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变故
    三天的准备时间,按照主神的尿性,圣杯战争是避不开了,需要兑换一点东西了,以备不时之需。

    返回自己的专属空间,用意识点开主神列表之后,开始兑换。

    采购完之后,继续登陆轮回者论坛,检索起了关于型月世界的相关消息。

    型月世界的免费消息,只是大致介绍了下相关的势力,比如计时塔、教会、真祖等等,最为关键的还有两大抑制力,盖亚和阿赖耶。

    算上两大抑制力,这个世界的无力水平可不低,反正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顶着,自己实力低微可操不了那么大的心!

    转眼间3天已过,在主神提示音的下催促下,陈默来到了传送间。

    视觉转换就在瞬间完成,虽然实力垫底,但无论在哪,陈默都保持应有的警惕。于是立马注意到了不对劲。原本仅有四人的房间,地面上多躺着的两人。

    难得啊,这个全是男人的队伍中终于来了一个妹子,不过陈默第一眼注意到的不是妹子,而是汉子,当然不是陈默取向不对,而是真是闪瞎旁人的狗眼啊,想不注意都不行!

    一头飘逸的白发披挂到腰间,身材比之稀薄巨人血脉的阿尔萨斯毫不逊色,身姿扌延拔,这些都不是重点,由于脸着地的躺着,还不知道长啥样,不过应该是个迷死人的欧美风的大帅哥。

    好吧,直接说重点,穿着一身闪瞎狗眼的金黄、色的盔甲,跌落在一旁的头盔很清楚的告诉了大家他的身份,这位应该是黄金圣斗士了,而且是幺蛾子最多的双子座黄金圣斗士。

    那边那位穿着女仆装,留着一头利落的火红色头发披在肩上,散发着比那位黄金哥哥还恐怖的能量波动,由于过于平庸的装扮和脸着地的原因,暂时无法猜测身份。

    从气息上看,双子座的黄金圣斗士因该是受伤状态,而那位更加恐怖女仆似乎是完整的状态。

    不知道是不是主神的恶趣味,记得自己醒来的时候也是脸着地的,看着新人陈默发散性的想着。

    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的蓝染微笑着推了推眼镜,阿尔萨斯依旧沉默着。

    “现在开始传送。”万磁王团长出声道,一层明黄、色的光膜开始重脚下覆盖,把地上躺着的和站着的所有人包在球形护罩中,一如上次般纯白无暇的天花板裂开一道漆黑的缝隙,把陈默一行吞没进去。

    一路横推,毫无阻碍的再度来到了一个世界晶壁之前,只是不知道这次又会是谁来协助打开这道壁障。

    乍然之间,陈默感到似是被什么洪荒猛兽盯住,汗毛倒竖后背发凉,比之地下城遭遇更甚,记得当时面对木易时就有过类似的感觉,现在即使隔着主神光罩再度体会到了当时的感觉。

    纵观所有人,都似是遇到了天敌般的无助,不过到底大家都是大风大浪中走过来的,不会像普通人那样把慌乱写在脸上,外表都是一脸平静,不过紧绷的肌肉和沉重的呼吸声说明现在大家都不轻松,提起十二万分的精力戒备着,不敢有丝毫大意。

    这时在无尽的黑暗之中缓缓的出现了一个人影,体表的微微金色光芒保护着他不受虚空乱流侵扰,也映照着来人穿着一身普通的迷彩服,留着一头利落的褐色短发,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五官棱角分明,蓝色的眼眸,剑眉之下的小眼睛却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威慑力,是一个典型的欧洲帅哥。

    看到他的身影慢慢靠近,陈默才恍然大悟,来人是贝尔格里尔斯,俗称贝爷,圆桌骑士团成员后裔,号称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主神空间之外如是,进入主神空间之后依旧如是。

    他的视线所及便是食物,而被当成食物的我们当然会有面对天敌的错觉,直到贝爷收回了目光,沉重压力才尽去。

    贝爷来到世界晶壁之前,扌由出自己的锋锐小刀,很是随意的剜了一块,在陈默等人的视角只能看到,贝爷似乎先是舌忝了一下碎片,回味了一下之后,便毫不犹豫的把碎片往嘴边送了过去,如糖果般被嚼碎后吞咽了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陈默的错觉,世界晶壁有一阵细微的抖动,大概可能也许是察觉到了这个凶人的可怕。

    接下来的情况就是贝爷拿着他赖以成名的小刀,气息勃发,骤然化为百丈刀光,崩散了附近的时空乱流,使得周围暂时留出一片空白的区域,而后百丈大刀化为金色流光,如切豆腐般扌臿入了世界晶壁,只不过在场的哪里是普通人,都看到了贝爷那一瞬间的颤扌斗。

    双手握刀柄,肌肉、紧绷,不算壮硕的身躯徒然月长大一圈,原本宽松的迷彩服紧紧的绷在身上。贝爷大喝一声,由极静转为极动,鼓荡起全身的劲力,极速拖动大刀,在晶壁之上划了一个足够主神大鸡蛋通过的圆形入口。

    把切割下来的世界晶壁收走,收刀后的贝爷,站在晶壁前静静的平复着自己拿躁动的气息,就在刚才那简单的开个入口,虎口就裂开了数次,小千世界的世界晶壁哪是那么容易打破的,贝爷远没有看上去那么轻松。贝爷的杀伤力对生命体有称号加成,打洞毕竟不够专业,相比人形高达的陈墨,可能连业余都算不上。

    主神光球便见缝插针的载着陈默一行刷的一下穿过了入口,踏入无垠星空正式进入了型月世界。

    看到主神大鸡蛋进入后,贝爷便转身消失在了无尽虚空。陈默注意到贝爷走时丝毫没有多余的动作,入口就那么孤零零的在那里,当主神光球穿梭过了茫茫星空,不断的靠近地球之后,引导之力也逐渐的减弱,速度也是开始降低。

    本以为是毫无问题的着陆,结果却是一个出人意料的开始。突然原本开始下落的光球,骤然停止,开始违反常理的开始爬升,使得丝毫没有准备的陈默一行狼狈不堪,不过即使如此,那两个躺着的新人依旧没有转醒的迹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