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扑朔迷离
    不知道是不是陈默的错觉,目光扫过,居然在叶翔宇的狗腿子眼中看到了快意。

    “唔,混蛋,我要你不得好死!”叶翔宇模糊不清道,这对于普通人而言完全是致命的伤势,在3级的超能力者面前不过是轻伤罢了,不过抽碎他的牙齿对于叶翔宇而言打击是最大的。

    虽然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但想来不是什么好话,接着叶翔宇在空气中轻点了几下,陈默突然感觉到危机临身,这种感受自陈默突破先天之后,还是第一次(伊丝塔那次,直接是思维冻结了,哪来什么危机感觉,而且当时的灵觉也没现在那么强,更甚至两者间差距太大,根本无法感受。)。

    陈默传音让众女速来,同时将身边的众女收进了琉璃界,当然也没有忘记给自己带来危机的叶翔宇,食指连点四下,四道剑气应激而出,直扑对方的四肢。

    叶翔宇见美丽女子一个个的消失不见,更加确认了对方不是易于之辈,就见四道流光朝自己射来,没有犹豫叶翔宇就地一滚。

    “啊——”

    惨叫传来、经久不息,却是剑气不偏不倚的将其四肢洞穿,鲜血不要钱似的流出。

    李秋水先天之前的白虹掌力都能拐弯,何况陈默已经先天虚境,掌控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惨嚎声起,陈默忽然感受到危机徒然增大数十倍,从原本可以应付的状态,超出了预期.

    轰!

    惊天气势爆发,十数公里外气势冲霄,陈默都感觉空气沉重了几分,那里正是危机的来源。

    陈默没有坐以待毙,体内的先天真气如同大江哗哗的奔涌,一刹那主丹田和副丹田齐动,体内真气开始往真元转变,生死危机面前所谓的圆满,哪里还顾得及根基。

    随着第一滴真元在气海丹田成型,开辟的副丹田中也开始形成,陈默自身的气势也在不断的增强,只是与对方而言依旧是天渊之别。

    未等真气转化一半,一道黑影从头而降,在陈默身前落地没有激起一点声响,然而刚等他落地,道路两旁的房屋才暴起一个个能量护盾,这是感应器的延迟,能量护盾是在新城改造时安装的,为了避免普通人被超能者交手余波所伤害。

    来人三十多岁的样子,一寸长的短发如同钢针根根竖起,面容刚毅,眉宇间却有股说不出的阴霾,扫了眼在地上哀嚎之人,平淡的不带一点起伏道“虽然我这个儿子不成器,但也轮不到你来管教。”

    男子到场之后,原本哭嚎的叶翔宇忽而噤若寒蝉了起来,看来这就是所谓的严父了,不过按照这剧情就是慈母多败儿了。

    “子不教,父之过。”陈默乐得合对方扌止犊子,让自己完成的真气完整的蜕变。

    对方早就观察到了陈默身上的变化,显然不会让他如意,来人大手一挥。随意的朝陈默攻来。

    感受着眼前不断放大的拳头,感受四周被封锁的空间,银光闪过,一把新买的合金大刀出现在陈默手上,运转真元照着拳头便是一刀斩出,璀璨的刀光横空,却是在普通的一拳面前一击而碎,可以用作斩舰刀的合金战刀也在对方的拳头下寸寸破碎开来,碎片朝四面八方激射。

    陈默手腕一抖,全身肌肉不断的抖动,体内血液哗哗的流动,仿佛奔涌的长江,肆虐江河之中的浪涛,意图将轰击在自己身上的劲力卷走,只是此刻完全无暇顾及已经被一拳打飞到空中,横空数十米朝远处落去。

    “居然挡住了。”来人颇为意外道,虽然只是自己的随手一击,却也不是筑基还没完成之人能抵挡的。

    砰,陈默的身形横飞数十米,弹射在了扎古身前的防护盾上。

    9527看到自家防护盾受到攻击,电子眼中红光一阵不明意义的闪烁,然后不含感情对电子音道“肥羊你刚才的战斗力311,对方战斗力至少是你的十倍,建议肥羊举双手双脚投降。”

    噗!陈默喷出一口鲜血,肥羊,还真是直白的称呼呢。

    紧贴着能量护盾的身体慢慢滑落,一口逆血忍不住喷出染红了衣襟,陈默艰难的起身,背对着9527到“差距好大,只不过后半句话就当我没听到。”

    “现在已经不在建议肥羊投降,你们已经不死不休。”

    听到9527的电子音,陈默忽而身体一僵,抬眼朝着9527所指之处望去,却见叶翔宇被四散飞射的合金战刀碎片洞穿了咽喉,身体其他部亻立也有多处被洞穿,鲜血横流,此刻只能咳咳的发不出声响,生命之火正在走向消亡。

    如此诡异的一幕,看得陈默脸色发寒,他可不会觉得远在自己实力之上的对方,会闹出这样的乌龙,对方也显然不会放任自己杀了他儿子,绝对有第三方势力插足。

    陈默感受着狂暴数倍的气势,嘴中发苦,后背紧贴扎古的能量盾,头也不回道“现在有什么办法杀了他么?”

    面对极有可能是第四方势力的9527,陈默可不会两费时间的去问到底是谁做的,直接问出了自己的出路在哪里。

    嘀的一声提示音过后,9527道“目标叶俊杰,主神空间夜枭团团长,金丹期修士,目前境界筑基巅山夆。战斗力差距18倍,没有胜算。”

    陈默眼见一眯,从9527的只言片语中获取到了足够的信息,对方在主神空间混,结果境界跌落还没有恢复实力,昔日的对手显然不会放过如此良机,借自己之手来试探对方。

    握草,我运气要不要这么背!

    等等,运气?

    呵呵,我记得回归主世界前,自己把身为皇后的宋玉华的气运掠夺一空,虽然让自己的气运大涨了一截,约有二分之一的样子,显然后遗症也出来了!

    现在气运为零的宋玉华,将登徒子招来,然后麻烦接踵而至,这还是自己的锅,真是日了哈士奇了。

    就在陈默思绪飞快的闪过之时,叶俊杰沉声开口“虽然说你不是主谋,但已经掺和到这件事情中来,那就为我儿子陪葬吧!”

    陈默疑惑道“你为什么现在不救你儿子,一颗仙豆就能搞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