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恩赐解脱
    气劲翻飞之中,两人从地上打到空中,拳拳到肉的感觉使得王大锤陷入了亢奋之中,赛亚人血统的他更加偏爱肉搏,本来旗鼓相当的对拼中,不动声色的慢慢的积累着优势,二十回合后终于找到了机会一拳击中对手左肋把敌人砸飞,接着闪身到其身后便是一个重锤将其打向地面,能量弹也是不要钱的追击而下,烟尘弥漫之际,才发现似乎自己实力又有所提高,果然肉搏战才是赛亚人的归宿。~~~小~说~suimeng~

    感觉一股煞气扑面而来,恶魔再次从废墟中走出时已经大变样了,双手变成了利爪,关节上骨刺嶙峋,胸、前也有了骨甲的保护。

    看着他那难看的模样王大锤心道:既然你不想肉搏了,那么也没必要留着你了。

    龙珠中的气,相比于其他能量破坏性更强大,这是轮回者们总结出来的,立掌为刀,运气于手,这样就有雷切一样的割裂效果了。

    可惜消耗太大,得速战速决了,也不废话直接残像拳来到其右侧,在起察觉后再次用残像拳来到其身后,一发能量弹吸引注意力后,再次用残像拳闪到起左侧,朝其左臂斩去,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王大锤这样想到。

    虽然恶魔反应及时,以左爪封住了王大锤的攻击,但是他小看了气刃的切割能力,左手上的骨甲直接爆碎,手骨都断了一半,效果不错,王大锤如是想到。

    刚准备扩大战果,可是对手不给他这样的机会,恶魔暴退之后直接撕下左手,“以我之血为引,献祭吾命,助我覆灭眼前之人!”

    看着咒语过后对手不断拔升的气势,王大锤果断使用了天赋能力跑路了,他在融合了赛亚人血统时,觉醒了魔族血脉,猿魔血统,可以兼容任何猿猴血脉,并且自如的转换。

    神出鬼没,就是王大锤现在使用的能力,艾泽拉斯——幻影长矛手的能力,这是他在吞噬了对方的血液后获得的能力,在原地留下有一半实力的分身,本体跑路,堪称保命神技啊(话说lol中的猴子,还不是有类似技能)。

    分身吃了一发大招后,妥妥的消失了,本体站在气若游丝的恶魔前居高临下的一发能量弹。

    切,傻、瓜才会去接别人的大招呢,赛亚人虽然没脑子,但是他们的战斗意识可绝对是一流的,观察了下周围都还在焦灼的打斗,也没有帮忙的意思,收拾恶魔的肉、身后,王大锤向队友的方向赶去。

    却说易轩来到boss面前,慢慢的扌由出了背后的长剑,原本那可有可无的气息被一股冲天的锐气所代替,整把剑血色缠糹尧,剑体之上布满了血色符文,给人一种渗血的妖异之感,剑柄倒是很朴素,不过旁人一看就知道是把魔剑。

    boss收起原本懒散的表情,为了表示尊重,道“吾名卡迪亚斯奈西,想不到人类中还有你这样的强者,那么我们开始吧。”

    而其他三人则是呈三、角站立,把易轩二人围在中间,防止有人打扰到队友的战斗。

    “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此剑名为朱颜,是把魔剑,此剑以敌人的血来祭养,而你将化为此剑的养料。”

    “狂妄!”卡迪亚斯奈西取出大剑横斩而来,易轩脚尖轻点地面,欺近对方,以剑尖轻点大剑,微微荡开大剑,乘此空档朱颜画出优美的弧度斩在对方胸口。

    叮叮叮,剑上传来的触感明显不对,而恶魔胸、前则爆出火花,易轩果断脚尖一旋轻踏地面,向恶魔的右侧掠去,直接撞入对方的剑网之中,再度用剑荡开对手的剑,左手指尖气芒微吐,重重的点在对方的手腕上,可惜效果不大。

    再度借力退开后,把略微红肿的左手背于身后,剑指恶魔,瞄了对方胸口的白印,判断到对手是菜鸟般的剑术,顶级的防护力,“嘿嘿,小子你那无力的攻击,想要攻破我的防御是痴心妄想!”

    还有马乔傲自大的内心。

    易轩真气流转,朱颜被剑芒所覆盖,再次与卡迪亚斯奈西战在了一起,领略过对方的力量和防御力,易轩采取游斗磨血的打法,只不过对方是个魔剑士,总在易轩扌爪住破绽时来一发魔法打乱易轩的节奏。

    果然,我的身体太过脆弱了,要是再强点,加上我的剑术,绝对能强杀对方了,这样的想法一闪而过,易轩的动作却并未受影响。

    只能正面强攻,易轩发现氵斿走无法取得战果,原本只是正好覆盖剑身的剑芒暴涨到近丈,直接和对方硬碰硬了,两剑交击之间,劲气四射。

    轰隆之声响彻天际,每次交锋之后恶魔总需要脚踏地面来卸去劲力,而易轩用脚尖不断的轻点地面向后飘飞,卸力完再飞射而回,开始恶魔还嘲笑他,现在慢慢的发现易轩的攻势似乎越来越快了,到后来都来不及调整好姿态对面人类就攻过来了。

    魔法剑士的劣势就展露出来了,啥都会但是啥都不精,魔法干扰直接被对方斩灭,眼看对方的剑就在眼前,强运斗气吼道“破灭斩”。

    “断川”一股江河塞流的可怕气势浮现,只见易轩的剑轻易的斩破对方斗气后,再度斩断了对方的剑,继续朝对方身上落去,察觉到自己的剑被斩断,意识到危险后,卡迪亚斯奈西果断弃剑后撤,虽然躲过了被一分为二的命运,但是从胸口开始,被斩出深达一寸的伤口。

    看到捂着伤口飞退的恶魔,易轩也不去追击,自顾自的捡起被自己斩断的大剑“这么好的材料做成的剑,被你这样的废物在用完全就是浪费,我就不客气的笑纳了。还有你的剑技真是破绽百出,我都不好意思在剑术方面欺负你才和你正面交战的,后来我每次斩在你的剑的同一处你估计也没有发觉吧。哦,止住血了啊,那么也就...”

    易轩的身影一阵模糊,然后就出现在卡迪亚斯奈西的后方,一道血线将原来的伤口连了起来,“没有必要了”的话音才落下。

    看了看眼睛睁开,露出一脸释然笑容的恶魔尸体,才慢悠悠道“刚才的对话就是为了让你分神,好让我一击必杀,这样可以避免被翻盘,哦,最后杀你那招叫恩赐解脱,我赐予你解脱。君世,来处理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