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霜之哀伤
    阿尔萨斯附近的蚂蚁们,仅仅是接近,便能感受到全身难受,仿若置身于火海中炙烤。

    而蚂蚁们眼见王之近卫出手,也没有取得意想中的战果,也开始一拥而上,开始了群殴。

    阿尔萨斯也不手软,脚下奉献之光开始不断蔓延,数把金色圣光凝聚的锤子如同风暴一般,以其为中心,不断的飞舞,给予企图近身的蚂蚁们强有力的一击,师团长以下的蚂蚁们直接被砸飞、砸死。

    尤匹趁着蚂蚁海战术,悄悄潜伏到阿尔萨斯身边,在即将踏入神圣之锤的范围时,一只手臂凝聚成盾牌阻挡于身前,刹那间暴起发难。

    阿尔萨斯将浓郁的圣光之力凝聚于手,形成一柄金色大锤,这时候他才发现有必要在任务结束后,去弄一把趁手的武器,现在他十成实力都发挥不了三成,被一群蝼蚁般的存在拖慢了脚步!

    砰!

    阿尔萨斯察觉到了对手的动作,握着光锤的手臂单手一挥,将突破神圣之锤的砸了回去。

    只是金色大锤同样爆散成了金辉,消散于空气之中,阿尔萨斯不爽的有了摇头,有种使用念能力的冲动,只不过还是强行忍耐了下来,再度凝聚一把单手锤。

    尤匹在地面翻滚几圈后停了下来,如死人般躺在地上原本长出来的4只手臂也縮回了体内,没有立刻起来,阿尔萨斯知道他在修复骨骼内脏。

    不过阿尔萨斯懒得理他,只是挥舞着锤子不疾不徐的朝前推进,反正他和陈默就是为了逼、迫女王现身罢了,此刻的杀、戮也不过是看着比较辣眼睛顺手而为,虫子什么的,还是去死的比较好。

    五息过后,阿尔萨斯前进了三米,尤匹才摇摇晃晃的挣扎着站起来,阿尔萨斯明显的感觉到对手的生命气息减弱为原来的五分之四了,可以想象刚才的攻击对他造成的伤害颇大,只不过这种快速回复的对手,无法从肉亻本伤害中判断,只能从气息来判断。

    要是尤匹和动漫后期那样,能够熟练的使用念能力,也不至于被圣光坑的那么惨,可惜他现在只会在本能的驱使下,用念气去驱除体内的圣光之力,于是生命力损耗过快了。

    尤匹看到阿尔萨斯的步伐,神情变得十分急切,而他原本的恢复速度显然也快了很多,又二息过后,尤匹终于完全恢复了,至少外表是这样。

    此时的尤匹陷入了愤怒之中,阿尔萨斯那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淡然,格外让人火大(其实就是面无表情)。

    “可恶!”尤匹怒吼一声便冲了过去,各位师团长看到尤匹行动,也是配合的再度冲了上去。

    跨步跃起,右手猛然下击,阿尔萨斯直接把光锤甩出,得益于幼年时矮人的教导,风暴之锤席卷前方。

    旋转而出的锤子再一次把冲上来的尤匹放倒在地,这一次光锤没有波随,而在半空形成一道小型风柱,将更多的蚂蚁席卷进去,直到耗尽最后一份能量。

    侧身避过某牛的拳头,顺势扌爪住对方手腕,手肘稍微加力攻向后方的大龙虾,滑步避开某鳄鱼的攻击,一个膝撞把其ding飞,再度滑步踢踢飞跑的最慢的乌龟。

    “可恶!”第一个被放倒的尤匹再度攻向阿尔萨斯,每动作一下便喊一句可恶,只是在阿尔萨斯面前都是徒劳的挣扎。

    尤匹每吼一下、身躯便膨月长一分,直至膨月长到就像一个巨型月中瘤,似乎随时都会爆开。

    此刻阿尔萨斯皱了皱眉,他能感受到这只比较强壮的蚂蚁体内的能量高度活跃,并且不断的集中,按照这个样子继续发展下去,显然就是自爆的结局了。

    只是,对方一旦自爆,这个强度的能量爆发,恐怕整个蚂蚁巢穴都会坍塌,显然对于接下来的计划不太利。

    阿尔萨斯脚下重重踏地,身影在原地一阵模糊,眨眼间已经来到了尤匹面前。

    此刻的阿尔萨斯身上,已经没有半dian圣光之力,他的手上多处了一把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武器,左右刃口不对称,剑脊之上刻画着无数符文的双手大剑,双手握在山羊脑袋后延亻申出来的剑柄之上。

    陈默即使不在这里,依旧感受到了下方一股极其邪恶而又熟悉的力量突兀的出现。

    霜之哀伤,这并我们所属熟知的神器霜之哀伤,不是阿尔萨斯把巫妖王耐奥祖所打造的武器,阿尔萨斯并没有把只剩一个剑柄的神器给修复了,而是在念能力觉醒后,他的特质系念能力所化。

    霜之哀伤,继承了他体内所有的邪恶,重新降临于世间,而阿尔萨斯也可以毫无阻碍的掌控两股力量。

    阿尔萨斯手握霜之哀伤,朝着尤匹就是一剑斩下!

    由肉亻本凝聚的盾牌,在霜之哀伤如同纸糊一般,不能造成任何阻碍,尤匹的上半身几乎被一劈为二。

    本应该可以愈合的伤口,此刻出现了灰白色,而尤匹能够感受到生命力正如开闸的大坝,一去不复返,朝着那把武器流去。

    斩杀了尤匹后,阿尔萨斯并没有将其炼制成亡灵的打算,而是将其力量都据为所有,只留下一具干尸,其中最为精纯的部分又来强化自身,而剩余的部分都被霜之哀伤所吸收。

    感受着那令人迷醉的力量,阿尔萨斯扫了一眼此地的蚂蚁,开始了一番疯狂的杀、戮,于是陈默就感受到那邪恶的气息不断的增强。

    此刻凯特和尼飞彼多也陷入的激斗,只是原本势均力敌的战斗,在察觉到尤匹气息的逝去,尼飞彼多愣神之间,让凯特扌爪住了机会,短杖越过尼飞彼多的防线轰击其右臂伤口处!

    然而尼飞彼多又岂是好相与的,在其即将被击中的刹那瞬间回神,野兽的凶性驱使她反手一撩,完全准备以上换伤。

    于是,鲜血飞溅,尼飞彼多原本的伤口再度爆裂,而凯特也被猫女锋锐的指甲在胸口划开了一道口子。

    因猫女被击飞的缘故,自下而上的伤口越来越浅,算是中度伤残!比起猫女的气息衰弱数分好多了。

    只是还没来得及继续扩大战果,就见呗击飞的猫女翻身而起,朝着蚂蚁巢穴飙射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