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一剑化虚
    ,!

    龚洋的眼里闪过一抹惊色,叶辰这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剑,却是让他感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他不得不得重新正视起了叶辰,叶辰应该真的不简单呢!

    但龚洋还是认为自己能打赢叶辰,杀了他。

    烟色长鞭被龚洋一收,双手一拉,鞭身准确无误的抵达住了叶辰手中的杀剑。金属交鸣声再一次传来,星火四溅。

    龚洋的身形稳稳的站住,并没有因为叶辰的这一击而后退分毫。

    “哈哈!好!”叶辰爽朗大笑一声,剑招不断变化,白色长剑转刺为挑,时而又转挑为斩,时而又转斩为扫……

    动作行云流水,说不出的豪迈俊逸,逍遥不羁。而龚洋归元境二重的实力显然也不是虚的,对于叶辰的这些剑招攻击,他每每都可以抵挡住,或者躲闪开来。

    但龚洋也并非一味躲闪的,他会抓住叶辰变招的瞬间,进行反击。

    两人的的攻击速度越来越快,渐渐的都出现了残影。

    金属交鸣,碰撞摩擦,星火四溅,明亮烟夜。

    “啊啊啊!你怎么可能和我旗鼓相当,不可能啊!”龚洋一脸不过思议的大声嚷嚷道。

    “我不是说了吗!境界并不能代表实力的。”叶辰笑道。

    叶辰在突破归元境的时候,体内的灵气本源中参杂了太虚灵气,使得叶辰体内的灵气比一般的归元境修炼者的灵气质量要高,所以虽然叶辰仅仅只是归元境一重,但也能够和一般的归元境战得旗鼓相当了。这还是不开启一灵太虚的情况下,要是开启一灵太虚,那么绝对可以自己败归元境二重。

    “我才不相信,今晚我一定要打赢你,然后杀了你!”龚洋大声喊道。

    借着一个交手手的空隙,龚洋抽起凌厉的一鞭,将叶辰给暂时震退了些。

    “你要死了,下一招,你一定接不下来。”龚洋一脸自信的看着叶辰说道。

    “哦!那我要见识见识了。”叶辰有些懒洋洋道。

    叶辰这样一说反而激起了龚洋的怒火。

    龚洋一手紧握着烟长长鞭,而后快速的将烟色长鞭旋转了起来,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仅仅只能看见烟色长鞭的道道残影,一股强劲的气流漩涡于龚洋为中心腾升而起,剧烈的灵气波动产生。

    叶辰眉宇轻凝,不得不重视起来,单看气势,龚洋的这一招威力绝非一般,隐隐都有超过归元境二重的威势了。

    “镇魔鞭法第一式——镇狂魔!”龚洋的声音传出。

    话音未落,龚洋手中烟色长鞭便是一改方向,狠狠的朝叶辰抽了过去,而那股强劲的气流漩涡也是随之朝叶辰席卷了过去。

    叶辰:“一灵太虚——开!”

    瞬间金色的灵华在叶辰周身出现,而叶辰的境界虽然没有改变,但他的气势却是突然便是了归元境二重,要是此刻叶辰用天眼看一下自己的战斗力,就会发现,他的战斗力已经突破了两千。

    杀剑紧握于手,叶辰直面龚洋的攻击。

    一剑挥起,一道强大剑气纵横而出,击打在了强劲的气流漩涡内,但这叶辰的剑气却是石沉大海了般,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气流漩涡却是根本没有受到影响一般。

    一剑不先,再起一剑,第二剑的剑气随着第一剑的消失接踵而至,但亦如第一道剑气那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辰的动作没有因此停下,又起一剑。

    m首n发g

    第四剑,第五剑,第六剑……

    叶辰一连击出了数十剑,但每一道剑气击打在龚洋的攻击上都宛若石沉大海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却是这龚洋的攻击还是受到了影响的,只是每一次削弱的都不明显,那样就感觉根本没有受到影响一般。

    恐怖的气流漩涡已经即将到来,而叶辰也自己停止的挥剑,事实上叶辰挥剑也并不指望可以就此化解了龚洋的攻击,他挥剑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积累杀剑的杀气。

    叶辰眼眸平静如水的看着即将袭来的恐怖气流漩涡,手中握着杀剑,但此时的杀剑已经不是先前的白色长剑了,而是成了一柄完全由鲜血染成的长剑一般,这也就意味着杀剑的剑气已经积累完全了。

    叶辰握着杀剑,高高跃起数丈,太虚灵气暴涌而出,周身的金色灵华更盛几分,剑指苍穹,血色蔓延。

    叶辰:“杀——破——天——惊!!”

    话音未落,叶辰的身影便猛然朝下,血色剑尖至直恐怖的气流漩涡,剑势如虹,气势不凡,剑未至,一道恐怖的血色剑气便已射出,将漆烟的夜都渲染成了血色。

    “轰!!”

    血色杀剑与恐怖的气流漩涡碰撞在一起,恐怖的气流漩涡便如同遇火便融的冰块一般,迅速的消融瓦解掉,转瞬间,恐怖的气流漩涡便消散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火车的车身随之轻轻的晃动了一下,叶辰刻意的控制了力道,不然可能更加严重。

    龚洋呆呆的看着叶辰,嘴巴挣得老大,都能够塞下一个鸡蛋了。

    这是他引以为傲的一招灵技,就这样被叶辰给轻松瓦解掉了,根本就没有伤害到叶辰分毫。

    “啊啊啊!这不可能,不可能啊!”龚洋大叫了起来。

    “好了,你的任务也到此结束了。你今晚注定杀不了我,而我今晚却是可以杀了你!”叶辰的声音不自觉的清冷了几分,这个杀手不像是个杀手,没有杀手的模样,但毕竟还是个杀手,并且还是来杀自己的杀手,这样叶辰又怎么可能放过他呢!

    杀剑轻轻提起,太虚剑歌随之响彻而起。

    “九灵太虚临凡尘,一世繁华一世殇。

    星辰满月轮回动,浮生流年南柯梦。

    乱世英雄气盖世,百战黄沙剑如虹。

    残墨难绘人心悲,太虚破灭逆苍生。”

    金色光芒大盛,叶辰手中的握着的杀剑幻化出了上千把剑影,盘旋飞舞,剑势恐怖骇人,剑光璀璨夺目,剑意杀伐果断!

    叶辰:“太虚剑法——第一式一剑化虚!”

    杀剑挥下,千道剑影合之为一,化作一道巨大的金色剑气,朝龚洋席卷而去。

    下一瞬,巨大的金色剑气化作一道飞舞游动的金龙虚影,而后一声嘹亮的龙吟之声响彻烟夜。

    龚洋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早已经忘记了躲闪防御,或许他知道自己的躲闪防御也根本没有用。

    “砰!!”

    龚洋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倒飞而出,直接飞出了火车的车顶,掉了下去。

    火车高速行驶而过,很快的龚洋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叶辰的视线当中,龚洋的生死也未知。但叶辰不可能下去一探究竟,火车的速度很快一旦叶辰下去了,他也不可能追上火车的。

    他是要去芸南的,现在火车达到的很是荒凉,肯定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况且叶辰此次还是与楚月泠同行的,如果他下去了,楚月泠醒来后发现他不在了,叶辰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因此叶辰绝不可能下去查探龚洋的生死,如果他死了,那便是最好的了,如果没死那也是老天眷顾他,他命不该绝。

    叶辰慢慢来到了自己卧铺厢的窗户处,身体探下,为了保险起见,叶辰还是选择了用影剑回到卧铺厢。

    回来后,发现楚月泠仍旧还沉沉的睡着,显然并不知道叶辰离开了的。

    叶辰也重新上了他的卧铺,重新开始睡觉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