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进击幸运e
    由冬木市的繁华街道向西直行大约三十公里处。

    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国道,横穿过远离村庄人迹罕至的大山。而这条国道的两旁则是一片茂密的森林,这一森林地带仿佛被波涛汹涌的土地开发热潮所遗忘了一般。

    这片土地或许是国有的土地,但是从土地的登记名簿上看却是属于一家外资企业的私有土地,而这家外资企业是否真正存在尚无法确定。如果非要对这块土地进行调查的话,那么第一个让人费解的就是那个神奇的都市传说了。

    传说这片茂密森林的最深处,有一个神话之城,一个被多层的幻术和魔术结界所笼罩的城堡,除了极为偶然的情况之外,决不会显露在外。这是一个奇异的空间,知道这个城堡存在的人们都把这片茂密的森林叫做艾因兹贝伦森林。

    理所当然的,艾因兹贝伦城堡成了怪谈的发源地。

    新的圣杯战争开启,这里自然迎来了她的新主人。

    卫宫切嗣正在书房中整理有关冬木市的各种情报,在切嗣眼前的桌子上,展开着一幅描绘了整个冬木市的地图.

    有两个地方是整个地域的中心。一个是远坂的宅邸,另一个不用说大家也知道,那就是圆藏山,大家熟知的柳洞寺构筑于圆藏山之上,而圣杯所在的大规模魔法阵在圆藏山的地下灵脉的中心,周边一带的所有灵脉都汇集在圆藏山上。详细的情况就如阿哈德族长所讲述的那样。????同为御三家之一的间桐家已经没有必要关注了,主宅被毁,家族成员生死不知,切嗣不觉得魔术师能从英灵手下轻易逃脱,不付出点代价是不可能的,所以只需防备就好,注定翻不起什么风浪了。

    这时,走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位披挂着在如雪般闪耀的银色长发的美丽女子推门而入“切嗣,舞弥有消息传来。”

    “什么重要的消息?”卫宫切嗣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揉了揉眉心道。

    糟心的事一件接着一件,饶是以他都感觉到疲惫了!不是身体上的,是心累!

    本来计划好的圣杯战争提前了一年不说,还特么的更改了规则。结果便是匆匆忙忙的召唤了英灵,打算前往冬木市做准备!结果英灵是很强大,传说中的亚瑟王,可惜是个女的,没关系,这并不妨碍她的强大。

    可这赔钱货骑士王和自己的相性极差,不得不让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来当saber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的代理master。

    结果自己先到了冬木市,却发现城堡了多了个自称是来自十多年后的女儿,鉴于和家里还是幼女状态的伊莉雅有着八分相似面容,和那些父女间的小秘密,切嗣算是认可了对方的身份。

    绝对不是因为对方坐在狂战士的肩上,而自己的赔钱货英灵不在身边。

    好吧,女儿就女儿,他也认了,然后不省心的女儿告诉他,假如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他没有取回圣杯,也就是说圣杯战争他输了。

    输了就输了,他也不是输不起的人,这次赢了就行!

    只是从伊莉雅不经意的消息口中,得知冬木市在那场圣杯战争毁灭了,这在卫宫切嗣心头留下了阴影。

    然而最让他糟心的是——小圣杯有两个,他更倾向于牺牲所谓的未来的女儿,然而爱丽丝菲尔却并不同意。

    “战争开始了!”爱丽丝菲尔沉声道。

    因为圣杯战争提前了一年,深山中的城堡根本没有时间安排仆人前去打理,现在好了,只是整理出来几个房间,这里也没有拉电线,电话什么的更不必说了。

    消息的来源,是通过卫宫切嗣的一个军用电台,有仆人守候着,接到消息后,立马转达给了爱丽丝菲尔。

    “让saber先赶过去,我随后就到。”说着拎起了桌子下面的黑色手提箱,啪嗒一声,打开卡扣,开始往身上塞装备。

    大萝莉状态的伊莉雅,慢悠悠的晃了过来,提前得知消息的她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也要去!”

    “不要,伊莉雅!”爱丽丝菲尔死死的抱住了伊莉雅,制止道。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切嗣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微微抬头直视伊莉雅道。

    “我知道!我不希望伊莉雅没有妈妈!”伊莉雅重重的点头,精致的小脸上满是认真。

    看着被爱丽拥在怀里的伊莉雅,切嗣骤然一叹“saber你先赶过去,查看下形势,我们随后就到。”

    “是,master。”一身黑西装,英气十足的呆毛王得令,转身便下了楼,跨上机车便飙了出去,相比于汽车,她更为偏爱胯下的巨物。

    在轰隆声中,一骑绝尘的saber,“爱丽,你就留在城堡里吧。”

    “我...”

    “不要辜负了伊莉雅的好意!”提起黑色皮箱,大步离去“伊莉雅我们走吧。”

    “千万小心啊!”

    切嗣回头“放心,今天应该试探居多!”

    远在市中心的陈默——老子其实想今晚一串七来着!

    说到陈默,现在陷入了窘境之中,幸运e属性彻底爆发,当前的难度系数直接翻倍!

    “锵!”

    陈默再次架住了红蔷薇,长枪上传来的力道果然如同自己预料的一样,力度增加,虽说没有翻倍,但也所差不多了,右脚后退一步,准备卸去劲力。

    脚掌落地,便暗呼糟糕,天台早已因为两人肆无忌惮的交战而裂痕密布,这回一脚落下,预料中的厚实感没有传来,天台如同流沙般直接没入至小腿。

    迪卢木多见状,自然不会放过如此良机,红蔷薇下压,沛然大力涌出,陈默右腿没入至膝盖而左腿也没入半截,行动稍稍受限。迪卢木多整个人更是借力翻身跃起于陈默头顶,红蔷薇和黄蔷薇如同疾风骤雨般刺出。

    陈默冷哼一声,体内从未大规模调用的真元汹涌澎湃,原本只是护持衣服的护体真气瞬间光芒大亮,紧接着更多的真元自涌泉穴喷涌而出,霎时间长靴爆散,然后如同风暴一般绞碎了困住自己的混凝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