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意外的暗杀者
    掌声落下,在场的目光自然聚焦到鼓掌之人,然而还没等陈默开口嘲讽几句,展示自己的大嘴炮术,却是察觉一股肆意张扬的强大气息正在急速迫近,三人齐齐抬头,他们都感受到了一个从者正在急速接近,唯有韦伯一脸茫然。

    “真是热闹啊,什么牛鬼蛇神都来了。”陈默嘴不留情道,反正伊斯坎达尔的默认友好度已经冷淡了,自然不怕把他骂进去。

    “哼”大帝冷哼一声,斜了眼陈默,意思你们挑起了争斗,难道就没点b数么!

    陈默这个始作俑者心里自然门清,便满不在乎的笑笑,仰头远眺,在视界之中,一个闪耀着金色光芒的小点自天际而来。倒不是对方像灯泡一样散发着光芒,而是此人一身金甲在夜能视物的在场之人而言,如同夜中明灯一样显眼。

    数息之间,路灯王乘着维摩那呼啸间来到了众人头顶斜上方,金皮卡还没脑抽到直接悬停在众人头顶,那就真的啥也别说,抄刀子就干!当然金皮卡自然不是因为从心,而是正下方的维摩那挡住了视野,被人抓住破绽就真的智障了。

    施然然的从王座之上站起,双手抱臂,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斜眼看着众人。等等,似乎自己选择战场的问题,这货当不了路灯王了来着。

    “杂修,是谁允许你在本王的领地大肆破坏的!”金皮卡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在万众瞩目之下,开始了大声喷粪。

    面对金皮卡一来就怼自己,眼角不自然的抽了抽!

    特么的两只畜生怼自己,伊斯坎达尔默认关系为冷淡,不用想,其他从者见到自己后,绝对也是恶意满满!玛德,食屎啦世界意志!

    陈默虽然心底不爽,但对于金皮卡这个自大狂实在是一个表情都欠奉,要不是怕出意外,绝对提戟砍上去了。

    金皮卡刚说一句话,就闭嘴了,众人再次察觉到了一个气息,纷纷转头,将注意力转移。

    如同陈默料想的一般,这个战场成了舞台,各路牛鬼蛇神粉墨登场。

    楼底吹来了一股魔力的洪流,在所有人目光聚焦之处,向上卷起的魔力渐渐凝固成行,化作了倔强不屈的人影。

    那个影子立于31层的楼梯口,他的身姿只能用影子来形容。

    身材高大、肩膀宽广的那个男子,全身均被铠甲覆盖。但是与陈默那鱼鳞性甲片编缀而成锁甲,和金皮卡豪华奢侈的黄金铠甲都不相同。

    那个男子的铠甲是黑色的。没有精致的装饰,没有磨得发亮的色彩。

    像黑暗,如地狱一般的极端黑色。连他的脸都被头盔所覆盖。在头盔的细小夹缝深处.只能看见如烈火一般熊熊燃烧的双眸所散发出的疹人光亮。

    熟悉的铠甲装扮,陈默认出这是长江骑士——兰斯洛特。

    兰斯洛特出现,他的目光就牢牢的锁定在陈默身上。很正常的反应,自带友好度-500,加上以间桐雁夜的单纯,指不定老虫子在他面前怎么黑自己呢。

    突然,太阳穴附近的皮肤皱起一层鸡皮疙瘩,没有迟疑,左手急忙挡在了太阳穴前。

    紧接着,才是第六感的示警下,神识一扫,一颗子弹居然无声无息的接近了自己十米范围。

    看到陈默的异动,其他从者才察觉异变,开始戒备起来。

    “噗呲。”

    眨眼间,子弹入肉声音传来,威力远比预想中的大。

    坚韧的皮肤和结实的肌肉被子弹轻易的洞穿,只是起到了稍稍阻隔的作用,危险的气息急剧提升。察觉不妙,陈默急忙运劲,掌骨用力将其卡在了两者之间。

    “叮!”

    子弹撞击骨骼,发出金铁交击之声,虽是挡住了,依然有半截穿出了手掌,手臂更是在巨力的带动下,子弹离太阳穴不足3公分。

    这一击的威力可是超乎想象的大,完全不像是普通的狙击枪。

    手掌被子弹洞穿,强劲的冲击力搅烂了半个手掌,森森白骨暴露在外,五指连心的痛苦,只是让陈默皱了皱眉。

    左手移到身前,将右手中长戟夹在腋下,准备取下子弹好好观察一下。却是,一指长的黄铜色金属弹头化作灵力消散在的空气中,陈默意识到这是宝具啊!

    真元流转,包裹住在巨力冲击下产生变形的手骨将其矫正,然后包裹住整个手掌,同时催动气血之力,往手掌涌去,来加速伤口的愈合。

    目光盯着以肉眼可见速度愈合的伤口,陈默思绪飞快的流转。

    这个子弹应该早就进入了自己的警戒范围(百米),可是直到突入自身十米范围才被发现,这似乎是气息遮断,会这个技能的只能是暗杀者了!

    看这子弹的长度,基本是狙击枪无疑,而用枪的英灵,不是近代就是现代人,本来就没几个,这些线索联系起来,就只有一个目标了!

    以暗杀者职介被召唤的——从者卫宫切嗣!

    玛德卫宫家,你们要上天啊!

    “呵!”陈默嘲讽一笑,这次圣杯战争都特么变成家庭伦理剧了!

    思绪回归,将流火用力一插,固定在地板之上,真气涌出,用炼金术从钢筋混凝土的楼板中提炼出了一杆金属长矛。

    来而不往非礼也,右手松开长戟,握住自地面升起的长矛,转身一个大步跨出,一个小助跑,第三步右脚着地后,身体前倾猛的蹬地,地面龟裂,身体欲腾空之际,在斜着的肩轴向子弹来时转动的同时,投掷臂向上转动,带动前臂、手腕向上翻转,当上体转为正对方向时,右臂拉成“满弓”姿势紧接着“弓弦”放开。

    “嘭!”

    长矛在巨力的作用下,激射而出,突破音障,朝着卫宫切嗣隐匿之地飞驰而出。

    虽然知道打不中,但气势不能落下。

    身体下后滑动,抽出长戟挡住了手持无毁之湖光的兰斯洛特。

    陈默开口道“间桐雁夜,能听到我说话么.樱被我救出,现在独自一人过得很好。那边那个金皮卡是远坂时臣的从者。”

    说完一抖长戟,震开了兰斯洛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