调和是上上之选,将一氵皮氵皮的攻势加持如同浪潮般,紧随毕玄攻势之后。

    陈默不慌不忙,轻轻拨动驻于地面的长戟,流火下落,斩在了毕玄的长矛之上。

    铿锵之声入耳,梵清惠就见毕玄脚下塌陷的数寸,手腕更是微不可查的一抖,似乎无法承受巨力一般,只是在宁道奇的调配下,几人的合力攻势到达,缓解了毕玄的压力。

    感受着长矛上传来的,近乎难以承受的巨力,毕玄知其不可为,扭身回旋,借力之后,长矛再度刺出,与刚才的大巧若拙不同,此刻无数矛影幻化而出。

    陈默将碰撞激荡之下,高高抛起的流火重新掌控于手中,却是化作血色闪电力劈而下,长戟还没落地,地面已经在此压迫之下开裂出巨大的缝隙。

    万千矛影忽而合一,火红色如同烙铁的长矛破开那崩山断岳,破开拿背禁锢的空间,一击点在了长戟的薄弱之处。

    轰!

    两者相撞,真气激荡,恐怖的劲气横扫四方,碎石穿空,风沙眯眼,预想中的势均力敌没有出现,毕玄直接被怕进了地面之中,其脚下所在方圆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越靠近中心,裂纹越是细密,紧贴双月退之处都是碎石屑,氵日氵日鲜血不断的往外冒。

    长戟更是余势不减的扫灭的众人的合力一击,将众人击成重伤。

    而导力的关键人物宁道奇,被斩飞于数十米外,胸口塌陷,眼见不活。

    刚才伫立在众人前方雄壮的身影已经不在,此刻他仅余上半身露在地面,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出现在了昂扬的身躯之上。

    咔嚓咔嚓,细碎的声音传来,原本握在毕玄手上的长矛开始剥落片片碎屑,紧接着如同信号一般,长矛轰然破碎,散落在了毕玄身前。

    噗呲!

    一道道血箭忽而从毕玄身上喷出,口觜巴艰难的张了张以若不可闻的声音道“好强。”而后脑袋一歪失去了声息,原本怒弓长的眼见也失去了神彩。

    这场战斗,大唐三大宗师陨落其二,然而陈默没有半点激忄青,完全无法找到旗鼓相当的碰撞,一次来助自己突破。

    长戟一收,看着无力躺倒在的众人,陈默通道一开,放出了白清儿。

    “主人,你好久没找人家了。”刚刚来到外界的白清儿就抱怨道,接着似才注意到现场的不妥“咦,主人似乎经历了一场大战呢。这不是梵斋主,了空大师么。”

    “魔门妖女,哼...咳咳咳咳...”

    “师傅!”

    梵清惠一动怒就压抑不住自己的伤势了。

    “哦,嚯嚯嚯。”看到他们凄惨的状况后,白清儿发出了不明意义笑声“你们居然不自量力的来截击主人,真是最该万死!”

    “清儿,男的都杀了!”

    “清儿领命。”白清儿欢呼雀跃,曾经她只能仰望的人物,现在却要终结在她的手上,她亻申出女乔嫩的小香舌舌忝了舌忝干涩的嘴唇,整个人都激动的发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