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不会寂寞了
    ,!

    周围的许多人的目光都注意到了这儿的动静了,并且都很清楚那个中年男人的身份,现在这人当众被人打了,那事情肯定就有趣了起来。

    有不少人已经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这些人是谁啊!既然敢打他。”

    “不知道,好像没有见过这人。”

    “可是是什么新公司的吧,以前也没有在拍卖会上见过。”

    “可能是外地来的,不过他敢打那人,能不能活着走出藤冲市都不一定了!”

    “不过,那两个女的可真是漂亮啊!我玩了那么多女人,更那两个比起来,简直就是渣渣啊!”

    “我有种预感,那两个女的可能要遭人毒手了。”

    ……

    议论声,或多或少的落入了叶辰等人耳中。

    叶辰知道这件事肯定没有这么快结束的,那个中年男人显然已经将自己也记恨上了,而对于席梓瑞那就更不用说了,并且这中年男人的身份应该也不简单。不过,叶辰却也并不担心。

    叶辰和席梓瑞重新坐了下来。

    楚月泠神情有些复杂的看了眼叶辰,之前叶辰所说的那番话,真的不像一个不知二十的少年可以说出的。隐忍,叶辰他是否是在隐忍呢,被赶出叶家,他应该受尽了羞辱吧!他应该也在在隐忍中厚积薄发,等待爆发的那一刻吧。

    “跟我说说吧!”叶辰看向席梓瑞说道。

    楚月泠也是有些好奇的看向了席梓瑞,显然她也是想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的,那个中年男人明显对席梓瑞有很大的敌意,而席梓瑞亦是如此。

    而白沐寒则仍旧是那副仿佛对一切事都漠不关心的样子,事实上白沐寒除了叶辰,和有限的几个人外,她就很少有在意的人或事了。

    席梓瑞此刻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眼眸的神情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

    过来好一会儿,席梓瑞才开口说道:“那个中年男人就高万藤,藤冲市的万藤玉石便是他的。”

    席梓瑞最先介绍的是那个中年男人,对于这个身份,叶辰和楚月泠其实并不感到意外。

    而席梓瑞继续说了起来,只是脸上的神情似乎发生了些变化。

    “我爸其实也是会赌石,而且是很厉害的那个,在我的印象中我爸最常做的两件事便是在书房看书,以及鼓弄那些玉石毛料。而我爸赌石其实真的很厉害的,他赌石从来没有输过,每一次都会赌涨。因此他有了一个赌王的称号,就是赌石之王。”

    席梓瑞说得平淡,但叶辰其实知道,这个赌王的称号绝对不是轻轻松松可以得到的,不过他要是想却可以轻松得到。

    “后来我爸进入了一个公司,这间公司叫辉煌玉石,同样也是做玉石生意的,而我爸则是成为了这间公司的首席赌石师,原本是风光无限的。但直到两年前,事情就变了。”

    “两年前,我爸参加了这星河商会的拍卖会,而后他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失败,那天他看走眼了,输了。而且直接输了两个多亿,他以为那毛料是帝王玉的,可却不是。其实我爸并没有输的,是那个高万藤设计陷害我爸的,那毛料就是他卖给星河商会的。”

    “赌王败了,在高万藤的推动下,我爸遭受到了无数的谩骂,特别是他所在的公司,因为直接损失两个亿后,便是倒闭了,而公司的人全部将矛头则任指向了我爸,而我爸的财产既然神奇的被判为了公司的。”

    “再无尽的压力下,我爸选择了跳楼自杀。其实我有点恨我爸,恨他的懦弱,他既然抛下我和我的母亲!但我母亲却好像从未怪过他,所以我也真恨不起他来。”席梓瑞抬头,眼里有泪光在闪烁,但却强忍着并没有流出来。

    “所以,我爸的死就是那个高万藤一手造成的。”席梓瑞说道,脸上是丝毫不掩饰的愤怒。

    听完后,叶辰眉宇轻凝,而后问道:“其实我还有一点不明白,高万藤为什么要如此对你父亲,你父亲似乎并没有损害到他的利益。”

    楚月泠点点头表示赞同,她也是疑惑这一点呢!

    紧接着席梓瑞给出的答案却让人有些惊讶了。

    “我爸和高万藤其实是同门师兄弟,我爸和高万藤同时败了一个人为师,学习赌石技巧。赌石技巧学完不就,我爸的师傅不久后就去世了。高万藤认为,师傅对我爸更偏爱,将他的所以赌石技巧传授给了我父亲,而没有传授完全给他,不然他的赌石技术也不会一直比不上我爸了。”

    “但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我爸曾经跟我说过,他师傅根本就没有额外传授过什么给他。那混蛋高万藤也不想想,我爸对于赌石有多么的热衷与刻苦,我爸所拥有的成就全都是他努力得来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师傅的偏爱。他高万藤自己不努力,技不如人就胡乱猜疑!”

    m(最新c…章.节@。上“d

    “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叶辰听完后平淡的问了一句。

    “我想杀了他!”席梓瑞的眼眸泛着凶光道。

    “怎么杀?”叶辰又问道。

    是啊!怎么杀?自己要怎么杀他!席梓瑞愣住了。

    “如果你杀了他,你母亲怎么办?你杀了他你也会死,而你母亲会不会跟你父亲那样自杀。”

    叶辰的一句话彻底点醒了席梓瑞,刚刚的确是他冲动了,他本来是一心想着先隐忍的,但被叶辰那番话所感后,他决定不隐忍了,他决定去杀了高万藤,可现在看来这是不行的,就算怎么不在乎,但这自己的母亲呢,自己不可以像父亲那样丢下她的。

    “叶辰,那……那我该怎么办?难道这个仇就不报了吗?”席梓瑞看向叶辰说道,此刻他已经将所以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叶辰身上。

    “仇当然要报的。那个高万藤不是很在意吗?我像让他倾家荡产,绝对会比杀了他,让他更加难受吧!”叶辰语气平淡的说道,当却可以让人感觉到他的强大自信。

    “可要怎么让他倾家荡产啊?”席梓瑞问道,说是这么说,当根本做不到的吧!

    叶辰却是并没有回答席梓瑞的话,而是轻轻的笑了起来。

    “看来,这个拍卖会不会寂寞了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