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暴走的剧情
    没有去管白清儿那边的惨叫和谩骂,陈默将师妃暄和梵清惠放在了一起,将破入两人体内的星辰真气吸纳出,稳定其伤势后封禁两人修为后,眼光肆无忌惮的大量这两人。

    因为受伤的关系,两人面苍白躺倒在染血的地面,如风中杨柳只能任由陈默施为,梵清惠对于那种炙热的眼神可是相当明白其含义的,以前行走江湖之时,撩扌发众人,那群被自己迷得神魂颠倒之人欲吞之而后快,不正是这种眼神么!

    只不过他们无力实施,自己此刻对于眼前之人却是不设防。

    “恶贼,你想怎样?”梵清惠冷声发问,对于了空等人所受的折磨与死亡,却是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她知道即使自己的任何行为现在只会其反效果,当然也有可能是玩政治的女人本来就凉薄。

    陈默从琉璃界过拿出一张广木,放在用炼金术平整过的地面,将两女抱起,放置在洁白的广木单上,手指在其面颊上摩挲,感受着嫩滑的肌肤,说出了令她胆寒的话语“梵清惠,现在给你一个以身饲魔的机会,若是不能让我满意,就屠了你佛门!”

    “你——”

    “哦,小暄暄不要急,今天你们两一起。”恐吓完师妃暄,陈默食指划过梵清惠成熟的女乔躯,手指所过之处衣服崩散,如同风化岩石一般“**一刻值千金,那么梵斋主,作为师傅的,你先为你的徒弟示范一下吧。”

    “不要,求你不要在这里!”梵清惠双手抱胸,身体蜷缩,此刻的她只能做到这个地步,曾经的白道魁首,此刻沦落为一个娇弱等待欺凌的弱女子。

    “此地风景独好,也没有外人。”似乎为了增强自己的说服力,陈默吩咐道“清儿,让大师死的慢一点!”

    “你——!”

    师妃暄手指指着陈默,气的说不出话来,紧接着却是听见刺啦的一声,小喧喧草绿色的肚兜暴露在了空气中。

    白清儿回首调笑道“主人,你原来喜欢这个调调,下次奴婢和师姐就和您玩这个。”

    对了,陈默一拍脑袋,这难得的一幕需要记录下来,于是琉璃界一开,唤出了梅兰竹菊,四人手执摄像机,拍摄这个值得纪念的一幕。

    接下来,在陈默以天下佛门弟子性命的胁迫下,在旁人的注视下,在昔日师弟在侧下,梵清惠紧闭双眼,死死的咬住嘴唇,浑身颤扌斗的坐了下去。

    看到原本一副清冷姿态,死死不发出声音的梵斋主,开始摇头晃脑扌延动着月要肢时,便知道慈航静斋算是完了,沉沦谷欠海的梵清惠不可能逃脱主人的手掌,如同自己一般。

    知晓慈航静斋尼姑的顽固,这回陈默直接使用了御女心经中的秘法,直接点爆了梵清惠的谷欠望,此次之后她就离不开自己了,这已经类似于邪术,对于心爱之人,陈默都不屑于去使用。

    同时,陈默也一举吞没了梵清惠身上的气运,和白清儿那种几乎没什么帮助不同,陈默能明显感受到自己的气运涨了一截,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样子,难道是因为对方身份越高,气运就越强,看来下次要找个身居高位的女人验证一番。

    基于这个原因,师妃暄身上的气运,陈默反而没有吞噬,小喧喧的待遇和梵清惠不同,陈默打算玩养成,少女不过十七八岁,在拿下梵清惠的基础下,转变她的观念简直轻而易举,完全不必抹杀她的灵性。

    在和两女双修后,两女的伤势都被治愈了,修为都有所增长。

    在将两女伐沓到昏迷后,才放过两女,白清儿将外人杀翏戈一空后,带着杏眼迷离,早已急不可耐的梅兰竹菊和白清儿回到琉璃界的卧房,一场大战再度展开。

    在川蜀之地逗留了半个多月,当然不是等石之轩掌控此地,因为石之轩的隐瞒,陈默都懒得再去见他,而是好好的教育梵清惠和师妃暄,用鞭狠狠的抽!

    当然,陈默在独尊堡前大杀四方,毕玄、宁道奇、四大圣僧、了空的尸体可没人收捡,于是几人死亡的消息也是轰传天下,陈默当日的行踪也没有隐藏同样被人翻了出来。

    结果引发了江湖上的地震可想而知,陈默原本就很高的声望一下子上升到了顶点,天下第一人再无任何争议。

    驯服两女后,在梵清惠的带领下直接前往了慈航静斋总部,有了内奸的存在,还是掌门背叛,结果便是梵清惠在议事大殿召集了所有人,陈默这是大发神威的将他们所站的帝踏峰直接搬走,为琉璃界有增加了一座岛屿。

    至于你尼姑们信仰崩溃什么,纯属是陈默想多了,在展现过如此手段后,陈默基本被奉若神明了,海量的信仰之力从在场的尼姑中传来,

    果然,除了真正的高层,这些没这么下山的俏尼姑们还是相当的单纯的,师尼姑也从泛信徒变为了虔信徒,梵清惠更是直接变成了狂信徒,至于那些还抱有敌意的,年来色衰的已经被陈默判了死刑,这真是个看脸的世界啊!

    等陈默返回江南之地,杨广的死讯传来,这是宇文化及等不及动手了。

    本来解决了佛门的问题,陈默打算直接起兵开战,结果杨广暴毙,直接打着清除叛逆的口号起兵,也省得太多了麻烦了。

    在古代,大义真的很重要了,在争夺天下之时弑帝的名声实在太臭了,君不见宇文阀是四大世家第一个出局的世家,君不见李阀都是打着另立新帝的名义。

    虽然陈默不是很在意这些东西,不过既然能省去麻烦,也不介意改个口号,因为陈默亟待统一中原后离开大唐世界了。

    于是陈默一声令下,在临安称帝,国号虞。

    于是天下大哗,我们都不知道你隐藏的那么深,居然是宋阀的主人。

    虽然这个消息另人意外,但宇文化及和李密还是打他们的,一个因为北方之兵回乡热切,一个阻挡在道路上,不可能开门放行,假途伐虢怎么办?

    在宇文化及率北方军队离开江都后,杜伏威和李子通终于开撕了,新仇旧怨一起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