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人生的悲哀
    ,!

    陈绍华的想法是很美满的,但就算珍宝阁失去了这次参加拍卖的名额,楚月泠也绝对不可能回去求他的,更何况事情并不是陈绍华想的那般。

    众人听了陈绍华的话后,纷纷朝珍宝阁的这个方向看了过来。一阵阵的议论之声也响彻而起,有对珍宝阁不耻的,有暗暗猜测叶辰真是身份的,当然也有不相信陈绍华所说的话的。

    叶辰的脸色则有些不好了起来,自己之前的确不是珍宝阁的赌石师,根本没有资格替珍宝阁参加赌石大会,要是陈绍华死咬着这个,要以这个来说事的话,珍宝阁真的有可能失去这次暗标拍卖的名额。

    楚月泠和楚大师闻言却是相视一眼,旋即都笑了起来。

    叶辰见两人既然在笑,不由得疑惑了起来,忙问道:“你们在笑什么?”

    楚月泠没有直接回答叶辰是话,而是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公文包打开了,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两个证件递给了叶辰。

    叶辰疑惑是接过来看了起来,这两个证件都是叶辰的,一个是珍宝阁高级顾问的,另一个则是珍宝阁特聘赌石大师。

    叶辰刚看着这两个证据没有发现什么,但紧接着叶辰便和先前楚月泠和楚大师那般笑了起来。

    这两个证据的确没有什么特别的,中规中矩十分的正常都是真实的信息,但有一点却是不是,那便是叶辰的入职时间,比上星期早了一个月,有了这两个证件,也就是说叶辰上个星期来这儿参加赌石大会之前就已经是珍宝阁的职员了,那么陈绍华的举报便不成立了。

    陈绍华见珍宝阁这便迟迟没有反应,还以为他们是没话可说了,于是更加嚣张了起来:“无话可说了吧!哼!你们珍宝阁既然请外援,完全不是靠自己实力参赛的,你们没有资格得到这个拍卖的名额!”

    “谁说我上星期不是珍宝阁的的一员的!”叶辰淡笑道。

    “哼!我已经调查过你了,你根本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而已,根本不是珍宝阁的赌石师。”陈绍华指着叶辰道。

    “那你看看这是什么!”叶辰直接将手上的两个证件扔向了陈绍华。

    叶辰的手法很准的,两个证据都准确无误的打在了陈绍华的脸上。

    陈绍华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脸上传来一阵疼痛之感,但也是手速很快的将叶辰丢过来了两个证件接住了。这叶辰一定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丢在自己脸上的。

    事实的确如陈绍华所想的那般,叶辰就是朝着他的脸而扔的。

    “好好看看,上面我的入职时间吧!”叶辰一脸道戏谑道。

    闻言,陈绍华强忍住心中对叶辰道愤怒,打开了叶辰丢了来的两个证件,看了几眼后便朝入职时间看去。

    紧接着陈绍华的脸色便是变了,便得很不好起来,猛的抬头看向叶辰,一脸愤怒道:“你,你这个证据是假的,你不过上星期前就是珍宝阁的员工的。”

    “怎么不可能,我看是你自己能力不足没有调查清楚,就在这儿胡说八道吧!”叶辰撇撇嘴,脸上满是不屑之色道。

    {m更新#!最{p快上/k

    “你!你!”陈绍华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主持人,你可以亲自去看看我的两个证件,一个是珍宝阁高级顾问,另一个则是珍宝阁特聘赌石大师,上面都有写我的入职时间,而我入职时间是在上个星期之前的。也就是说,上星期我是可以作为珍宝阁的代表参加赌石大会的。”叶辰看向台上的主持人说道。

    台上的主持人闻言,快步走下了舞台,朝陈绍华的方向跑了过去。然后揍了过去看了眼证件上面的入职时间,果然如叶辰所说的那般,是在上个星期之前的。

    “陈少,可能是他的手下调查错误的,得到了错误的信息,所以才导致他误会了珍宝阁的叶大师的。”主持人赶忙打圆场道。

    可陈绍华却是不知好歹,还像个傻子一般在那嚷嚷道:“不,我调查的没有错,他上星期的时候一定不是珍宝阁的员工,这证件一定是假的。”

    主持人的脸色瞬间就烟了,你虽然是陈股东的儿子,但我已经给了你台阶下了,你既然还不知道好歹,你这是故意捣乱也毁我饭碗吗!

    此刻众人看向陈绍华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那般,隐隐还有可怜之色。

    主持人将目光投向看舞台的右侧方向,那里坐着的都是玉石访的高层,其中一个穿着烟色西装大腹扁扁男子真是陈绍华的父亲,叫陈意坤。

    他的儿子早已经跟他说了他的想法,说他要举报珍宝阁请外援参加赌石大会,然后叫自己顺势取消他们的拍卖名额。这件事如果是真的那么帮忙取消珍宝阁的拍卖名额是在正常不过的了,就算自己不取消,其他的股东也会这么做的,因此他便答应了下个。

    可谁能想到,这个以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儿子,这次仍旧让他失望了,你根本就没有彻底调查清楚就在这儿胡说八道,陈意坤感觉自己的脸都被自己这个混蛋儿子给丢尽了,特别是此刻剩下的几个股东看向自己的眼神。

    那眼神仿佛是在说,瞧瞧我看陈股东教的儿子啊!当真是够傻啊,这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吗!

    “保安!把他给我赶出去!!”陈意坤脸色铁青到了极点,愤怒的说道。

    而陈意坤话语落下的片刻,便有两个保安朝陈绍华靠近了过去,看样子就是要把他架出去了。

    “爸!你不可以赶我走,你答应过我要帮我取消珍宝阁的拍卖名额的,你还没有帮我取消呢!”陈绍华朝着自己父亲的方向喊道。

    陈意坤闻言,要不是他没有留胡子,此刻可能都已经气得吹胡子瞪眼了。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脑残儿子呢,现在是什么场合,你tmd的说话就不能经过一下大脑吗!

    “保安,给我把他拖出去!立即马上!”陈意坤的脸上难看到了极点。

    两名保安一左一右的将陈绍华给架了出去,而陈绍华直到此刻都还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还在哪儿叫嚷着。

    众人看着这个闹剧,都不由得笑了起来,有这么一个智障儿子,当真是陈意坤人生的一个悲哀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