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城破
    ,!

    有了太虚灵气的加入后,这场战斗的胜败又再一次来了一个大逆转。

    在金色骑兵的带领下,朝蓝色方的骑兵冲杀了过去,而金色骑兵的身后则紧紧跟着红色方的士兵。

    金色骑兵明显比蓝色方的厉害,不断有蓝色方的骑兵死亡,而红色方的士兵同样没有闲着,借助金色骑兵打开的一个缺口,冲杀了过去,将蓝色方的士兵杀得溃不成军。

    金色炮车也没有闲着,一枚枚的炮弹飞射而出,直接落入蓝色方士兵的后方,这金色炮车,明显比蓝色方的炮车威力大得多,一颗炮弹砸落,就会有差不多上百的蓝色方士兵死亡。

    而见到这一幕的蓝色方统帅,就彻底色变了。他本以为自己的底牌使出,就可以彻底击败自己的宿敌了,但没想到对方却突然来了一批金色骑兵的援军,不仅仅如此还带来了比他们这边更厉害的炮车。

    就在这蓝色方统帅愣神至极,他们这方是士兵已经伤亡更多了,已经有全军覆灭的趋势了。

    “撤退,撤退!”蓝色方统帅大惊失色。

    而他的命令很快就传达到了前方战场的士兵,得到撤退命令后的蓝色方士兵一个个都开始丢盔弃甲,飞奔逃回了大营。这一幕既然如此的似曾相识。

    金色骑兵带来着红色方的大军,朝逃跑的蓝色方士兵追击了过去。

    “军师,军师!你看着如何是好?”蓝色方的统帅忙向一旁的军事询问道,神情很是焦急。

    这军师摸了摸长长的胡子,开始思索了起来,却是并不见他太过的惊慌失措。

    很快的,这军事便开口说话了,道:“大帅,我们有城池优势,何不将他利用起来。”

    “军师的意思是,我们回城?”蓝色方的统帅看向军师询问道。

    “对,我们回城,以城墙作为防御,如果对方敢进攻,我们居高临下,必定可以让他们损伤惨重,而其骑兵部队也再无用武之地了。若他们就此放弃进攻,我们就回去继续修养,等我们的实力再强盛后,再来与他们大战一场。”军师一脸自信道。

    “好,这个计策神妙,神妙啊!”蓝色方的统帅对于军师的这个计策显然是极其满意的。

    很快的,回城的这个命令便被传达了下去,剩下的蓝色大军,包括逃回来的骑兵,都全部进入了城池内,并且速度很快。

    红色方的统帅也是见到了这一幕,而他自然也明白,如果让这些人进入城池内,那么他们的优势就会被大大削弱,甚至会陷入被动,攻城的往往都会比较被动的。

    追击而去的骑兵,以及红色方的士兵,也重新回来了,这一次道伤亡并不是很多,而且大多数都是被蓝色方的炮车所击杀的。

    “这如何是好?”红色统帅皱起了眉头。

    《i正{0版k首+发uk

    “不用担心,他们进城的话,只会败得更快!”太虚灵气幻化出来的叶辰,自信的笑道。

    “怎么说?”红色统帅问道,他不解这话的意思,进城的话,他们就要攻城,这又怎么能说败得更快呢!

    叶辰只是笑着,并不说话。统帅见此也无奈,知道叶辰是想买关子了。

    “寒,该你出手了。”叶辰暗暗想到。

    ……

    此时夕阳已经落山了,烟夜降临。

    蓝色方的的统帅以及许多的将军,包括他们的军事都站在高高的城楼之上,望着下方的敌军。

    但却并没有他们意料之中的,红色方的士兵攻城出现,而他们同样没有在城上发动攻击。

    “难道他们就这样放弃了,不打算再进攻了吗?”一个将军说道。

    “应该不会,若是他们就这样放弃了,他们也不应该还在这儿,应该直接退兵才是,他们应该是在修养,等待天亮在发动攻城!”军师开口说道。

    “再等一个时辰,若是他们仍然未发动攻城,那么我们便也吩咐我们的士兵进行修养。”蓝色方的统帅说道。

    随后,这些人便在这城楼之上静静的等待了起来。

    时间也随之流逝,天色也彻底的暗了下来,马上就快要过一个时辰了,而下方的敌人却仍旧未见然后的异动,显然应该是不打算今晚进行攻城道了,而蓝色方的士兵叶开始松懈了起来,就等待一个时辰的彻底过去,然后进行修养了。

    城内,有着十几个穿着烟色夜行衣的身影,他们一个个都蒙着脸,在各条街巷中快速的移动,线路看上去有些杂乱无章,但若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些烟衣人是有目标的,而这目标正是城门,这些天快速的朝城门口靠近。

    很快的,他们距离城门便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了,而此时的城门说紧紧开闭着的,且有十个左右的士兵在把守着,这些人看上去都很是疲惫与憔悴,有些还在打瞌睡。

    十几个烟衣人来到这儿速度却并没有减下来,相反还更快了几分。

    突然一个把守城门的士兵悄无声息的倒了下去,而他的喉咙处有着一道血线,他被人一剑封喉了,甚至没有发出声音来,而杀他的正是那十几个烟衣人之中的一个。

    而剩下把守城门的士兵,也是同一时间发现了自己有同伴被人杀了,他们刚想大喊求援,但下一瞬,他们便如第一个把守城门的士兵那般,被其他的烟衣人相互配合下,全部被一剑封喉了,死前根本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被谁杀的,为什么会被杀。

    十几的烟衣人将这些把守城门的士兵杀死的目的,正是为了打开城门,而且很快的将城门给打了开来。

    然后一个为首的烟衣人,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烟火,将它点烟了。

    下一瞬,一道璀璨的光芒射向了天空,而后绽放开来,成为一个“开”字。

    做完这一切后,十几个烟衣人被重新隐入了烟暗之中,快速的离开了这儿。

    而知道此时,在城楼之上的统帅,以及将军们,方才发现了城门被打开了,一个个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城门为什么被打开了,是谁打开了城门!”统帅大喊道。

    “快,快,快让人去将城门重新关上,快!”军师大喊道。此刻他也没有了之前的淡定神情,也是惊恐至极,他明白城门打开后,即将到来的是什么。

    此时才反应过来,可惜,已经晚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