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八九玄功
    答案就在血脉之中,是魔族的血脉被封印了,封印血脉的也不是旁人,就是魔族先辈,至于原因,陈默反正没有找到,或许是资格不够,说不定解开更多的血脉枷锁就能知道了。

    不过网上有过猜测,无外乎有难以抵御的强敌,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规避了。

    而且封印,可不是只有这么一层,就说至少有三层,每解开一层封印,随着血脉的蜕变都会有巨大的提升。

    自从能穿越后,陈默便对自身种族不是特别在意了,毕竟龙的传人说了那么多年,也就是我们都是龙族后裔,已经不是纯粹的人族了,更何况如果人族都是以女娲血液加上息壤捏出来的,那么也和妖族能扯上关系了,既然如此,换个种族又何妨,只是对于科学党比较毁三观罢了。

    况且人族也是分好几个档次的,最普通的人族,基因调整者,洪荒人族,还有就是女娲捏土造人的初代人族,其中的差别也无需我多说了。

    感受了下自身的强大,不愧是无数小说中用作入侵本世界的魔族么,即使只是解开部分血脉枷锁,也都已经碉堡了。

    何况,即使血脉被完全封印,魔族的天赋也几乎碾压了其他世界的轮回者,要不然他们怎么会建立联盟呢,毕竟他们进来时平均修为都高了主世界轮回者不止一个档次。

    用修真者的话说,主世界轮回者天赋最次的都是单系天灵根,有时候全系天灵根也都有,这还只是为解开血脉封印前的状态,可以想象异世界轮回者的压力了。

    陈默:“主神,兑换八、九玄功,附带三个月指导的那种。”

    “50兑换点已经扣除,现在是否传送?”

    “传送!”陈默毫不犹豫的回答。

    接着眼前一花,眼前景物不再是空旷的客厅,眼前是多人才能合抱的参天大树,抬头看去只能看到树叶遮蔽了天空,斑驳的阳光自树叶的间隙洒落,耳边回响着远处此起彼伏的兽吼声,嗅着脚下树叶腐烂的味道,可以判断现在应该身处在蛮荒森林之中,这里灵气虽然浓郁,但煞气同样惊人,即使魔族的陈默都不敢随意吞吐。

    不远处灌木耸动,说是灌木,其实已经长到了2米多了,不过在高魔高武的世界,这实际上很正常。

    听见声响,陈默刚一戒备,就有一九尺大汉走出,腰间围着看不出什么种类的兽皮,示果露的身躯之上分布着神秘的符文,古铜色的肌肤下面隐藏着让人心惊的力量。

    “你好,编号zm-4,我叫木易负责你今后三个月的八、九玄功的教导,至于你能不能学会就不是我关心的了。

    那么首先我和你讲解讲解八、九玄功的来历,八、九玄功是脱胎于父神盘古九转玄功的功法,当年父神精血演化巫族,但自祖巫之后巫族后辈子弟血脉不够而无法继续修炼九转玄功,于是祖巫合三清之力推演出了适合吾辈修炼八、九玄功。

    虽然八、九玄功修炼门槛低,但是肉、身资质越高修炼快,像普通人族没什么根基就来修炼基本不可能成功,我看你资质不错,兴许能够炼成。”

    说着装模作样的打量了陈默几眼,陈默就不相信,自己的一切对方没在第一时间看透!

    从对方的语气来看,显然不是人族,从对盘古的称呼来看,就是蚩尤与皇帝逐鹿之战后,没有什么声息的巫族了。

    本以为巫族会是个不善言辞的人,结果居然是个话痨,陈默如是想着,只是对方又开口了“那么我们现在开始吧,你现在可以精确的控制全身肌肉么?”

    “唔,控制还不够圆润。”

    “哦,看你资质不错,我帮你一步到位吧.”

    在陈默满脑袋疑问中,木易走近陈默,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陈默就直接被撂倒了,接着便察觉到一股沛然大力轰在了身上,劲力直透骨骼,而全身血肉不受影响,骨骼在这股大力的作用下,碎成飞沫就连颅骨也不例外。

    陈默全身保持人形还是因为常山出力护助了陈默,此刻除了还保持清醒外,连痛呼都做不大,要不是以前有经历过类似的痛苦,陈默敢肯定自己绝对会痛晕过去的。

    在陈默以为自己要死了,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木易的声音如当头棒喝唤回了意识模糊的陈默“按照主神给你的功法开辟骨脉,并运转心法修复好骨骼。”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不让自己昏过去,否则这个罪就白受了,努力的回忆着功法的内容,幸好当初自己阅读过一遍,要是什么都不知道,没有看过功法就传送过来,那这罪受的就苦逼了。

    怪不得八、九玄功的好评率如此低下,原来问题出在这里,而且那帮子混蛋轮回者也没写详细,就说这功法怎么怎么难学,却愣没说具体原因,原来是等着后来人跳坑啊!

    按照要求,引动气血之力着开辟骨脉,因为全身骨骼粉碎,成渣渣了,只要把骨骼一点点的塑形犹如捏泥巴一样捏出一个样子,然后慢慢的把粉末修复就行,理论很简单。

    但是实际才做的时候整整花了一个月才塑形完成,骨脉贯通,但是修复之路才刚刚开始,这时的陈默犹如一个玻璃人般易碎,全身骨骼裂痕密布,只不过终于不再需要木易出力护持了,躺在地上可以保持人形了。

    又一个月半月过去了,在这期间忍受着“小子你很不错,开始没昏过去,谁谁谁昏过去了,几秒后又痛醒了,谁谁谁在我这三个月就先练个左手,他以后左手一定很叼,谁谁谁从哪开始的这类的喜闻乐见的悲伤故事。”的陈默终于睁开了眼睛,慢慢的从地上爬起,噼噼啪啪,炒豆子般的声音不断的在陈默身上响起“小子感觉如何?”

    “感觉很好,从未有过的好,骨骼之上已经初显晶莹之光,我感觉只要骨骼蜕变彻底实力必然再上一个台阶,现在这个身体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很好,你熬过了最难熬的第一层第一阶段,我们开始进入第二阶段,由于你现在百脉俱通,可以控制全身肌肉,但是很多地方由于隐脉的存在,你没法做到百分百的操控,所以现在你要做的是打通剩下的隐脉,掌控自身。这个我就不帮你了,功法里面应该有脉络图,自己按照上面的来操作就行了,我先眯会。”

    听完木易的要求,陈默盘膝而坐,按照八、九玄功的的要求,运转真元缓缓的打通这周身隐脉,就这样平静的十多天一晃而过,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

    运劲轻轻一震,将开辟隐脉而出现的杂质震飞,才长身而起,也不顾身旁的木易,直接两臂缓慢向前轻轻抬起与肩平,手心向下,十指微曲,要轻灵无滞,两臂缓缓平举,开始太极拳的演练,没有飞沙走石,亦无天降异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