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王之近卫
    而蚂蚁这边也是如此,堵在只能并行三人的洞中,体型稍大的蚂蚁就完全无法放开手脚的攻击,更加可悲的是本来个体实力不如对方的情况下,人数的优势完全没有发挥出来,完完全全是在拿肉亻本堵路,来延缓敌人的脚步。/>

    有种波斯帝王大军压境面对斯巴达300勇士的无奈。

    终于,告别了近百米长的甬道,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地方,这里四通八达,似乎这里就是一个重要的枢纽。

    现在原本宽敞的枢纽中,站着1只蚂蚁。淡黄、色的头发中间长着2只昆虫的触角,体态修长,上身穿白色衬衣,下、身穿黑色长裤。紫黑色披风,哦不,应该是他的翅膀如披风挂在身后,王的三大近卫之二的枭亚普夫亦或叫蝴蝶男。

    想来另一只肌肉近卫在阿尔萨斯那边了,那只唯一不含人类基因的护卫。

    毕竟,按照陈默和阿尔萨斯的表现,这样应对,克制不那么严重。

    要是蝴蝶男一个分散成无数小蝴蝶,阿尔萨斯一个圣光普照,那不就傻了么?到时候不是团灭就是重伤了!

    所以他选择了aoe不那么强力的陈默,放着孟徒徒尤匹对付阿尔萨斯。

    其他的蚂蚁已经退避到甬道之中,用身躯把上方和前后左右所有的路口堵上,即使只能阻挡一瞬间,也是好的。蚂蚁们把中间的交汇点的空间留给了枭亚普夫和陈默。

    王的近卫有着尼特罗全盛时期一半的实力,如果没有贤者之石,衰老的尼特罗实力也就和他们相当,不过战斗起来完虐他们,这就是战斗经意识的差距。

    陈默抢先出手,右手握拳,出拳,爆裂的拳风刮向蝴蝶男,把他拉入自己的战圈。

    枭亚普夫毫不在意的挥散了陈默的拳风,迎上了陈默那毫不起眼的直拳,如陈默预想一样,枭亚普夫的身体强度是三近卫中最低的,只是稍一接触就落得手臂破碎,拳头长马区直入的击中了蝴蝶男空门大露的胸口,顿时其胸口出现一个拳头大小前后通透的大洞,只是不见任何血迹。

    陈默收拳后退,然后就看见荧光粉一样东西飘往“伤口”处,原本的大洞就极速愈合,就连破碎的衣物也不例外。

    陈默显然早有准备,这就是纯粹的靶子了!

    传说中能够打碎成原子的力量,这回想要好好感受一下啊!

    小宇宙之力应激而发,在枭亚普夫反应过来之前,无数拳影已经来到了它面前。

    无数拳影落下,枭亚普夫的整个身躯都被强力压路机碾了一遍,身躯之上没有一块是完整的。

    不过陈默并未的放松,灵觉散开,搜寻起对方的踪迹,枭亚普夫在脑袋被打爆散成尘埃时,便将脖子下的身躯都掏空了。

    只留下一具躯壳,任由陈默攻击,自身分散成无数微小的蚂蚁,分散在整个空间。

    看着没打算聚集成、人形的枭亚普夫,陈默道“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继续打进去了。”

    言罢,枭亚普夫不得不重新显现出了身形,只是它这一显形,便引爆了群殴的导火索,原本打酱油堵门状态的蚂蚁们,如同脱缰的野狗,从四面八方朝着陈默扑来。

    冲在最前面的是师团长级别的蚂蚁们,它们也加入到了陈默的战团,首先赶到的是速度最快的豹女基特,双爪攻向陈默两肋。

    神识一直笼罩周身十米的陈默,拳势不变,左手握拳突兀的出现在了豹女的前方,好似她自己撞上去的一般,被击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飞出去的只剩下了无头尸体。

    蝎子女紮赞的蝎子尾巴乘此机会扎向陈默的腰眼,此时陈默抬腿旋身,一个完全是装叉的回旋踢,踹在了蝎子女的尾巴上。

    陈默可不敢亲身尝试下被蝎子蜇伤,毕竟我们的齐天大圣都惧怕倒马毒桩,人家八、九玄功都怕被破功,何况是咱呢,完全没必要冒险。

    回身踢在蝎尾中间出,劲力爆发,直接将其崩断,而明暗相济的劲力更是在其未断的半截蝎尾上传导,如同丢进火堆的竹子,一节节的发出砰砰砰的爆鸣。

    不甚在意远处的惨呼声,再度攻向获得口耑息之机的普夫。此时速度见长的师团长帮助普夫,围攻陈默。

    ——————

    阿尔萨斯这边战斗却是野兽男尤匹先挑起的,似乎野兽的基因让他察觉到了阿尔萨斯的危险,原本人形的尤匹瞬间长出了四只手,脑袋和背后也多长出了数只眼睛,能让尤匹全方位的观察到周围的情况,原本的双脚也立刻变成了马匹的四蹄。

    前蹄踏地,一个冲锋率先发起了攻击。

    要是阿尔萨斯手边有盾牌,说不得直接一个正义盾击,来和尤匹肛一肛正面,可惜现在手上没武器,不过没有关系,直接召唤出了远古列王守卫,一个由圣光构建的人形挡在了阿尔萨斯身前。

    “轰!”

    碰撞过厚后,远古列王守卫还原成了光粒,消散在了空气中,而尤匹最前方的两只手臂也碎成了渣,此刻正蠕动着试图恢复。

    阿尔萨斯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一个滑步欺近对方,审判之光紧握在手,随时斩向对方。

    尤匹剩下的四只手瞬间舞得跟个风车似的,把阿尔萨斯拖入了攻击范围。

    审判之光第一次砸下,直接切掉了对方的一只手,不过,当阿尔萨斯准备再接再厉时,尤匹火红色的皮肤上出现了一层角质层,似乎是蚂蚁的应激反应。

    而审判之光再度砸下,只能造成一半的效果了。

    阿尔萨斯眉头一挑,双手挥动写意的接下了迎面而来的攻击,更是催动圣光在手上加力,几乎把尤匹的拳头崩碎,只是察觉尤匹收回拳头,再次攻击时已经彻底恢复了,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卧了句槽,变、态的恢复力还真是让人头疼。

    要是不开大,就完全是场消耗战了,虽然圣骑士还真没怕过消耗战,但是阿尔萨斯显然丢不起这个人!

    全身亮起淡金色的光芒,圣光之力溢满全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