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普通拳,连续普通拳,认真一拳!

    对就是这个套路!

    平砍,大力平砍,全力平砍,爆发平砍!

    狂乱的风暴肆虐在楼顶天台,破坏着、践踏着一切。

    楼下房客们躲在大厅里面瑟瑟发扌斗,那些怀揣着大胆想法并付诸实践的人,已经为他们的大胆行为付出了代价,在抱头撤离之时已经扑倒在半途,仅有运气特别好的几人逃离了此地,楼顶传来的动静对他们而言不是神话再现,而是天灾降临,狂风卷起碎石,在150米的加速下成了致命的武器。

    惊雷撕裂天空,惊涛粉碎大地。幻想的世界被奇迹般地真实再现。

    这就是servant间的战斗。

    骤然间,迪卢木多的动作出现了微不可查的僵硬,这种低级错误本不该出现在如此激烈的交锋之中,但它还是出现了。

    陈默见状没有趁机奠定胜利,而是手上的动作同样放缓了半分,力道却是加大的几分,他对迪卢木多状况已经有所猜测了。

    大力一戟落下,仓促间迪卢木多只来得及把双枪交叉在身前,构筑一个简单的防御。

    “碰!”

    一击将迪卢木多斩退,陈默收戟而立好奇道“看来你的玛斯塔(master)出现了意外。”

    迪卢木多条件反射的回嘴“卑鄙!”

    看到迪卢木多的反应,陈默已经猜到小莫已经把肯主任给堵了,只是不知道肯主任哪来的自信没把从者召唤回去,为了节省那个令咒?

    “这不过是战术,射人先身寸马,擒贼先擒王,你该不会不懂吧。”陈述中透露着鄙夷。

    “哼!”迪卢木多只能冷哼一声表达自己的情绪。

    就在陈默准备继续嘴炮的时候,迪卢木多身上忽而闪过三道红光,气势攀升了近倍,同时缠绕在宝具上的咒符布化为飞灰,随风而逝,露出了其本来面目。

    陈默脸上闪过一道意外之色,沉吟道“这是——令咒强化。”

    令咒强化,宝具解放,魔力补充,还不是使用一发,而是令咒三连!

    陈默捂脸,刚才你迟疑的那一瞬间,原来不仅仅是你御主被袭击,还已经被按在地上摩扌察了啊,连使用令咒召唤回从者都来不及了。

    感受着强化后的力量,迪卢木多挑拨道“怎么?看到我被令咒强化很意外么?看来你们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啊!”

    陈默咧嘴,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虽然意外,但这样才有趣啊!”

    “有趣?”

    “请你接下来不要轻易的死了啊!”

    ————

    傲娇的小莫自然不会完全听从陈默的安排,毕竟你又不是咱的御主,原本她对卫宫士郎也不是很满意,不过在看过《雪下的誓言》后,已经全然改观。

    莫德雷德从卫宫士郎身上感受到了共鸣,那种为世俗所不容的叛逆!

    肯尼斯通过月灵髄液遁走,自然是瞒不过小莫的灵觉,当一个隐藏在暗处的英灵想要偷袭魔术师时,就注定了魔术师的挣扎是徒劳的!

    灿然辉耀的王剑如同撕破白纸般轻易的洞穿了月灵髄液的防护,长剑稳稳架在了肯主任的脖子上“取消你的魔术礼装,要是你有所异动,我的剑可不会留情。”

    肯尼斯没有做无所谓的反抗,而是依言取消了魔术礼装,月灵髄液如同普通的水银散落在地,露出了脸色阴沉的肯主任和被其护在身后的索拉。

    servant的动作实在太快,肯尼斯都没有使用令咒召唤servant的时间,刚刚在心底呼唤迪卢木多,战斗已经结束了!

    对方没有立马杀死自己,说明对方别有所图,自己还有机会。脸色阴沉的肯尼斯安慰自己,同时思绪飞快转动,期望找到脱身之机,只是小莫接下来的话打破了他的幻想,使他成为本届圣杯战争的第一个出局者。

    盔甲下一道冷漠的女声命令道“使用令咒强化你的servant!”

    “啊?”肯尼斯的第一反应是一脸蒙逼,你确定你不是在逗我。

    随即肯尼斯反应过来,眼前的英灵和迪卢木多战斗的英灵根本不是一个阵营的,只是恰逢其会罢了,自己真是衰!

    “啊——什么!快点!三枚都用掉。”小莫不耐烦的催促道,灿然辉耀的王剑微微下压,锋利的剑刃切开了肯尼斯脖子上的皮肤,鲜血顺着剑刃缓缓流下。

    用尽令咒并不会终止御主与从者间的契约,只是无法强制英灵执行命令而已,强制回城玩不了,也有可能被弑主,这和提前出局没什么两样。

    感受着撕开肌肤的冰冷剑刃,肯尼斯真的害怕了,与圣杯战争相比,他更在乎自己的生命,颤颤巍巍的抬起右手,平举与胸前“以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之名,用令咒命之lancer,全力战斗吧!”

    “再次以令咒发出号令——lancer,你一定要取得最后的胜利。”

    “最后,我以令咒发出号令——lancer,你一定要夺取圣杯!”

    令咒三连,迪卢木多的实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战意昂然回应道“吾主,迪卢木多必不负所托!”

    肯尼斯闻言脸色更难看了,玛德智障,老子现在要的不是你尽忠,而是赶回来把我们救出去!

    三道令咒用完,小莫收剑转身就走,这里已经没有留下的必要了,接下来就看陈默的表演,要是这都对付不了,也就没有合作的必要了!

    之所以出手,是因为迪卢木多太过悲剧,同样骑士出生的小莫希望给他一个不至于那么悲情的谢幕。

    肯尼斯她也放过了,在她把剑架在肯尼斯脖子上后,这个男人从始至终都护着他的未婚妻索拉,虽然怂了点,但他是真的爱着他的未婚妻,即使被绿了,依旧爱着索拉。

    为什么想到这里,我突然想笑!小莫用力敲了敲脑袋,身影影入了黑暗之中,朝着言峰璃正所在赶去,这货身上的令咒也是一个巨大的变数。

    这届圣杯战争变数已经够多了,没必要再增加了!

    这次吕布把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这里,正是自己行动的好机会,有着那么大的信息优势,我们能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