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枪兵
    “小心!”此时萝莉樱突然开口道,她害怕自己召唤来的英灵放松警惕,阴沟里翻船,而自己再度落入魔爪。

    间桐脏砚没死,陈默自然清楚,这货难杀在主神间是公认的。

    以前陈默这么认为,在主神这里了解到型月世界的盖亚和阿赖耶,不允许太强的力量进入后才明白,一阶的实力想要搜寻这货的本体,难度颇大。

    虽然自己的神识可以如同雷达般扫描,可是这货藏在虫群之中,更坚固地下被这老货改造的四通八达,他只要往里面一钻,陈默就拿他没办法了!

    “桀桀!”间桐脏砚的上半身突然张嘴怪笑,眼见自己假死不成,这老东西倒在地上的残躯爆散成了铺天盖地虫群,充斥了整个房间。

    看着恶心的虫子朝自己极速扑来,陈默右手剑指一转,一圈圈无形的涟漪,以右手为中心不断的散发出去,灵犀剑波,这是陈默新入手的功法,特地为了这老东西准备的清屏利器。

    萧晨识藏境界就能学会的功法,同等境界的陈默没道理学不会,更何况主神空间公认的——魔族的修炼资质,比起修真联盟来说高太多了,也就偶有的绝世妖孽才能媲美。这也是对方抱团的原因,实在是不抱团,时间沉淀之后会被碾压啊!

    无尽的虫群面对剑波的扩散,像是灰尘遇到抹布一般被擦去,无论空中的飞虫还是地面的爬虫,都尽数爆散成灰烬,房间为之一空。

    手上剑势不停,陈默更是加大了真气的输出,波纹更是如涛涛浪潮连绵不绝的席卷而出,一浪高过一浪,一波赛过一波,陈默的目的可不仅仅是为了清屏。

    陈默脚下的木板率先不堪负重,裂开了如同蛛网般密集的裂痕,而后裂痕越来越大,越来越密,直至扩散到了整个房间,陈默这是打算把整个间桐家给彻底拆了。

    轰!轰!轰!

    陈默脚下地板开始崩塌,紧接着如同连锁反应般,整幢建筑似乎失去了支撑,如同面条一般朝着陈默为中心,倾倒过来!

    陈默凌空虚立,继续催动灵犀剑波,势要将整个间桐家给毁了!

    不过这并不能杀了间桐脏砚,这老东西见虫群大军无法奈何陈默后,见势不妙早就溜了。

    蓄势以足,剑指下压,远超最初的剑波,一道更为浩大的波纹如同飓风一般横扫而过,将原本的剑波强势合一,如同冲击波一般那些碎成小块、堆积在地的砖石瓦片在这一刻尽成樯粉。

    如果说刚出手时灵犀剑波掌威力是一成,那么现在的威力就是五成,这是波的叠加原理。

    神识扫荡一圈,地面已经再无活物,只是地下深处依旧有虫群活跃,隔着近百米的土层,陈默依旧能感受到间桐脏砚本体虫子那怨毒的小眼神,只是这距离,陈默只能徒呼奈何。

    不爽的撇了撇嘴,陈默便带着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间桐家那么大的动静,肯定会惹来一大票人的关注,此地不宜久留。因为身为英灵的关系,陈默需要好好的重新谋划一下。

    感谢型月世界任务福利,作为应圣杯战争召唤而来的英灵,陈默已经掌握了日语,精通等级达到八级,听说读写都没有任何问题,接下来不会存在言语障碍。

    现在第一要务不是弄清楚,现在是什么时间点,而是需要搞一些钱,解决一下接下来的衣食住行的问题,不是陈默不想准备好日元,而是懒得准备。

    收起了圣衣,陈默带着略显好奇的萝莉樱来到城市的一些阴暗角落,陈默采取的方法相当简单粗暴,在这个黑涩会都合法的国度,找一群小混混打一顿,然后从他们口中了解到他们老大或者冬木市最大黑道组织的地址,然后用武力说服他们!

    还好,冬木市最大的黑道老大不是藤村雷画,毕竟某些世界线中藤村大河可是世界最强的三人之一(这可不仅仅指魔术师,这是算上死徒27祖的)!

    鉴于黑道老大识趣的让出了一幢让陈默满意的宅院,陈默道“如果想活命的话,就离开冬木市吧。”

    “活命?”黑道老大无意识的重复了这句。

    “砰!”

    关门声将他惊醒,深深的望了眼已经灯烛辉煌的宅子,转身跨进了汽车之中,无论对方说的真是与否,他都需要权衡一下。

    陈默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发现,自己和小世界的联系被屏蔽,简直和松鼠航的怂逼金莲世界一个德行了,只有主神腕表中的空间存储功能还在,看来这是主神的手笔,只是这样一来很多骚操作就玩不起来了,比如核平的冬木市,核平的冬木市,核平的冬木市!

    原本想要学习学园都市倒吊男滞空回线遍布冬木市是不要想了,腕表空间中划时代的监控设备还是有一些,监控一下那些剧情人物的动向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既然已经浪不起来,那就只能按部就班的来了。

    关上大门后,陈默把肩膀上的樱放在了沙发上,摸了摸少女柔顺的秀发道“樱,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就要住在这里了。”

    “嗯。”少女微不可查的点头,细若蚊呐的声音,要不是陈默非常人,还真不一定能察觉。

    “那么你对接下的的情况有心里准备了么?”陈默说出这句话时,内心有点忐忑眼前的间桐樱不过五岁(没有被虫魔术改造,发色还不是紫色,显然刚刚过继到间桐家没多久),这么小的年龄,她能懂么?

    挫折使人成长,显然陈默的担心有点多余,萝莉樱比他想象的成熟的多,重重的点了一下小脑袋“它告诉我了。”

    陈默不知道樱所谓的它是指谁,到底是主神还是世界意志,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自己只在乎结果,这倒让自己省去了很多麻烦“那么樱,你想要用圣杯许什么愿望?”

    陈默好奇,少女是否会许下拥有一家欢聚一堂,父慈子孝和谐美满的愿望。

    萝莉樱看着半蹲在身前的陈默,张了张嘴艰涩的出声“我...不想...他得到...圣杯。”

    这个答案真的是让陈默大吃一惊,果然是女孩的心思你别猜。

    陈默怜惜的将萝莉樱揽在了怀里,安抚道“好了,一切都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