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司机小李
    只是陈默马上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因为仅仅是这样一句话叶俊杰脸色涨红,而后由红变紫,是被戳到痛处的恼羞成怒,是乞丐来到商店的窘迫。

    当然,以现在的意料科技,残肢断臂的伤痕,修复起来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医院之中就有相关急救设备,然而别人是不会给他时间或者机会的!

    “哈哈哈,瞧瞧我们的叶大团长,现在惨成这样,小子,看在你让我这么欢乐的份上,我尽量让你不死。”面对出现在自己脑海中不阴不阳的声音,陈默心底冷哼一声,不作回答,他可没有把希望寄托在陌生人身上的习惯,显然对方还在把自己当枪时。

    战意昂扬,心灵大海平静不波,陈默随手一甩,一把战刀再度出现在手上。

    砰砰砰,随着陈默体内一声声气爆声响起,陈默发动了传承秘术星爆术,一个个副丹田中的气旋轰然散开,数量庞大的真气在体内涌动,挤压的经脉开始破裂。

    陈默的气势也如同充气的气球般节节攀升,激荡的真气在体内横冲直撞,带着血液突破筋脉的阻隔,在陈默周围形成一个血色旋风。

    看着陈默拼命,9527在防护盾后面说着风凉话“一倍、两倍、三倍...哦在三十五倍停下了,很不错的爆种方法,不过比起赛亚人变身差远了,人家随随便便就是五十倍战斗力提升,还没有副作用。”

    虽然提升了三十五倍战斗力,但是陈默可没觉得已经没问题了,作为资深轮回者怎么会没有一、两手底牌呢?

    陈默深知自己只有一刀的机会,不是他死,就是自己死!星爆术将副丹田中的真气一下子爆发出来,现在陈默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了,完全无法支撑起一场战斗。

    陈默此刻燃烧了意志,燃烧了精神,燃烧了气血,燃烧了真气,在不顾一切的情况下,陈默爆发了,如同沉寂了万年的火山,在这一刻彻底喷发——山崩!

    霎时间天地变色,无尽的真气朝着战刀涌去,陈默燃烧了一切的一击,刚猛无匹,势不可挡。

    叶俊杰神色沉凝,面对来势汹汹的一刀没有怠慢,气势同样攀升数倍,朝着耀眼的刀光挥出了认真的一拳。

    在陈默眼里,叶俊杰一拳挥来,不过在即将与刀光碰撞之时忽而偏离了,紧接着对方皱眉的一掌挡向刀光,脚下更是一点朝后飞退。

    只是那一掌依旧错过了刀光,脚下飞快的动作,在陈默的视线中身形却依旧战立在原地,于是刀光在其空门大露之际,一刀斩下。刀光破开了皮肤,血肉和肋骨,斩碎了心脏,在破碎脊椎后消耗殆尽!

    增幅的百多倍的舍命一击,才将对方的身体打穿!

    哈,也就是说,陈默不拼命,指不定连人家的防御都未必能打破!

    不过即使叶俊杰拳掌击空,仅仅是余波,依旧将陈默甩飞出去,燃烧完后的陈默如同破布袋子掉落在地面,浑身冒血的翻滚着生死不知。

    被陈默刀光自胸腹间斩开,断为两截的叶俊杰,此刻依旧没有马上毙命,道基境界极强的生命力吊住了他最后一口气,躺在地上的他转头看了看已经在余波下死去的儿子,目光开始涣散“你是谁,要这么算计我?”

    此刻一个红袍身影忽而出现于叶俊文身前,不阴不阳的声音幽幽开口“叶俊文,还记得当年为你顶罪的我么?”

    “小李?”叶俊杰惊疑不定道,而后又叹了口气。

    司机小李,曾经是是叶俊杰的司机,为其酒驾撞死人而顶罪,这本来也没什么,你情我愿的交换,结果坏就坏在小李在进入监狱后,因为和狱友的争斗中,被打爆了蛋蛋。

    从一个健全的男人,变成了一个无蛋之人,这仇恨的种子深深的埋下了,出狱之后虽然拿到了对方的补偿,但是当一个男人失去最重要的东西后就开始偏激了,这都是叶俊杰的错,让他蛋碎之人不会有好下场,而叶俊杰他也不会放过对方。

    小李知道对方势大,不是自己一个小司机可以撬动的,不过他隐忍下来,一直等待着机会,直到他在网上看到了葵花宝典,后来又进入了主神空间,于是他一步步开始计划。

    “对,就是你当年的司机小李。”

    “叶俊杰,你知道你为什么来到主神空间么?你知道你上次任务为什么近乎团灭么?你知道为什么你一个金丹巅、山夆之人被打落筑基么?”

    抛出一连串问题后,小李忽而畅快的大笑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也不晚,因为你就要死在这里了。如同当年我的伤一样,我要你亲眼看见自己绝种。”

    “放心,我以大代价冻结了空间,主神传送无法启动。我要借他人之手杀死你,看着你死在一个弱鸡手上,我现在特别畅快。不过我原本以为他只会让你受伤,结果出乎我的意料,那豁出去的势态,在加上我的帮助,竟然真将你打个半死。”

    忽而一道橙色光柱从天而降,笼罩住了奄奄一息的陈默,随着光柱消失,陈默的身影也消失在了现场。

    小李从消失的传送光柱上收回目光,看了眼怒目圆睁毫无声息的叶俊杰,轻笑一声身影消散在了原地“魔障已经清除,我也该去突破元婴境了。”

    唔,这里是哪里,嘶,好疼!现场陈默的身体就像是破碎的瓷器,被胶水缝合了起来,不死实在是万幸。

    我记得我刚刚开大和人干了一场,然后就被打飞了,然后就失去了知觉...现在感觉好虚弱,体内空空荡荡的,气血亏虚,气海空荡,战斗力恐怕连5都没了!

    还是先把身体调整好为第一目标,陈默捂着不太清醒的脑袋慢慢的爬了起来。

    “欢迎来到主神空间,新人,还在地上躺的那个白发小子不要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嗯,所有信息都在你们脑内了,有不明白的可以直接查询手腕上的随身主神系统,嗯,也就是你们的腕表。”一个有着浅蓝灰色眼睛和银色头发加上他的高额和阔鼻,典型的一欧美帅小伙说完就开始眼观鼻鼻观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