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意外的开局
    刹那间,红光大盛!晃得陈默眯起了眼睛,这红光都让眼睛难受了,随后红光继续增强,将原本纯白的空间填充成了鲜红色。

    陈默不惧眼泪横流,注视着眼前的变化。红光一闪,恍若盛极而衰,只是原本的地方再无陈默的身影。

    眼前陷入无边的黑暗,陈默知道传送终于开始了,只是期望这回不要碰到坑比master,比如衰比间桐雁夜,绿帽王肯主任,二比龙之介,中二中年卫宫切嗣,偷税狂人言峰绮礼。嗯,还有王妃是大帝的!

    等等,怎么剩下的就只有被肾击偷袭的远坂时臣了!还有你怎么确定时四战的,而不是五战的?

    五战?开玩笑,去五战难道让主神和两个萝莉看你们这些少男少女卿卿我我,喂狗粮?!

    黑暗褪去,光芒入眼,虽然这里依旧显得昏暗,但在陈默眼里与白昼无异,便知自己已经降临型月世界。

    要不是陈默挂上了面甲,说不得还能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和让人作呕的腐烂气息。

    昏暗的环境,脚下歪歪扭扭的魔法阵,还有眼前这只脸色苍白的蓝发小萝莉,陈默当时就把准备好的糟糕台词给憋了回去“你特娘的是老子的玛斯塔么?”

    眼前的小萝莉此刻仰着小脸,抿着略显苍白的嘴唇,希冀的看着陈默,因为这是关乎她一生的决定,成则掌控自己的命运,败那便是无边的黑暗。然而接下来的日子,她过着**女猪脚那种鬼畜般凄惨的日子,连陈默小世界中的钟灵和木婉清都不如!

    本来李云龙式出场白,面对任何一个成年人都能震慑他一脸蒙逼,只是眼前这只娇弱的萝莉就算了。陈默早就注意到萝莉樱手上的伤口和苍白的脸色,为了自己脚下的魔法阵,近乎孤注一掷了。

    没有谁会轻易的拿自己的血液画阵,因为一旦阵法失败,反噬的会牵连本人,而不是单单的阵法本身。也只有主神插手,才会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陈默单膝跪地,一手抚胸,做出骑士的礼节道“遵从召唤而来,我问你,你是我的master吗”

    此刻,陈默接受了自己的御主是只萝莉的事实,结果并不算坏,以自己的智商,拿到主导权毫无难度可言,然后陈默才有心情浏览自己脑袋里被加塞的信息。

    lancer/枪兵

    筋力a++

    耐久a+

    敏捷a+

    魔力-

    幸运e

    宝具a-

    看完这信息,陈默怒不可遏的一拳锤在了地上,却是不敢出言不逊“主神大佬,我变成了枪兵是什么鬼,还有那个明晃晃不合群的e,你这是要闹哪样啊!”

    然而主神意外的回复了“你倒是说,你其他六个职介你适合哪一个?”

    saber剑士,lancer枪兵,archer弓兵,rider骑兵,assassin暗杀者,berserker狂战士,caster魔术师,圣杯战争的七个职介在陈默脑海中迅速过了一遍,然后发现——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以前在纠结自己召唤什么,还真没注意这些职介,现在发现没有适合自己的模板,简直了!

    “幸运是世界对一个人的祝福,你一个外来入侵者还想要高幸运?”

    陈默...

    给一反常态的主神大佬跪了!

    “樱!你在干什么?”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楼下传来,打破了陈默的思绪。

    正常而言,完成英灵的召唤,那么剧烈的磨砺波动间桐脏砚早就察觉了!

    凡事总有例外,比如陈默这个违规产品的出现,主神出手自然无声无息,不会让人察觉,不过刚才情绪激动愤而捶地,木质地板发出巨响,要不是临时收力,估计就砸穿了,这么大动静自然是逃不过间桐脏砚的耳目。

    听到声音,萝莉樱那幼小的身躯便是不自觉的一抖,看来这老东西手段不错,没多久就让小女孩畏惧了。

    陈默亻申出手,隔着圣衣施展了对萝莉神技摸头杀,圣衣冰冷坚硬的触感并没让萝莉樱显得慌乱,两人间令咒的联系以让陈默更好的安抚萝莉樱的情绪。

    眼见樱的情绪稳定,陈默一把将她抱起放在了左肩上,而后静静地听着蹒跚的脚步靠近。

    一个佝偻的身影踩着木屐,一步一步的靠近陈默两人所在的房间。“啪嗒啪嗒”的声音如同敲打在萝莉樱的心头,原本搂在陈默脖子上的小手更加用力了。

    “吱啦。”门扉被拉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布满了老年斑,一条条皱纹能夹死蚊子的面庞,深陷的眼窝中露出矍铄的精光,四肢如木乃伊般干瘦,驼背的矮个儿。

    真是让人糟心的长相,陈默再度吐槽于萝莉樱耳边吐槽。

    间桐脏砚看到了间桐樱正坐在一个陌生人的肩头,先是一愣,目光扫过小樱的手背,看到了象征着圣杯战争的三枚令咒,随即露出了恍然之色。

    本来拉长的一张老脸上绽放出菊花般的笑容“樱,做的不错。”

    这种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真难看,陈默用传音入密的声音传入小樱耳朵中,萝莉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你的这位从者是什么职介,算上雁夜,这次圣杯战争我们将会是最终的胜利者。”

    陈默歪着脑袋看了会老东西的表演,玩世不恭却又居高临下的出声道“间桐脏砚!”

    间桐脏砚看到陈默这个做派,眼睛微眯如毒蛇般看着陈默和樱,脸上的表情也冷了下来“不知阁下是?”

    “你准备好去死了么!”

    一言不合就开打!这就是轮回者的标准做派,别bb,就是干!

    对于间桐脏砚,陈默没有什么好感,为了自己的御主不被老东西坑害,自己不得不出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个“虫子必须死!”的任务可还没有取消,既然被主神所厌恶,那你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陈默话音落下,老东西便迅速反应过来,当即拎着拐杖朝陈默一指,一串黑影从袖口中飞出,那是大量的飞虫!

    虫魔法,陈默还真不屑一顾,比起远坂家的宝石魔法实在是差远了,毕竟后者氪金就能变强,比如氪个圣晶石什么的!

    陈默体内真元运转,大量的真气透体而出,在自己和萝莉樱表面形成了一层银亮的纱衣,将两人护佑其中。

    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指成剑,施展先天破体无形剑气,随手一划。无尽的剑气自指尖汹涌而出。锋锐的剑气将飞虫碾碎于身前一米开外,而剑气更是余势不减的朝着门口的间桐脏砚斩落。

    没有任何意外,间桐脏砚的身体被斩为两截,掉落在地板上,只是没有任何鲜血流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