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很色的流氓
    ,!

    楚月泠和叶辰又重新回到了火车站外,然后他们便发现了,这里其实停着不少特别的车,特别的其实并不是车,而是这些车上都放着一些牌子之类的,上面写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大同小异,都是说做向导的,有的写了价格,有的没有写价格。

    叶辰和楚月泠一连去问了好几个,可都是不太了解赌石这行的,基本上都是对于旅游比较熟悉的。

    叶辰有些失望,可当叶辰正准备再去问时,目光却被不远处吸引了过去,此时哪儿已经围住不少人了,有的也像叶辰这般远远的观望着。

    “老板,不是说好的三天六百的吗?怎么现在你少给我一百了。”一个年轻的男人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相貌普通,脖子上带着一条金项链的男人说道。

    这男人的身后,还站着两个烟西装的保镖。

    “你还好意思说钱的事,老子都输了几百万了!给你五百算我好心了。”带金项链的男人有些愤怒的说道。

    “老板,我之前说好了的,我只负责带你去各个赌石的场所,并且给你讲解哪儿的规矩之类的,你的输赢我是不负责的。而我开价三天六百,你也是同意了的,而现在你只给了我五百,还有一百你没给。”年轻男人看说道,他的眼神中满是坚毅。

    fz√}}`

    “滚开,我要离开这破地方,我已经给你钱了,爱要不要,别挡着我的路,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带金项链的男人脸色很不好看的怒道。

    他在这儿赌石三天,已经输了好几百万了,几百万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本来他就是一个暴发户,听说这儿赌石很赚钱,所以就来了,哪知道会输这么惨,现在他对于这个地方是怨恨极了。

    但这个年轻男人却是不为所动,仍旧站在带金项链男人身前,眼神坚毅的看着这个男人说道:“还差一百块,你把钱给我,我自然不会挡着你。”

    围观的人开始指指点点,小声议论起来。

    “这人一个就是个暴发户啊!赌石输了钱,既然连一百块钱都不肯给了。”

    “唉,暴发户都是这样的,我有一次也是遇到这样的人,也是来这儿赌石的,他赌石输了,也是少给我钱,而且比这人的更少,那一次做真的做亏本了,汽车几天的油费都不够。可也没办法啊,这些暴发户都是带有保镖的。”

    “这个暴发户很可恶啊!”

    “我看那小子要吃亏了,那暴发户身后还带着两个一看就不好惹的保镖。”

    ……

    周围的议论之声,或多或少的传入了带金项链男人的耳中,虽然他是暴发户,但他最讨厌的便是别人叫他暴发户了。于是他决定将怒火转移到拦着自己去路的这个男人身上。

    “看来,你是皮痒痒想挨揍了是吧!”带金项链的男人冷冷一笑道。

    “上,揍他一顿!”

    带金项链男人的话音刚落,他身后的两个保镖便踏步冲了上去,一起对年轻男人进行了攻击。

    年轻男人一开始还可以反抗一下,可双拳难敌四手,没一会儿便落入了下风,开始挨揍了起来。

    围观的人群虽然不少,他们大多都对带金项链男人的行为感到不满,但真真帮忙的却是没有一人。

    大多数国人的心理都是这样的,看热闹可以帮忙我不行,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叶辰,我们要不要去帮帮……”楚月泠转头正想对一旁的叶辰说话,可话还没说完她便停下来了,因为她发现此时叶辰不知何时已经不在她旁边了。

    而叶辰却是已经朝那个年轻男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年轻男人原本已经放弃了抵抗,正用双手护着自己的脑袋,任凭两个保镖揍着,可是他突然感觉不停落在自己身上的拳脚全部停了下来。

    于是他疑惑的看了过去,而看到的一幕却是让他呆了呆,此时一个男人正背对着他,而原本在打自己的两个烟西装保镖则已经倒在了地上,惨叫了起来。

    “你……你是谁?为什么要打我的保镖。”带金项链的男人有些畏惧的看着叶辰道。就在刚刚叶辰突然走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将他请来的两个保镖给打倒了。

    “我不想跟你这样的人废话,现在你把少给他的前给他,然后赔些医药费给他,嗯……我看你脖子上带着的金项链就不错,作为医药费正合适。”叶辰看着带金项链的男人说道。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带金项链的男人下意识的应了叶辰一句,不过说完后他就有些后悔了。

    “有些人啊!就是欠揍!”叶辰说话间已经来到了这人身前,然后直接一巴掌扇在了这人脸上。

    带金项链的男人刚想说什么,可话根本没有说出来。

    稍微停了一下的叶辰,又一巴掌扇在了这带金项链男人的另一边脸,然后这男人的两边脸都肿了起来。

    “经理,这样对称了!”叶辰笑着看向已经走过来的楚月泠说道。

    楚月泠白了叶辰一眼,他既然还想着上一次在玉石访自己说过的那句不对称的话。

    “你现在肯给钱了吗?不给的还我在扇你一下,不应该要两下才对称。”叶辰一脸人畜无害的看着这个男人说道,似乎说的并不是打人。

    “给,给!马上给。”带金项链的男人这次不敢说不给了,立马从自己随手携带的皮包中取出一百块递给了叶辰。

    叶辰没有直接伸手去接,而是继续看着这个男人说道:“你似乎忘了点什么,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啊!我的提醒可能有些特别,不过是很有效。”

    这男人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很快的他便反应了过来,赶忙将脖子上带着的金项链给取了下来,而后将它和一百块一起递给了叶辰,但可以看出他是很不情愿的,那速度都和蜗牛有得一比了。

    现在他都已经后悔死了,原本就是一百块的事,现在还要赔上一条一万多的金项链。他突然彻底明白了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叶辰直接伸手将男人的金项链和一百块夺了过来,要等着他送前来,可能又要等到下一个猴年马月的到来了。

    楚月泠有些苦笑不得看着叶辰,现在叶辰怎么给人感觉他就像是一个很坏很坏的流氓呢!突然想到叶辰的一些行为,楚月泠便又改变了想法,叶辰不是像流氓,他就是一个流氓,而且是个很色很色的流氓。

    带金项链的男人落慌而逃,而他的两个保镖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跟了上去。哦,那个男人已经没有带金项链了。

    围观的人群一见没热闹可看了,便有纷纷散去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