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静心修炼
    “大家都抽好了吧,那么请大家将号码牌上的纸撕下来,上面的号码就是你们各自的猎物了。刚才各位所抽取的号码,在扌由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记录好了,所以大家现在手上的号码牌就任由大家处置吧。在狩猎过程中,夺取考号牌的手段自由,即使杀掉对方也是可以的。还有,诸位请听好了,诸位的目标考生的考号牌值3分,诸位本人的考号牌值3分,目标以外的考号牌1分,要希望及格进入最终试验的话,那么就要6分,时间限制为一周,那么祝大家武运亨通了!”

    听完四眼仔理伯的讲解之后,考生们就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搭乘猎人委员会的快艇,从陷阱塔出发前往赛比鲁岛。

    “那么两位有什么打算,是呆在这里等待呢还是去飞艇上等?”看到众人离去后理伯才对陈默二人说道。

    “我们还是在这里方便些。”陈默还需要安静的地方好好梳理下,这次的切磋看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

    “那么就不打扰了。”说完理伯带着手下离开了此地,他也听说了新功法的消息,这回自然是要向会长探讨一下,要不是作为第三场考试的考官,他早就走了。

    对于陈默的选择,阿尔萨斯也没有意见,他也需要时间来恢复修为,死亡骑士的境界还在,然而圣骑士的修为却是拖了后腿,需要尽快的回复实力,他,没有安全感。

    看着阿尔萨斯继续修炼去了,陈默坐在悬崖边,开始思虑自身的不足之处。

    肉身强度与**玄功的进度直接挂钩,现在陈默刚刚进入炼皮阶段,完全是水磨工夫,根本快不起来,现在可算是知道这东西对资质要求是何等变态了,不过没办法,慢慢磨吧!

    毕竟,对于真正入门后的神通,陈默可是眼馋的紧!

    现在自己的短板就是手上功夫有所欠缺,这回任务结束有必要兑换写强力的手上功夫,比如玄幻版的如来神掌,遮天的六道轮回拳等等。

    毕竟,以前的很多功法招式,已经跟不上自己的脚步了,如果不在主神空间,还可以慢慢的自己研究,以其基础上创出属于自己的招式。

    降龙二十八掌、六脉神剑、劈空掌、般若掌、天山六阳掌等等,欺负欺负境界不如自己的还可以,同等级的交手就略显无力了,更不用说什么越级挑战了。

    同样现在步入主神空间后,却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让自己来浪费,只能兑换高深的功法,转化为自己的东西了。

    相比于武功的过时,国术方面反而没有这方面的担忧了,毕竟武功是需要真气来推动的,没有真气的招式,完全是破漏摆出,而国术方面却是没有变化,只不过对劲力的要求变多了,要让对手更加难以化解。

    现在陈默一拳击出,蕴含五劲,彼此间互不干涉,在特定时刻才会爆发,彼此叠加,威力无穷。

    陈默起身,如老人舞拳般舞动他的太极,回味着许久不曾感受过的意境。

    太极这个名头太大了,至少没听轮回者已经淘汰掉太极了,无极生太极,可不只是说说而已,离开主神空间的大佬们都还没有摸到无极的边。

    所以,每一次修炼,都能有新的感悟,话说你要是这条路走到黑也没有问题,不过速度有点慢罢了。

    陈默没打算在太极上走多远,不过触类旁通一下,也是有必要的。

    打完一圈太极之后,心灵忽而变得平静了下来,陈默察觉到自己进入主神空间以来,修炼和行事浮躁了很多,应该说是巨大的压力使人烦躁么?

    虽然现实世界中并不缺乏因为主神空间压力而崩溃的人,当年带t病毒到现实世界引爆的那人就是一个天下皆知的例子,现在陈默发现自己似乎就有这种倾向,还好发现的早。

    陈默接着一圈又一圈如老人蹒跚的太极打下来后,回味这人生,感觉现在就是那种曲尽通幽的那种看淡世间隐者的心态,洗去了浮躁,恢复了本心。

    炼气方面虽然真元依旧雄厚,但是现在是时候把其他窍穴开辟出来了,趁着这些天有必要开辟出第103、104、105个等等窍穴。

    平复了心境,陈默开始冲击窍穴。

    这回的突破,陈默也是有所目的,虽然自己不需要守护星座,但是修炼下来,发现庐山升龙霸的威力和原版的有所差距,这是没有接引道星辰的力量。

    于是陈默决定开辟天龙座对应的十四个窍穴,而之前已经开辟了六个窍穴,还剩八个,这便是当前的第一目标,毕竟一举两得不是!

    第一天,陈默没有贸然行动,毕竟以自己现在的肉身强度,开辟窍穴下来,和之前的情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多做点准备宗师没错。

    接下来的六天,陈默慢慢的温养着窍穴,同时引动天空星辰之力修炼,由于修炼了小宇宙的功法,现在陈默引动的星辰之力蔚为壮观,一道道光柱从星空落下,在陈默头顶汇聚成更大的光柱,然后被周身要穴吸收储存,而后慢慢转化为自身的真元。

    突破后的筋脉中空空荡荡的,和以前相比差距不可以道理计,是以陈默现打算等真元贮存到一定晨读后,再来开辟窍穴,因为陈默尝试了一次,刚刚冲击完就发现后力不济,冲关宣告失败,不得不重新开始夯实根基。

    ——————

    “会长现在怎么样了?”卜哈喇边往嘴里塞着食物,含含糊糊的问道。

    “还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研究那人给的东西。会长的激忄青被点燃了。”门琪一脸百无聊赖的把王元手中的茶杯道。

    “这是好事啊,本来以为会是普通的猎人考试。”没等萨次卜说完,理伯就接过话语“想不到会出现这等意外,不知道是机遇还是灾难?”

    “不管是机遇还是灾难,老夫接着就是了。”洪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充满前所未有的自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