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作弊?
    “对,地和时间无可奉告,只要跟着我就可以了。”萨次卜补充道。

    “原来如此。”酷拉皮卡醒悟道。

    “真是很奇怪啊。”杰完全没有头绪。

    “我明白了,一开始就测试我们的耐力,真是太好了,不管你去到哪里,我也会跟着的!”雷欧力自以为是的道。

    “除了,耐力,还有考验心理承受力和策划能力。在不知道准确地和到达时间的情况下,心理要承受不可估计的压力,而且要针对自己的体力作出计划安排,这个考验可没看上去那么简单哦。”陈默来到杰三人附近插话道。

    当然,这些不过是对于你们这些普通人而言的要求,这句话是藏在心底的。

    “这位先生的对,情况就是这样。”酷拉皮卡赞同道。

    “哦,原来如此。”听到陈默的话,杰一副恍然大悟状,但是到底明白了些什么,这个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过你是谁,还有你的状态似乎比我还惨吧,还在这里大放厥词?”雷欧力指着额间已见汗迹的陈默叫嚣道。

    “哦,这位不修边幅的中年人,要不要较量下,到底谁不行?”陈默毫不客气的嘲讽道,话雷欧力一直为自己长得过于成熟而苦恼,明明只有十九岁的他,外表看上去就是个已经二十五、六岁了,更不要他此刻一身西装公文包,完全是一副职场精英的打扮,看上去更是成熟不少!

    而陈默却是恰恰相反,筑基之后寿命直接翻了一倍,可活00岁,自然当前的外表看上去也就二十一、二岁的样子,嘲讽的相当到位,仇恨已经拉稳了。

    这就是传中的打人打脸,骂人揭短!

    “好,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跑到终!”被出自身痛,有恼火的雷欧力自然答应了赌斗。

    见到雷欧力答应,陈默翻手间从戒指空间中取出了反重力滑板鞋,在路旁坐了下来,开始换鞋子,雷欧力只是回头不明就里的看了眼,开始继续赶路。

    阿尔萨斯反而是停了下来,看着陈默慢悠悠的换鞋,对于陈默的行为不解道“这样有意思?”

    “骑士先生首先应该学会放松,不要那么严肃么,一直紧绷着神经对自己丝毫没有好处,在这个比较安全的世界自然要找无伤大雅的乐子,你不觉得艾泽拉斯那种枯燥的圣骑士训练,把人整成了傻、子么?”

    “你——”

    一股强大的气势轰然爆发,却又迅速消弭于无形,拿起了魔剑霜之哀伤的他自然是经历过净化斯坦索姆一役,面临过和卫宫切嗣一样的选择——杀一人而救数人,你会如何让抉择?

    卫宫切嗣是心神崩溃也不为过,而阿尔萨斯却是拿起了魔剑,一个人背负起罪恶!

    阿尔萨斯颓然的叹了口气,迈开沉重的步伐,追逐已经消失在视野的大部队。

    陈默起身,使劲的跺了跺地面,感受着滑板鞋的舒适度,发动了反重力系统,脚下一催,追了过去。

    只是等陈默追上了雷欧力,就看到雷欧力和奇犽杠上;“不要跑,鬼!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尊重这个测试!”

    “你什么,我不明白。”奇犽不解道。

    “你踩滑板算什么意思!这是犯规的!”雷欧力指着男孩脚下的滑板道。

    “犯什么规?”奇犽脖子一歪,一脸天真的看着这个大叔。

    “你!这是考验耐力的测试!”

    “当然不是这样,”跟在雷欧力身后的杰道。

    “杰,你刚才在什么?”雷欧力问道。

    “考官只是跟着他跑,并没有什么别的。”

    “你也在帮这鬼话!”雷欧力气急。

    听到杰的话,白发男孩慢慢滑倒和他身高相差不大杰身边,问道,“喂,你多大了?”

    “1岁。”杰回答道。

    “这样的话,我也跟着一起跑吧,”听到杰的话,男孩想了一会儿道,并把脚下的滑板夹在右手处,作为揍敌客家族的奇犽,无疑是马乔傲的,面对同龄的杰都脚踏实地的奔跑,他好胜心起,屁孩终究是屁孩。

    “我叫奇犽,”男孩道。

    “我叫杰!”

    “那边的大叔,你不下来一起跑么?”杰指着陈默脚下问道。

    随着杰的问话,雷欧力也注意到了赶上来的陈默,只是相比于对奇犽的宽容,此刻直接扌止着嗓子喊了“喂考官,这人做弊!”

    陈默笑眯眯的看着对方蹦跶,反正就是来找乐子的,自然对于雷欧力的行为乐见其成。

    雷欧力的这声大吼,将大部分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所指的陈默,看到陈默悠闲的姿态在空中滑行,大部分考生都露出了贪、婪之色,只是都忍耐着,等待着考官的反应,如同考场上围观同学作弊被抓,看热闹的学生一样。

    跑在最前方的萨次卜听到了后方的动静,头都懒得回,只是机械的迈动步伐“我会带大家前往第二次测试的会场,也只是带领大家前往第二次测试的会场,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用了什么手段,都和我无关!”

    这样放纵的行为,自然是壮大了考生们的胆量,毕竟这里的人哪一个是简单的货色!

    萨次卜话语落下,黑暗的通道中只剩下赶路声和粗重的呼吸声,接着离陈默最近的一个壮汉直接狞笑着,挥舞着大手朝陈默抓来。

    陈默对于雷欧力报以无所谓的一笑,对于即将临身的米且壮大手,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如同驱赶苍蝇一般随手挥出一道气劲。

    呲——

    如同皮革破裂的声音。

    接着便是惨嚎声响起,气劲轻易的将其整个手臂忽然抛飞空中,鲜血洒落,那些离得近处之人连忙闪身避开,同时原本贪、婪的人群淋醒了,这人居然如同西索般恐怖。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是清醒的,依旧有人冲了上来,他们还清晰的记得出门那吃力的样子,觉得刚才的不过是某些奇特的手段,而非个人实力,赌博心理占了上风!

    对于这种不知进退之人,陈默再度挥了挥手,尺长的剑气自指尖激身寸而出,将不知死活的两人从中间一剖为四,四瓣的身体跌落地面,喷洒的鲜血将道路染成了血色,那股血腥味在提醒着所有人,这人也是个恐怖的杀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