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政客就是如此,民众就是用来愚弄的,这是万古不变的真理。-- . ”陈默有感而发道,政客的话,在主神空间了可是最没有信誉的言语了,所以主神空间在第一次招收精英之时没有招收政客。

    “不只是毒品。看,跟我们刚才看到的一样的私造枪支。”扬了扬从旁边木箱中翻出的枪支,奇犽道。

    “恐怕就只有ngl的高层,知道实际情况,最底下的居民,纯粹只是对自然调和的宗旨产生共鸣的人吧。”听到凯特的话,陈默只是切了一声,这个世界t、m、d又没有道教,也没有德鲁伊,你丫一群普通人的喜好真是奇葩的可以啊!

    “这里就是ngl的地下设施中心吧。这里没有人,就表示...”奇犽揣测道。

    未等奇犽继续说下去,凯特接口道“ngl国的地下组织已经被奇美拉蚂蚁消灭了,这里不是外行人拿着几杆枪就能攻陷的。”

    “那这里的首领呢?”小杰问。

    凯特无奈的摊手“不是逃走了就是被吃了,总之是很麻烦的事。”

    “嘘,有蚂蚁朝这里过来了。”陈默提醒道。

    “希望这次的不要那么菜。”奇犽道,完全没有一点紧张的气氛。

    慢慢的惨叫声由远及近,直到两个果体的身形爬进视野之中,即使以阿尔萨斯的心性也是大为震动,那是相当的辣眼睛。

    以手肘和膝盖撑地,脖子上拴着铁链,像狗一样使唤,以及那张让人绝望的老脸和苍白的毛发,形容枯槁,双眼之中只有绝望和恐惧,虽然在场的都没吧普通人的生命放在眼里,但是把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折磨到这种程度,在场都感到一阵不适,兴许是都还没有脱离人的范畴,感同身受吧。

    把恐惧无限化的放大,会使人极速衰老,这是猎人是接的特色。

    “你们两个吵死了。”上半身是人形,从腰部身形是马形,似神话中的半人马允胄扌止了扌止拴着的铁链,似乎这是才发现陈默一行开口道“你们是谁?竟敢擅闯我的地盘。”

    “救命,救救我啊!”果男呼喊。

    “谁让你说话的波奇,记得自己是条狗。”说完,允胄抬起自己的马蹄踩了下去,被称作波奇裸男在惨叫中肢体破碎化为了尸体,鲜血迸溅,“啊,不小心踩死了,不过算了,也玩够这几个了,也把波罗处理掉吧。”似是自语,又像是在说给所有人听。

    看到波罗一副为了苟活而入狗讨好主人的乞求的样子,“你越是讨好我,我越是想把你杀了呢。”慢慢的再度抬起右前蹄,缓缓的踩下去。

    “住手!”小杰怒吼,准备前去救人,到底还是心思单纯的孩子,不过凯特果然是个好大哥,一把拉住了冲动的小杰,“凯特?”

    “不要轻举妄动,敌人不止一只,冲过去就中计了。”凯特如是说,只是有句话他没说,活成这样,还不如死了干脆,只是这些话不适合心态健康的小杰。

    计谋被识破了,也没藏着的必要了,另外两只蚂蚁从隐藏的阴影中、出来了,一只是类似蚊子人形节肢动物,特点是背后的半透明的翅膀和被口罩遮住的口觜巴,另一只是类似蜈蚣的人形节肢动物,特点是拥有八双手。

    既然都出来了,诱饵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使得单纯的小杰不忍直视。

    “眼睛看着他们,难保对方不会乘机偷袭。”凯特教导。

    “就这么定了,任命你们几个当我的下一批狗。”说话时还不时的吞吐一下舌、头,看来也有蛇的基因呢。

    “奇美拉蚂蚁是非常好战的蚂蚁,和野兽混亲之后似乎变得更加邪恶了。”

    “混亲?”

    “就是摄食交酉己吧?”奇犽不确定道。

    “不在这里阻止他们的话,之后牺牲的人会难以想象。”凯特不无忧虑道。

    允胄一指,“扌爪住他们。”看到蚂蚁的攻势来临,陈默就往后一退,把战场留给他们,阿尔萨斯也对这些个货色提不起兴趣,于是也是有样学样。

    凯特瞥了一眼陈默的行为道“我来对付最里面的那只,你们解决冲过来的那两只。”

    “嗯,知道了。”*2

    “不要留情,毫不犹豫的杀掉他们。”凯特叮嘱道。

    小杰接下了那只蜈蚣,两人之间一交手就是毫无花哨的拳头碰拳头,两人之间以快对快,蜈蚣占着手多的优势压制着小杰,小杰采取守势,偶尔反击一下。

    尽管只是偶尔反击,但在小杰的变、态肉、体面前,蜈蚣的手不堪负荷,多次交手下来被轰碎成了渣渣。

    再度分开之后,蜈蚣只剩下了8只手,小杰没有给他机会,这回连念都用上了,原本恐怖的力道再度暴增,蜈蚣感受的了危险,八只手全力防御。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蜈蚣组建的防御被轰碎,余力不减的轰碎了它半边身体,倒地不起。

    奇犽接下了那只母蚊子,借着飞行的优势,母蚊子呼啸而来,如骑士般对奇犽发动冲锋,奇犽凭借着家传的刺杀技巧,轻巧的闪避着。

    母蚊子多次未能击中奇犽后感到烦躁,于是开嘴炮嘲讽奇犽。

    当然效果拔群,奇犽不闪不避站在原地,等到母蚊子冲到面前时,发动揍敌客家的暗杀技蛇活,双臂变得如蛇般柔车欠,挥舞之间把母蚊子当作骑士长木仓的右臂轻易绞断。

    难以置信的母蚊子再度亻申出左肢攻击,不过也被奇犽绞断,暴怒的母蚊子再度袭来,在接近奇犽是毒针突然穿透口罩,攻向奇犽,在奇犽侧身躲过正面攻击之时,从下亻本出亻申出毒针扎在了奇犽背上,这才是母蚊子的杀招。

    “哈哈哈,真是笨蛋,这边才是真正的毒针,你的身体是不是不能动了!”小杰此时已经解决对手,看到奇犽中招,心神一乱,原本躺在地上扌延尸的蜈蚣趁此机会,借由剩下的躯干爆发出的力量扑向小杰,轻而易举的咬在了小杰的脖子上。

    “小心!”凯特惊呼,本想救援可是被允胄拦着,短时间无法脱身。

    “啊。”的一声惨叫,在被咬住脖子后小杰终于反应过来,捏着蜈蚣的头颅从脖子上提了下来。

    “怎么会,你的脖子为什么那么硬。”蜈蚣虚弱的说。

    “这是你的遗言的话,你可以去死了。”小杰豪不留情捏碎了他的头骨,即使蚂蚁生命力再强也不可能活过来了。

    蜈蚣惨叫时,原本一动不动的奇犽,由极静专为极动,刹那间从原地消失,来母蚊子前一巴掌拍碎了其头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